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以下犯上者,論罪當誅

《城市論壇》一戰,餘波未了。「死雞撐飯蓋」不是一項高難度雜技動作,但要付出的,是相當厚度的面皮,和一定份量的自尊。

根據報訊,大紫大紅的余綺華「老師」(以下將不再續稱她為老師)對傳媒電話查詢時補充,自己在論壇期間「一直順暢有禮」,但黃之鋒同學發表有關言論時「惡形惡相」,「令她感受不到尊重,如黃當她是教師,就不會這樣跟她說話,她又對外界批評她『鬧學生』感委屈,昨早有學生家長主動與她握手表支持,讚揚她於論壇上表現佳。」

中國人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倫理規範,總是用在錯的地方,於是低一個階級的甘於服從地被壓迫,高一個階級的就大義凜然的剝削和踐踏晚輩或下屬,因人廢言也是無罪。余綺華最可笑的是「撳枱而起」,她說當時她並無意用力拍枱,如果是這樣,那必然是每一個把一切看在眼裡的觀眾,眼睛都瞎掉,同時也錯估她的掌力了。我相當肯定那是一下寒冰掌,而「撳枱」的原因,不是被黃之鋒抖出她有意參選而惱羞成怒,難道是因為當時桌上有蟑螂爬過有蒼蠅停留有按鈕可以撳?越要解釋,越把事情抹得黑,欲蓋彌彰之道,國民小先鋒副主席竟然不識,頭腦真是簡單。

再說,她又相當主觀地認為那個孩子「惡形惡相」,這是將敵人完全妖魔化的論述,若黃子鋒的態度是惡劣,奸人堅必然是一面慈祥的了,因為在她的認知中,根本不知甚麼的嘴臉是善意,甚麼的嘴臉是惡意,也許因為看慣身邊人的皮笑肉不笑和心口不一吧。黃之鋒以怎樣的語氣跟她說話,有目共睹,而且只是要求她能澄清,又不是迫她承認她有意參選來屆功能組別選舉。有人因自己立於狂瀾將倒之地而被害妄想症突然發作,是一件可悲的事情,而這樣一個情緒極易失控的人,是否適合為人師表,是非常急切需要審慎評估的。

最令人吃不消的當然是長幼有序的說法,在她的說法中,黃子鋒就成了一個目無尊長的叛逆孩子得志少年,即使說話內容有多正確,也是犯了原罪的,因為中國人社會最喜歡來這一套「教仔」。余綺華這種長輩前輩,當了自己是武則天,滿腦子都是「朕即天下」的思想,大臣進諫,有條有理,若不中聽,也可把他拖出去痛打一百大板,這種孰對孰錯的決定在於身分,而不是意見質量。如此封建的思想,我以為在文革的時候已經被「破四舊」了,當時明明學生都可以告發老師,子女都可以告發父母,甚麼黑五類都拉到了廣場上被打成牛鬼蛇神,尊卑,誰都沒有理會過。余綺華整身流著紅通通的血,沒理由不認識這段全世界無產階級造反有理一起勃起來的偉大歷史,有理由相信,她當時也相當支持這些不分尊卑的批鬥。

值得尊重的人,自然會贏得別人的尊重,面子不是乞討回來的。公開論壇上,沒有一個人「發茅」,大動肝火的,只有她,「身有屎」,不過如此。說不過別人,就拿大大的牌匾砸到孩子身上,輕易感覺被冒犯及脆弱心靈被刺傷,不如回到國民小先鋒團隊裡穿穿軍服舞弄刀槍再改造吧。

說到底,尊卑禮貌都淪為權威者的工具,他們只是利用尊卑來牢固青少年的思想,嚴防反抗,在一些保守家庭,這些戲碼仍然每日上演。長輩永遠覺得自己「食鹽多過你食米」,他的意見永遠是對的,即使不是完全對,和晚輩相比也比較對,所以你甚麼都不要做不要說,聽我指示吧,大串連就大串連,上山下鄉就上山下鄉,適當時不必講尊卑,想與我對著幹時就記得講尊卑……這樣一個不公平的社會,「槍打出頭鳥」,在公開論壇這種場合明明各自身分都只是參與者而非大哥還是小弟,那本是從西方仿傚過來的良好溝通平台,如今被某位參與者硬加了未洋化的落後思想,整件事馬上就不再文明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17,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