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民主女神,我等著你回來

罷課之後才提高到這個高度也不遲。

民主女神像的象徵意義不用多說。看到這個標誌性的雕像,人人都想到八九民運。坊間一直將反對國民教育與八九民運相提並論加以比對,是無可避免的,畢竟黨的喉舌在那邊發功點評,民眾又在這邊不懈絕食與佔領,一切驚人地相似。但無論如何,反國教大聯盟一日不顯擺自比八九民運民眾的姿態,一日也不算真真正正地挑動香港政府與大陸當權者的敏感神經。然而,事情彷彿朝著我既期望又不期望的方向發展。抬出了她,猶如對獨裁政權正式宣戰。

強調不要予政府口實的大聯盟組織之一學民思潮,在九月四號的晚上十點左右,竟在Facebook頁面貼上民主女神像的照片,令我震驚。因為,學民思潮,沒理由如此不按章法出牌。

我期望在最後,單一議題能蘊釀成大是大非,團結香港難得的力量,因為共產黨抓幼苗洗腦是老手段,反對洗腦,根本就等同反共。若認真反共,旗幟鮮明是最理想的——而時候真的未到。所以,先溫和吧,因為能夠和平解決單一議題有它的好處,一是騰出發酵空間,二是避免重蹈覆轍造成無可挽救的傷害,發生比警民衝突更恐怖的事情,這個結果無人樂見。

戰不是不能開,但在開戰之前,社會共識,必須達成——七百萬人完全達成沒可能,但站出來的數十萬,目標要一致,不能混亂。

首先,目前大聯盟必須先弄清楚,到底整個香港社會想走甚麼方向或它們想把香港領向何處——簡單訴求一個,撒回國教,還是想藉著國教這導火線將久積的怒火釋放進而帶出更多訴求,否則支持者的動機就會開始出現分歧,事情就會往壞的方向發展,別有用者就會滲進民眾中分化搗亂抹黑。現在聚在政府總部外的人們,就有些是只反國民教育,有些反香港政府,有些反共,而因為三種人都抗拒國民教育,於是走在一起。

目前,有一點是明顯的,就是現在民眾針對的已不單單是國教,也不滿香港政府,但是不是全部人都想將問題複雜化到立心反共?未有答案。香港政府畢竟是共產黨與香港人交戰的緩衝區,我們再花些時間慢慢凝聚,慢慢組織,未嘗不可,反正對梁振英有異議,也起著指桑罵槐的作用。另外,若絕食罷課終能成功迫使國教收回再諮詢,在民眾贏了一仗後,再解決政府行事手法與欠認受性又可不可行?且把罷課當作最後一個警告,逐個擊破。再講,如果不合作運動還是未能竟功,那時候,香港人必然更團結,先罷課,後正式將議題非單一化,鬧到癱瘓社會部分的地步,例如在主要馬路中心靜坐,運動成效一定更顯著。把整個社會拖進來,喚醒每個人的良知與責任,走得最前的被沉默的模棱兩可的人拖垮的風險就可以減輕。時間,還是充裕的。

政府與民眾兩邊都已如中國象棋裡的紅兵綠卒,無後路可以退,騎虎難下。政府自命溫和地邀請學民思潮國民教育關注組等組織加入委員會被拒,因為硬性規定委員會為表達訴求的單一途徑已不符合市民願望。政府把問題推給市民,市民又把問題推給政府。在推行與否,香港人無權選擇,但決戰香港政府,還是決戰共產黨,香港人可以選擇。而決戰共產黨的能耐,香港人在這一刻是否具備,更須仔細討論。

香港終須一死,只望那是置諸死地而後生的「假死」。針不刺到每一個香港人,抗爭不會有可觀規模,歷史永遠如此循環,治亂興衰,又治亂興衰,不到絕處,不能逢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4,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