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大浪漫主義

情侶之間的爭執,萬變不離其中,來來去去還是那幾個主要問題。其中很常見的一種投訴,是對方四周具發展潛力的異性數量可觀,令其中一方或彼此欠缺安全感。於是,女朋友(假設是女朋友)便會質疑,既然你說你愛我,甚至可以為我去死,為甚麼就不可以為了我,跟那些又蜂又蝶的女人保持距離甚至斷絕來往。這固然未必是建立安全感的最有效方法,可是,若對方能如你所願地割捨所謂社交圈子(實際可能是潛在市場),這畢竟算是一種付出。

然而,較受歡迎的一方(假設是男朋友)往往會有各樣藉口,使女朋友的要求顯得無理,進而引導她把不體貼的標籤貼到她自己額上。屢用不誤的說法是——她們都是朋友。是的,普通朋友之間的來往,要人乾脆地斬斷,那便顯得非常不近人情和野蠻,多心的人便傻。說到後果,更是會令對方的社交網絡縮小,有起事上來,也難找到人幫個忙,閒來吃飯消遣女朋友總也不可能時時刻刻陪伴,所以毫不心虛地把所有合胃口不合胃口的都強行綑綁成朋友,是無敵的。

既然如此,那說好的「為女死,為女亡」呢。說到大事,莫過於生死,若愛到犧牲也在所不惜,只是把她放在第一位讓她感到可靠感到不危機處處這麼小的小事,又為何做不到。而一段普通的感情,往往不是因為生離死別或世界大戰而無疾而終,第三者引誘的致命性,不刻意調查,也可以蓋棺定論。

香港人對香港本土「小事故」和六四事件的不同態度亦可如是觀。「網絡廿三條」﹑領匯上市﹑替補機制這些近在眼前的惡法所帶來的惡果更昭然若揭,可是,你不會看到十八萬人為了言論自由的被打壓﹑中小商户的被剝削﹑廣大市民的被代表而聚集起來。他們有著各種理由,可能是事不關己,可能是集會日子太倉促,沒有一年一度的維園晚會那樣風雨不改,於是因忙碌而無暇表態,可能是沒有時間看報紙看新聞,對近來時事跟得不貼,步伐有點落後,可能是上了五日的班,所以疲累得無力踏出家門。她們都是朋友她們都是朋友她們都只是朋友。所以當好朋友當到耳鬢廝磨甚至掀被登床,也不外乎是朋友,好像只要定了位,就算出了軌也只是出軌的朋友,有時候過分親密的對話和行為,都只是偶爾踩界,不會影響女朋友和自己本身的感情。

說到又生又死,倒較容易處理,生死之誓的宏大,本來就是為了掛在口邊互相欺瞞哄騙,浪漫主義精神,正是飄到月亮裡和嫦娥載歌載舞那麼不切實際,越誇張越離奇,便越浪漫。乖乖地平反六四或紀念六四,又不是再做一次當日在天安門廣場裡被坦克和槍枝殘殺的羔羊,惹來滿身鮮血,並不需要動真格,連衝擊鐵馬或高舉紙牌也不必。只要在下班下課後,來到維園,和平理性非暴力地同聲一哭,引吭高歌,便很正義,代價不重又能站在大是大非的可站立面之餘,還不會在過關的時候回不了大陸,也不會被抓去坐三星期的牢,乾乾淨淨,刮不刮清滴落地面的白蠟都可以魚貫地離場。於是我們動不動便一副叔叔不行了的樣子抱著愛人說「我愛死你」,同樣廉價得「冇手尾跟」。因為現實沒有可能真的讓我們再一次站在殼堅輪硬的坦克前面,那麼,捨生殉愛,Why Not,這算不上虛偽。

在以政治為職業的人之外,普通市民沒有辦法關注大大小小每一件小事,跟沒有辦法完全不做對方反對的事情那樣千依百順同等困難,但你有多想維繫這段關係,從你有多樂意付出便可以反映。「尚有一個夢/不會死/記住吧」縱然泛濫,但,為所愛的人拋開生命的愛,絕對是有的,而更重要的是,為男朋友或女朋友斷絕曖昧行為和愛他們愛得要死,是可以並存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六月 6, 2012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