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翡翠歌星紅白鬥折墮

好端端的,沒甚麼人會把成了古董的舊式黑白熒幕無上網功能的三百有找Nokia電話掏出來用,一旦你看見朋友拿著它,十居其九,朋友的Galaxy III或是iPhone,必然是拿去維修或是報銷了。翻揭過去甚至高調地復古懷舊,的確是反常的,人喜歡向前望,而格言或政權都如此薰陶大家。所以,歷史博物館的入場人次,總不會大勝購物商場,而港英那旗,不是因香港經歷了十五年的跌宕風霜,也不會在街上飄揚,事出總有因。

近來這些年,的確處處都「發哂茅」地懷舊。懷舊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現狀不堪,不堪得迫人回想昔日的美好,甚至不惜開棺取屍,以期借屍還魂,沾沾已逝去的前人靈氣。

為了自娛,我到MyTV重看《翡翠歌星紅白鬥》,直視本地主流樂壇如何風光不再。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無線的香港歌星「哂馬」騷,是那些英年早逝便成就了不朽光輝的巨星,梅艷芳張國榮羅文,即使不死的也被放到了神枱上了,林子祥葉倩文譚詠麟陳慧嫻「四大天王」,我非生於他們各領風騷的那日,但他們所唱過的,我都能細數好幾十首。而今日台上立著的是一群唱K唱出個夢想而欠缺自知之明的先鋒廖化,他們高歌達明一派的名作《今夜星光燦爛》,一片歡愉,毫無末世感傷,原本的情懷一滴不剩,只有難堪。

達明一派與甄妮,都是前輩了,協助營造前浪後浪溫暖共融的假象,真教人不忍卒睹,不知他們有沒有胸襟包容農夫、狄易達、莊冬昕。他們那部分表演令人瞠目結舌是可以預期的,hip pop與rap被扭曲成不堪入耳的醜陋文化,歐美音樂文化在港遍地開花的機會間接被扼殺——若要繼續厚顏無恥地聲稱要將hip pop與rap介紹給香港樂迷,請先停止「食軟雪糕」和數白欖。

香港樂壇的現狀,再乏善足陳,始終還剩下一個寓說理於唱歌催迫聽眾珍惜光陰和學懂捱苦的陳奕迅在撐,但他沒有參與是夜之騷。所謂白方領軍的古巨基「那樣動搖/不如罷了」,而紅方領軍的是「高處不勝寒」的本地天后容祖兒。在楊千嬅已婚、鄭秀文已皈依、何韻詩已放棄香港及謝安琪被封殺的環境下,沒有競爭沒有進步,她已從大魚被貶成淺水中的蝦,一但「坐定粒六」,停止逆水行舟向高峰攀爬,凝滯是無法避免的。

說實在,這裡是一池死水嗎,倒未全然,所以,與其吹捧舊日的明星,不如悉心扶植未成器的玉塊,但電視台、經理人公司和唱片公司,是幾陀惡臭的糞便。李幸倪的唱功不俗,顯而易知,王梓軒縱然怪異,也總算能歌善舞,可期闖出一片天,陳偉霆是久未出現的跳舞藝人,即使歌唱水平稍低,也還有進步的空間。再說浮沉日久的王菀之與洪卓立,也有各自的優點。還有是夜缺席的:被黎明拖進泥沼的李治廷,聲線特別辨識度高,能創作又能賣外表,還有有力稱雄的張敬軒、吸毒惹禍的關楚耀、打破水杯的大文豪、暫時深潛的陳柏宇,也是有賣點之人。可是,他們的才能沒有得到適量的鎂光燈來照耀,因為那些骯髒的傳媒狗仔,從不留意這些,只會一味的追蹤劉浩龍與容祖兒之戀,或炒作張敬軒與關智斌之情,迫得要謀生的歌手,都要分神去忙那些非本業的雜務,打理形象,管理生活,無暇創作。其實床照斷背吸毒,與音樂成就根本無關,不少創作人都不多不少地依賴煙酒來刺激腦袋,而與哪個性別戀愛,也是那人生命的一部分。若真有那麼大量的香港人將這些八卦小道甘之如飴,I surrender。

還有一點,我忍耐了多年,就是不堪的其實不只唱歌的登台者(說不上歌星),還有像曾志偉那種不停發放鹹濕笑話自命風趣而機敏內涵有欠的低質司儀,也早該換掉,我寧要鄭丹瑞。因為看著他那滿臉油光的淫賤相,我便想到成龍陳百祥,想到成龍陳百祥,這些娛樂圈的毒瘤,我便欲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10,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