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遊行,之後,又遊行

理性失效,因理性而生的武力被迫衍生,跟非常政府談理性,只會談出個非常理性,概念被偷換。政府的權力認受性不是來自它管治的市民,所以市民上街,官員毫不在意,這正是香港的處境,幾萬人幾十萬人甚至一百萬人上街,都不會有作用。

我從來不刻意懷疑公務員的智力,只是他們被「打份工啫」的思想支配著,以需要金錢需要照顧家庭子女為藉口,繼續遺害深遠的政策,表現先愛自己,才愛自己以外的香港人的心理。他們是公務員,本質上竟與為了降低生產成本而製造毒奶粉的黑心商人沒有分別,他們的薪金來源,是廣大香港納稅人,但交代對象,卻是更在梁振英之上的大陸共產黨政權,這制度導致的惡果才叫我們痛心又不齒。所以官威就是官威,往下俯視,蟻民在毒熱的太陽曝曬之中怎樣汗流如雨,走了兩個多小時後怎樣的腰酸腳痛,又如何?近十萬人願意捱上述那些他們原本不必要捱的苦,也要發聲,也要堅決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官員都只會選擇性失明,然後堅稱社會聲音並不反對推行只是斟酌細節,我們還會施捨蟻民們一個委員會,讓你們繼續作無力的負隅頑抗,因為我們的子女不會身受其害,我們隨時可以撤退。香港人死香港人事。他們們離職退休後,可回大陸當政協委員,也可到外國享受富貴餘生,拍拍屁股就可以遠走高飛,而普羅大眾無財無勢,只可滯留待斃。七二九一役,正正揭示了,行禮如儀的一套已得不到高高在上的香港特區政府官員關注,他們乾脆視若無睹。

問題的根源,從來在於香港的整個制度都不民主,既身在泥沼之中,那麼浮高一點,或低一點,都是沒有差別的。在一個不是事事訴諸正途與理性的地方,講求邏輯與公道卻是手無寸鐵的市民在明,今日的我不停地打倒昨日的我的政府高官在暗,以君人的說之以理惡鬥小人的難防暗箭,根本是傻豬才做的蠢事。市民在白紙黑字中尋找錯誤,要求政府正面回應,接受質詢,公開對話,是公民社會的官民溝通方式,但對手卻倒行逆施,猶如比賽規定明明只准打得分位置,政府卻挖眼兼出撩陰腿,連遊戲規則都不依,為求勝出,不擇手段,那賽果,自然永遠都算不上真正贏輸。

當上街已經不再奏效,老虎的尖齒都被拔掉,震撼性已不及零三一役。新一波的衝擊,升級的行動,必須有組織地盡快開展。大陸政權與香港政府都看扁了港人的自保心態,香港人就更應該尋求突破。丟臭雞蛋爛蕃茄擲汽油彈,於香港人眼中,是非理性的,我們就不要走到這一步,盡量減少民眾的分化與矛盾,是重要的。但是持上街已經極不和諧極不理性那些想法的人,就不要理會了,反正,悠悠之口塞不盡,他們要認為遊行也是不可接受,我們也只能態度照舊,他們最終會被自己的冷靜理性所殺死,「激進者」也救不了。罷課罷工靜坐,只以曠課曠工和癱瘓交通來引起政府關注,絕對不暴力,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霸佔中區,就能讓整個社會看清制度的暴力如何殘害市民。一個人坐在馬路上,會因阻街被抬離,可是,一群人坐在馬路上,就成為一股力量,人一多,政府就必須正視,所謂「法不治眾」,更何況道理是在缺乏投票權的市民這邊。

罷課之後,安坐家中,無不可,但更好的是找個地方聚眾,繼續讓議題發酵,讓更多外國媒體留意,順道打破官方「推行國民教育是國際慣例」的脫離現實說法。出來靜坐其實是有好處的,起碼雙腳不會像遊行那樣走得酸軟,坐到夠了,又可以站起來伸展伸展,若是長期抗戰,更可預備帳篷糧食,抵擋陽光與解決日常生活所需。這個場館裡既然沒有裁判,我們就往外找裁判,世界之大,總有懂得真正體育精神與國際賽例的專業團隊的,接受國際輿論恥笑與批評,是香港政府要承受的代價。

政府是大陸政權的奴隸,偏是不聰明的奴隸,把一切都弄巧成拙,連奴隸都做不好。洗腦是梁振英必須執行的四大政治任務,但明目張膽地推行,最終惹來昨日之景況。是次強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政府包裝得太隨便,是他們水平過低所致,我們必須更仔細地留意政府各方面如火如荼進行中的中港大融合技倆,以免誤墮陷阱。既然他們口口聲聲指出,教材起不了大作用,決定一切的是教師,為甚麼不利誘教師出賣良知呢?讓他們放下師德,為額外幾千薪金犧牲學生的腦筋,所花費的會比5.96億少,代價也會比民怨沸騰的現狀小。洗香港人腦有很多方法,在六點半新聞報道前播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國歌廣告,早就成了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不少孩子都能唱。政府,你可不可以高明一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30,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