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師道之不存也久矣

there_are_no_bad_kids_only_improper_teaching_m_tshirt-r1a40905ac9a24b1b95231225270ceabc_804gs_512

不公平是社會的現狀,但公平是我們要走的方向。

吳美蘭教師曾在庇利羅士女子中學邀請曾角逐去屆特首的唐英年來訪的場合上公開舉牌「我要有權選特首」,當時博得了全場七百師生的掌聲。昨日在《城市論壇》上,她又獲邀出席,分享對國民教育強制推行的看法。她論說七情上面,振振有詞,直至最後她還哽咽地說「我好希望香港的老師,你要有良心」,我心裡想的,就是希望能在中學時期認識過這樣一個好老師。

在香港,很多自命清高的人極度喜歡懷疑別人居心叵測,說明白了,就是中國人社會最愛的「以小人之心度他人君子之腹」,結果只有醜態百出。這些人渣最喜歡把好人美事都抽秤得乾乾淨淨,壞人惡事他們反而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高聲地說因為它太醜惡反正管不了那便算了,因為怕惡轉向欺善,所以連勇救小悅悅的老婆婆,也可以被指為「博上位」﹑偽善﹑造作。在一個社會,可以靠行善來「博上位」,其實就即是昭告世人,這個社會本來存在萬惡,每個人都自私自利,不惜混入化學毒素在食物中謀取暴利,不惜迷信數字吹噓效率以升官發財,於是不過對一個躺在血泊中的女孩,施捨一點惻隱之心的行為,就足以被打為借行善來圖利的投機分子。

今日新聞,良心教師將會轉到另一所學校教少數族裔英文科,原因是在庇利羅士升職無望。她當日高舉「我要有權選特首」,是言行身教,盡顯為人師表之風,兩年前,並沒有幾多人踩踏她。可是,現在竟然有不少論調,恥笑她「不懂時務」,落得升職無望的下場就自食其果,這種論調,才是值得恥笑。那些小人說,從來做反對派都是死路一條,為甚麼要在公開場合公然挑戰權威呢?在舉牌的一剎,她就應該預料到會前進無路。犬儒地任由奸佞擺佈,卻不勇於支持敢於發聲的人,還處處挑剔她「教壞學生」成「反動分子」,還把萬一學生真的受她啟蒙而走在最前的重大責任砸在她身上,有這種人,生育率低,也是應該的,因為「地球很危險」。她能不因五斗米而折腰,不負老師之名,卻被人指為「政治化」教育課程,干預本來不關學校學生事情的「蘇州屎」,正直之人,往往就是被這一批最愛群起而攻之的小人拖累的。

先「出蠱惑」將教育政治化的是教育局,最愛生存在不公義的社會的一堆小人最愛偷換概念,把話調轉來說。教育局的堅持,全都不堪一擊,甚麼適逢回歸十五年就要怎樣怎樣,因為是中國人就該怎樣怎樣,歐美也有國民教育於是我們也該怎樣怎樣,都是妖言惑眾的官腔。這三個常見辯解是很容易被擊破的。首先,回歸十五年,著力要香港人心歸向的中央,力有不逮,是他們的事情,不能忽然出必殺技「洗腦」,這樣太欠大將之風。其次,中國人這個身分,和中國人為甚麼不能進中國館而忽視有否票在手的「世博邏輯」,香港人高攀不起,而為了回歸母懷而自我矮化,削足就履,也是違反常理的行為。第三,歐美國民教育的教材未見如香港那套《中國模式》那樣偏頗地「政治正確」,而官方教科書的內容有多大的問題,在此不贅,因為學民思潮已經提供了相當多的答案。

一大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小康中產,只顧讓孩子拉小提琴打劍擊來擠身進名校,也不管名校到底與師資優良是否掛勾。名校出身是否必然較好?倒也未然,名校裡的政治拉鋸,爾虞我詐,也未必少,與其依賴學校來調教自己的「心肚命椗」,不如先靠自己多看一點新聞多看一點書藉來間接陶冶孩子的性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16,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