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他一直在玩命

孫海平︰他一直在玩命

銅鑼灣地帶對出街心,站了人堆,眾目投向的大熒幕裡,有線電視奧運新聞重複那令人不忍卒睹的一剎。然後崇光門前馬路上,巴士在眼前駛過,巨型的紐崔萊保健產品廣告相當張揚,霸氣外露,代言人是倒下了的傳奇。劉翔的消息從四方八面襲來,今日又再一次在眾目睽睽之下失去光環。

自己一向喜歡散發一身解釋不清的正氣的劉翔,他擁有非典型中國運動員的招搖自信,偶像氣場,囂張得令人牙癢癢,又不可不佩服。零四年首次亮相,成功摘金,從此星途燦爛,名利雙收,成了家傳戶曉的「欄王」之餘,各大運動品牌或非運動品牌都爭相聘用,可謂一跨龍門,身家暴漲,即使零八年黯然退賽,叫座力仍然不減,因為他表示他會捲土重來,於是大家都寄予厚望,直至四年後的今日又摔倒——整齣羅生門,又添了一重神秘感。如此曲折離奇的運動員生涯,難得一遇,也許不在欠缺透明度的中國看不到。要知道內情,只得等到他出版自傳,而出版自傳,又得待到老去將死或移居歐美,否則即使面世,也不見得是在無勢力干預下一五一十寫的誠實歷史。

沒有正常人會質疑他為甚麼不往前飛,如果他對世界說,他的腿受了傷。他要證明的,已經在世人眼前留下了無法刪改的畫面——亞洲人可以在滿佈障礙的賽道上跑得比黑人白人快(一百米短跑超越保特,則是沒甚麼可能)。一剎光輝,就是永恆,雅典奧運一戰,足夠了,紀錄就是紀錄,就此退役,也不會讓中國人沒面子,持這意見的人是白癡。假設他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已不如前,他「堅持」跨下去,原因可能有二。一是運動員的拚搏心,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二是他的腳後真有一群嗜金如命的白癡。

人好勝好強,同樣怕輸得難看。狀態大不如前是事實,我看到劉翔的眼神已不再像從前般閃爍自信之光,但這可以全是劇本的安排,尤其出現了各種造假走線的醜聞。說他是好演員多於好運動員,無可厚非,說他是被迫參賽,也不難以置信,這種強人所難來為國家爭取光榮以團結蟻民憤青的行徑,見慣平常,毫不費解,因為劉翔失敗,叨光的人只是少一次機會叨光,慶祝的人也只是少一次機會慶祝,一隻棋子身敗名裂,與他們無關,於是不跑白不跑。

這是場獨腳戲,演的只有劉翔自己。他不是一直在玩命,而是一直在「被玩命」。

他無路可退,只好硬著頭皮,以身犯險,明知無法換國人的狂歡自瀆,就以不似世界級選手會犯的技術性錯誤來代替不光彩的衝線,還單腳跳到終點,一方面希望大跌的民望止血,另一方面希望愛國大於一切的人們能夠施捨一點給過街老鼠的同情。這是肉在砧板上,唯一謀求較不尷尬地謝幕的一節演出。他是戲假情真,明知跑不好,既然受命上陣,就只好以身許國,豁出去摔到不能再跑為止,甚至俯身吻欄——此舉未免過於矯揉造作,但這一切都要歸咎於他與領導層之間的話筒——為了邀功,對上跨海口說劉翔沒事,對下則說上面下令大家只好見步行步。

任何人都必曾想過選擇急流湧退,包括劉翔,以避免潛在的身敗名裂危機。現在是壓力與人事迫出兩敗俱傷的結局。在中國,曾經的風光,難抵銷之後的失敗,有能者必須被消費淨盡才可拐著爛腿退下來。他讓中國民眾懷了希望,結果舖了一地眼鏡碎片,罪名不輕,將要面對的冷嘲熱諷必不會少。如果這是他作為運動員的堅持所帶來的下場,理當是無怨無悔,因為他在權衡利害之後,還是參加倫敦奧運追逐自己的夢想,怪只怪所謂支持者,都是跟紅頂白慣看世態炎涼的愛國分子,怪只怪在中國,個人決定總不能凌駕集體的意志或領導的方向。

中國領導人喜歡掛在口邊的「多難興邦」,或多或少也適用在劉翔身上。一個運動員要承載起碼十三億人的期望,穿的,自然不單一雙釘鞋。這是很大的磨練,但經歷過後即使想再振翅,也未必人人有如此強大的心臟能夠負荷。西方會不會也有民粹或總統首相要求運動員配合國情不准退役,我沒有刻意做資料搜集,我只知道,做運動,放在首位的,應是超越自我挑戰自我,而不是家仇國恨與金牌情意結。

但願下屆奧運不必再見到痛苦的劉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8,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