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七二九.俯首甘為孺子牛

從來沒有見過,遊行集會刻意劃定「bb區」給親子參與,連最麻煩最狼狽的上街方式——攜帶幼兒都出現了,自命清高又不怕被政府騎劫的香港人,我不知道他們在做甚麼。若有五十萬人上街表態,政府便會說,主流民意六百五十萬人不反對,在多數服從少數的原則下,國民教育必須如期推行。我表過態,政府還是要硬上馬,我知道自己盡了最小的一分力,也算無愧,而他們與他們孩子,則選擇了坐以待斃。

不知者不罪。明知道發生甚麼事卻甚麼都不做的,才是最可悲可惡。他們對不起自己的智慧,對不起孩子的未來,說自己知道國民教育是不好的,但他們很累很忙有要事在身,如果你去的話,也替我喊一份話吧——這個社會注定是毀於沉默者之手,而不是愚蠢者。

有些人覺得別有用心者將簡單的教育政治化很可恥,唯恐天下不亂,於是站在道德高地,批判所有反對聲音。有些人覺得先推行後檢討沒問題,還相當信任這個嚴重缺乏認受性的香港特區政府,把自己子女都放洋留學的政府高官。他們的思維應該與「畀CY做吓嘢先喇」是一脈相承的,他們將自己最大的寬容,都花左最不值得寬容的人身上。有些人是持看透世事的心態,覺得遊行不遊行,反對不反對,都沒法改變現狀,只欷歔地說著,「阿爺要洗都冇辦法喇」,讓囝囝學習小提琴鋼琴單簧管就能「補數」,平衡得到。有些人是兩袖清風的,他們說自己不會生育下一代,待滿街都是國民小先鋒在喊共產黨萬歲時,他們已經垂垂老矣,老態龍鍾,香港怎麼慢性中毒而死,與半隻腳踩進了棺材的他們已經毫無關係。若以上立場是在看過了《中國模式》教科書後得出的,是在看過了學民思潮如何大花唇舌解釋為何不可後得出的,是在看過了李克儉林煥光的嘴臉與言論後得出的,我無話可說。

而我作為一個普通的大學生,是很政治冷感的,過了海,國民教育課程燒不到我的身旁。妹妹也已就讀中學,同樣過了半片海,加上常常聽我「高談闊論」,我不擔心自己與她會被「洗腦」。不能獨善其身。因為孔孟之道,教人從身邊的人開始愛起,推廣至身邊的人,再推向團體與社會,所重不過就是一絲惻忍。當你看見鄰家束著小辮的小女孩玩弄著芭比與泥膠,多麼快樂,就不想她日後失去這份簡單。當你看見表姪堂弟奔走在草地上,多麼純真,就不忍想像他們舉著步槍穿著軍服,被愛國主義「陶造思想」,對著五星旗感動落淚,不哭的時候又得被教訓。當你看見新一輩的孩子都將被蒙在鼓裡,任局部資訊壓抑他們的智力發展,失去批判思考能力,不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執政黨的可恥和大陸人所受的苦難,就會意識到飲多少罐IQ奶粉都補救不到——但為時已晚,大錯已鑄成。國民教育當然未必能把所有孩子都洗腦,因為社會還有好老師,還有好家長,還能明辨是非。但它只要改變到一個孩子的心,這麼容易,它便在教育制度許可之下,以最廉價最無痛的方式,取下了一場最大的勝利,實踐了教育可育人也可毀人的真理。

這就是我們要表態的原因,並不政治化,並不算複雜,只為這堆孺子這一刻的可愛,將自己曾經享受過的自由,同樣的,留給無罪潔白的他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29,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