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新都市沒羅曼史

女朋友,請你不要驚訝於我此刻的坦白,我並不是不再喜歡你,我只是不想再自欺——我懷念我的前度,十分懷念,想讓你知道,在六月三十的半夜,我倒在枕頭上,哭了很久,很久。

遠去的她,並不是揪著一根香煙擦過我身旁乘我沒留神的時候在我斜揹著的布袋上面燙下一個焦黑的小洞便離去的舊人。她是我懂事之後,深愛過的一位女孩,所以,我們那段甜蜜的日子不只是那些平淡過去的puppy love,不像葡葡牙之於澳門。我第一次牽別人,是她的手。她陪伴我從低潮一路走來,起自小漁村的純樸,發展至工業商業發光發亮的百業騰飛一片昇平,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揚威國際,名成利就,我不可以不感激她的支持和鼓勵,那是忘恩負義的非君子所為。我想到第一面奧運金牌,在九六年,我們一起坐在電視機前看著它誕生,我們相擁,為那刻光榮而自豪。我想到她影響我人格之深,即使她在很多人的身上試驗過才放到我身上,我也很珍惜她如何讓我知道甚麼是司法獨立,甚麼是公共政治,甚麼是平等自由,我知道,我現在能為你開車門和拉椅子,那樣彬彬有禮,都不是我自己可以盡佔的功勞。

我從來無意傷你的心,她當然有她比不上你的地方,可是,也許是因為她帶給我的回憶太難忘,我有時候,總無可避免地自私的拿你和她比較。而結果往往令我更無法面對你,因為在我心目中,你的唇不及她的性感——政治智慧高明,演說技巧優雅,還有相當的幽默感。她的五官比你精緻,語氣比你溫柔——不會動不動就板起臉對我惡言相向,架起鐵馬與我冷戰,拿出胡椒噴霧迫我內疚自責低頭悔過。就算她一心征服我,視我為一玩具,把我當作走狗,我也甘之如飴,搖尾伸舌地笑,因為,她的玩弄,也付出了相當多的心機。

我說得太多了,我實在無意傷你心,但在那夕陽西下的午後,當她說要離開香港,與家族移民並到外國升學,我還記得我的心只有痛,偏偏聽見玻璃墜地而碎的,只有我自己。我簡直想過雙膝就這樣跪下去,以鮮血來留住她的別離,奢望收回難收的覆水。可是,老友們都勸我不要回望,更好的愛會在前面守候。你知道嗎?我真的有嘗試過。我開始看關於大陸政治的書藉,開始聽「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民」這首慷慨激昂的戰曲,開始相信經濟發展會帶動政制發展的論調。各個經濟特區的成長與國民生產總值的增幅確實令人鼓舞,可是,後來我察覺,看來大體的你,私底下還是一個不修邊幅的骯髒女孩,而且心腸很差,修養極缺。我必須讓你知道,我無法假裝看不見坦克在天安門輾撞學生的血肉模糊,軍人在長安街掃射平民的槍林彈雨,更不可能容忍所有以維穩為名打壓國人的暴行,和把國家發展金錢遊戲置於人民人權之上的高傲自大。

你始終是一個缺乏自信的女人,即使穿金戴銀,模特身形,人人都說你越變越漂亮,十五年過去,我清楚,你始終沒有從前車留下的軌跡中學習到其他好女孩的樸實可愛。中環政府山是舊人的烙印,商業價值根本未高至完全蓋過歷史文化價值,你千方百計隱藏動機,用上十個八個藉口推動改建務求早拆早著,這都是為了去殖民化,為了抹去我身上殘留的陰影。舊人所贈的配飾,我不過覺著漂亮所以戴上,那面薄薄的港英獅子旗,的確挑起我與她的快樂時代,但若你真夠愛我,我也不會忽爾懷舊,我也會尊重你,待你好,你又何必介懷甚至恐懼我的離心,以及強求我拋開自己原本的衣著入流品味過人,與你一起沾染暴發戶一身招搖名牌的俗套氣質。

你愛人的方式,並不會讓我打從心底的回贈你,若你愛我,請換個方式留住我。你撕開自己最醜惡的那面,穿上最性感的內衣,擠出最驕人的雙乳,把我按在床上,以為我看透後,便會明白自己無力扭轉殘局逃出房間而甘心當你的僕人,任你予取予攜。可是,我完全沒有應該被刺激起來的性慾,我無法因為自由行利益挾來的淫蕩勾引眼神而春情大發,所以也不可能給你一個真切的擁抱,讓我們愛得轟烈,融為一體。即使你強行地以廣告宣傳與國民教育對我潛移默化,我還是不能任你吻下來,只因那財大氣粗的口氣,太臭。

我知道我們指腹為婚的配對是無可改變的,而我家族,也需要你的「救濟」,所以懦弱的我,終須要入贅,當個乖乖姑爺,成為你們家的一員。但是,我能奉獻出來,玉成這門親事的,只剩我這曾經滄海難為水的腐朽肉身,若你真不嫌棄,那便收下它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3,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