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超級無敵中國人

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終於擊退國民黨奪得了海棠葉之話語權,急須國際政治認同。在一次接見外國大使的場合前夕,當時政務院典禮局局長余心建議毛澤東,按照國際禮節與慣例,應該穿著黑色衣服出席。可是,這樣一說,毛主席就馬上被惹毛了,他大發脾氣斥道:「中國人有中國人的習慣,搞他們那套做甚麼。」然後穿灰色中山裝與塑膠底黃色皮鞋接國書。從此,中國共產黨的高級領導人,都一律如此繼承毫無品味的「毛服」,一身灰頭土臉地穿了一個甲子。

先撇開不穿正裝的不得體與審美觀的過分弔詭,這種要不得的自高自大傲慢態度,於香港人生活中,分明熟悉,而即使是歐美英夷,也不會感到陌生。中國的強大自負,在世界上已塑造了一種鮮明印象,今日的中國人,都學足了紅太陽毛主席那樣霸氣十足,堅硬猶如鋼鐵的意志,立於不敗之地。

那明明是新中國剛剛立國,急須與世界接軌,毛主席竟然可以反客為主,別樹一格,此舉需要的不是勇氣,而是厚若鯨魚脂肪和公主被褥的面皮。中國人,由此又進化到了究極級的新境界,其獨有邏輯超群卓絕,優入聖域,一日比一日神聖不可侵,尤其是今日這些自我中心的不願做奴隸的他們,因為經濟力量而趾高氣揚地站了起來,口氣就難免更大。

當他們貧窮時沒有地位時,能像曱甴一樣鬥志頑強,又像蚯蚓一樣死而不僵,死了幾千萬人就再在泥地裡戰壕邊抽插與叫春幾千萬次來填補,繁殖力與生命力教人震驚。也許是多難興邦,慣看生死,人口又眾多,人命,自是不太珍貴,經濟學的說法是稀有的才有價值。當他們受苦受難時,他們以百毒不侵的體質戰勝了所有化工食物,地溝油頭髮豉油,毒奶粉蘇丹紅,秉承神農嘗百草的科學精神,難關難過關關過。當他們終於用血肉築起了自覺很值得驕傲的長城時,他們可以完全忘卻過去,只看目前,不念舊恩德,不講新交情,翻臉不認人,把自己與自己家人之外的都視若無睹。

於是,同理心公德心自尊心等等等等我們視為普通人都該具備的質素,他們都匱乏。在他們匱乏而不以為恥的同時,我們卻被這些枷鎖牢牢鎖困,惜身又執著於禮節。所以,我們根本沒有可能戰勝數之不盡的生化危機倖存者——這個恐怖國家,視人命如草芥,以血肉工廠為榮,以控制人口為德政,連國歌裡也有著一句「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繪形繪聲地鼓動人民為當權者的風光賣身;這批超級流氓,不擇手段搶資源,奶粉學位都要爭,早已不覺得人是需要自重和尊重他人。

無賴是無敵的,因為無賴nothing to lose。向來不亢不卑又講究禮儀的地球其餘分子,一礙於自身修養,二礙於現實殘酷,結果被迫就範,矛盾激化時還得自我洗腦,把啞忍刁民包裝為包容同胞,自欺欺人,阿Q一番,露著岳敏君為我們勾勒的咧嘴大笑,假裝幸福,望著一身毛服的俗套,也只得點頭稱頌,慢慢潛移默化,學習習非成是的新生存方式。

習非成是與自我中心是他們極為尋常的民族性格,要融合,當然不得不學好。最重要是悟透他們不思考傳統存在的價值只知因循,也不反省損人利己的惡果只知發狂的核心價值,尤其是當權者得勢者那「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的功架。在他們那上樑不正,下樑自歪的國度裡,存在著大量以及越來越多不守道德的人,他們以講道德為恥辱,因為道德有礙牟利——利字當前,一開始是小部分人淪落到理直氣壯地蠻不講理,當時尚有其餘多數包容,但數十年過去,每個人都因著適應弱肉強食的生存環境而演化至如此自私的時候,和諧兩字於他們,就越來越遙不可及。若我們依從遷就,就會先失去原有的文化與道德觀,進而連和諧也永久失去。

但和諧畢竟不值幾分錢,當應聲蟲倒還能賺一點,還是回到談利益的懷抱裡去,比較省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24,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