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長期病患間歇呻吟

社會上有些可笑的瘀血,花大量的時間抨擊少數的團體和族群不正常,歧視傷殘人士單親孩子鎖定人家是異端邪教打壓雙性戀者同性戀者變性人,可笑程度到了一個極致。有這麼多的精力,他們不先跑去糾正清算那數之不盡的「常而不正」,可比經濟學中提及的資源錯配,實在浪費。

看到旅遊廣告他方黃葉櫻花飄落山川河流浩瀚,他國古堡皇宮巍立名勝古蹟雲集,想到錢。看到以不合邏輯為劇本支幹的電視劇裡人人住大屋,動不動有車代步,想到錢。看到與我無關的地產暢旺樓市浮盛於是想到自己即使年薪六十萬也沒有可能靠腳踏實地地儲蓄安穩置業,想到錢。誰都清楚,只要努力便有出路這種說法在此時此地已經變得不再可信,所以,只要一日眼睛尚健在,看到種種美好和醜惡,便得犧牲強健體魄任由向來與大眾同享的「週期性發錢寒」失控地發作(只有已經富有的人才沒有染到此病)。

在香港發達之法,我能夠想到的,同時不少人在參與的,有三。第一,是不屈不撓地將一張張廿蚊紙當經常性開支那樣一期不漏地「投資」六合彩。這個方法不太進取,但也算不上保守,更重要的是,招惹不來刑事罪名或站道德高地者的批鬥。人們以「祈求天父做十分鐘好人」的自憐和僥倖心態等待中獎,覺得每一次都拿二十元出來,都是買一個機會,背後信念如斯堅定,必然是因為相信自己過去十輩子每次輪迴不論流落何道何國都造福了萬民救濟了世人,命運之神不會不降臨,可能性無限大。其次,是打劫銀行或金行。此舉過分進取,而且需要一定智謀膽識,非普通人能勝任,但成本幾乎是零,而且計劃周全一點同黨可靠一點的話,穩賺。若覺得自己多年來對家人朋友社會皆毫無建樹,白白浪費了父母的供養教育,盡地一煲,然後「著草」或入獄度過餘生,也不失為良策。最後,是整容(整形)。今時今日,因為有富翁也有富婆,所以,男女皆可整容,整容是比讀書讀到滿腹墨水讀到懂得宇宙為何大爆炸更易抓緊社會流動紐帶向上爬的捷徑。可是,此舉需要部分先天優勢,限制比前兩種方法較多。例如,某男子身高不足一米六,即使給他博士級食家Edison的俊臉,覓食也未免艱難。而一般平庸姿色流鶯,得科技帶挈,只要配戴「大眼仔」然後化一層火腿扒厚薄的妝容,將胸部增大至一隻正常的手也抓不緊的大小,將小腿減至飛鳥背項線條那樣流線型,將全身毛髮脫光,將膚色漂白或曬黑,登大雅之堂,絕非天方夜談,只要不開口出賣自己的無知膚淺,馬腳便不會露,全天候裝可愛,必要時看多幾版報紙惡補修養,過去在MK怎樣在街角流連吞雲吐霧,沒人察覺的。

從前,笑貧不笑娼,被認為是一個怪現象,說出來,少不免惹來買豆腐買五花腩的婦孺幾句「啋!」,如今,不是老婦的尋常人,都認為報章雜誌一片肉慾很正常,說到不正常,他們傾向想到的是其他︰手牽手的男人和男人,擋著人潮的輪椅阿伯,高呼「還富於民」的青年,連隨貼上噁心﹑礙事﹑激進的標籤。

某君不是BBA不是律師不是醫生更不是大學生,親戚飯敘,冷眼已襲來。你不炒iPhone不炒黃牛飛不炒樓是你戇居,落後於人,是自食其果,一輪亂棍毆來,說要「點醒你」。當你堅持炒飯炒出了名堂成了廚師,他們又會倖倖然地說,果然是行行出狀元,就像蘇秦的老母老婆——得到財物就得到尊重,得不到財物就像寄生蟲。當日的歷史是何樣的不齒這種炎涼世態,今日的人,竟毫不介意世風如何日下,道德底線如何屢破新低。

也許,我城令人難受的種種,只要換個居住城市,換堆貨幣就可以逃避得七七八八,連氣候也不用重新適應,只是,我走不了,不論是瓦努阿圖還是挪威瑞士,全因,我沒有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六月 9,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