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自導自演

每個人,都會本體分裂,在身體內。所以,誰也能跟自己對演一齣劇,因為簡單若睡或不睡食與不食的掙扎,也是一款款赤條條的矛盾。

複雜和沉鬱不是時尚。當穿上那身厚重的囚衣,你便知道貓步有多踉蹌難行。角色自覺是一齣比爭產劇複雜千百倍的戲碼,這從任何角度看,也沒有值得自豪的地方。爭產始終是傷感情的,感情受傷了,便不快樂,那一直追求的,便只有一直得不到。

stuck

角色一度以為藉著外物的綑綁,便能把自己綁回正軌,將身上黑格爾所說的刺蝟的尖刺磨掉,兜兜轉轉,在軌上的,不過是肉身,旁人在強姦的,只是他的屍。責任感像船錨,把他鎮壓在善變的海中央,讓他跑不掉。因為合約因為是員工因為他沒有任性的資格或本錢。憑著衝動,他一口答應了面試,然後還為這份實習工作沾沾自喜了一會,以為自己拿到了把自己扭曲成一陀腳踏實地的粉糰的鑰匙。這在行內甚負盛名的公司確是一家不俗的公司,早晨時麵包咖啡和各式果醬煉奶牛油芝士火腿都放在茶水間裡,還有焗爐多士爐和微波爐任君選擇。少不了的小圈子和是與非,不減辦公室環境乾淨,景觀開揚。不用開OT,也可以在工作期間聽音樂瀏覽討論區看即時新聞。

但「打工」本身就是一種不自由,即便你是旅行雜誌記者或是高級投資顧問,稿件死線還是得趕,月結時候數還是得跑。有形或無形也好,四面牆就是四面牆,被困,就是無以名狀的痛苦。所以,先進城市的監獄生活再寫意閒適,可以君臨天下的看海景可以像富人一般食大餐,也不見得會有數之不盡的人刻意犯案為求入住。而角色這邊,大概大家都太無望了,想的是——反正被困,寧願被困得舒服一點。於是往往有「我想去挪威瑞士求其犯啲事」的戲言,戲言還是有三分真。於是往往乞討假期,然後急不及待地安排密室逃脫遊戲破解後的餘興節目。中長假就台灣日本韓國,短假也要澳門深圳,一日便長洲南丫島,三百六十五日畢竟太長,保外就醫,喘一喘氣,也是無可厚非的。

因為這樣的尋常循環,所以角色曾有過的打算,不是為了所謂「靚CV」而犧牲大學時代還能揮霍的光陰,而是歸隱田園。若與世隔絕可以換來一絲愉快的飄飄然,無知也算不上是犧牲。其實,他的老舊想法也需要被糾正。大學生,根本不是我行我素的關聯詞,欷歔,極其量發生在當你不再是大學生時,你會像你是大學生時懷緬中學生活那樣懷緬追不回的那朝。

他冷冷地目視為前途拚命籌謀的人,和極度沉醉於大學生社交玩樂模式的人,怎樣以他們的方式「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然後回想自己怎樣企圖鞭策自己呼出快樂的氮氣,怎樣因為不想多想,所以躲避書籍,躲避世事,躲避歷史,迫自己無知無覺地回歸平庸。這幕劇中似乎沒有更可笑的鏡頭了。暑假開始後這個月以來,他星期一至五都坐在電腦前,與Excel和Powerpoint鬥爭,重複無須創意和智力運用的tasks,要緊記的就是操作步驟和方法。這尚未被電腦完全取代的職能,由他負責。只要是一份工作,有工可打,就沒有人說不好,有工不打,就有古怪。

人們認為游手好閒者總該被實務框定下來,不會思慮枷鎖帶給他們的痛,自由似乎不比穩定和同化重要。既然我必須接受,便姑且把工作的無聊當作生活的體驗,像上廁所洗澡——它的本質總說不上是值得喜歡,但因為大家都要乾淨,都愛乾淨,我便二話不說走進去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六月 11, 2012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