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大肚婆,so what?

文章的語調,極盡責難年輕人不讓座之能事,一如每個「老屎忽」都會喊「一蟹不如一蟹」,批鬥得字字鏗鏘,是見慣不怪的那些自以為立論堅實絕對沒有犯社會基本道德之錯所以必然有人來護航的思維模式作祟。

我不知道活在世界每片土地上的年輕人是不是都這麼「跋前躓後,動輒得咎」,但生於香城的年輕人,總是可憐的。他們從來沒有欠了社會,社會卻一直往他們身上「抽水」找便宜,意見聲音自四方八面襲來,他們想聽,也不知該先聽哪一方。某位躊躇滿志的要在數學世界裡鑽研出自己的邏輯,人們說,BBA才是你的出路,讀那些沒有意義的學系,倒不如提早出來賺錢償還家用。某位安安分分地瑟縮在圖書館裡,人們說,這是「書蟲」。某位履行人靠衣裝的大道,人們說,這是「潮童」。某位在一家公司工作多年,默默耕耘,人們說他不上進,過分腳踏實地。社運團體中多了青年,人們說,他們就是愛搞事,而當報章上滿是政棍,人們又說,新一代不挺身而出,欠缺公民意識。某位不當背殼蝸牛,人們說,他們沒有承擔,處事輕浮,沒有計劃。某位努力賺錢供樓,人們說他是「樓奴」,沒有出息,「餓死老婆瘟臭屋」之日可期。

能讓座,固然值得稱讚,但反映美德的行為,又不是只有讓座。將孕婦的腰酸背痛和學生的趕課未眠拿來比較,就像把非洲瘦骨嶙峋的孩子和大陸貴州喝泥水的孩子拿來比較一樣無謂,兩個畫面,都可以打動你慷慨解囊,若你只能捐助其中一方,你又如何能將另外一方的痛苦修飾得沒那麼悽慘來支持你的選擇呢。

年輕人同樣也會疲倦,年輕人的精力不是用之不竭,他們可能跑了半日練習馬拉松,他們可能通宵看歐洲國家盃,他們可能摔了跤拗了柴,而他們卻無法把「我很累」或「我受傷」的大字貼在額上,讓整個車廂裡的大眾都知悉。你身懷六甲,容易被歸類為老弱婦孺,想坐下來歇歇便開口請求別人注意你的受委屈,體諒你的「遲來先上岸」,皆大歡喜。你卻要把讓座說成刑事罪行那樣過分。

人們動了惻隱讓座給孕婦,也不過是人情,算不上道理,把可以這樣做和道德上應該這樣做混為一談,才真是過分。其他人,為甚麼不能為自己的勞動過後無力站立而感到辛苦,反而必須為了你與你的丈夫夜半呻吟賣力抽插出來的一家四口一仔一女的美夢而退下來?當你剛剛吐了一回,而座位上又坐滿了那些日日睡足吃飽只需晨運弄孫過活的公公婆婆,你又是否覺得這堆安坐而食恃老賣老的長輩坐得很不夠資格?

何況,每個人乘搭交通工具,都付出了同樣的車資,誰可以說犧牲小我成全孕婦就算是公平。你熬不住懷胎十月之苦,就多付一點,到的士站候車,那裡沒有人不讓座給你,也不會有那些無恥青年與你共處一室。覺得這樣很奢侈,那就不要為了生育而生育,為了自己的私慾而折磨新生。連讓自己過得舒服一點都未做到,把孩子生下來,給他基本生活,把父母含辛茹苦養育之恩說得比天高比海深,在這個處處是競爭的畸形社會,隨時只會等於多製造一個未成年跳樓自盡的亡靈。

最怕那些「老屎忽」說,以前的社會不是這樣的,怎麼現在的人如此冷漠,真是心淡。社會之變,關鍵不就是在你那一輩人。最重要的一點,已經說得很清楚,就是人心變異,時移世易。以前的人會這樣,即使當中不少是享受讓座換來的道德高地優越感,那種優越感,都算是由所謂社會價值觀教化出來。而現在,幼稚園教育,重視的是有禮待人互相幫助謙讓蘋果還是拼串Astronaut學習拉小提琴擊倒成績比自己好的陳小明,你明白的。

社會上的不同族群,要的是互相體諒,你想坐便說吧,自己爭取,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自然人人也有些難言之隱,絕對沒有可能將讓座視作「老奉」之舉。而且,拿著智能電話拿著平板電腦戴著耳筒,並不是專屬於年輕一輩的姿勢,「低頭族」無分年齡性別國藉,帽子請勿亂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六月 28,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