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快樂抗爭,快樂又何必抗爭

有些人,待人寬容,自己思想又積極正面,很喜歡欣賞別人比較沒瑕疵那面,顯得很理性也很有器度。於是他們會體諒甚至同情那些緣木求魚或是斗膽螳臂擋車的行為與心態,覺得這堆行為與心態背後,支撐的,總算是美好信念,目的是好的,大抵是手段與方法差了一點或犯了些幼稚病而已,所以快樂抗爭無傷大雅。

悼念好官胡耀邦之死,反抗貪腐,順道祭出民主女神像,要求共產黨進行體制改革,然後弄了一堆血肉出來拌意粉,柴玲最後遁逃至美國。喂大佬而家爭取民主天經地義喎。方向正確完全無可挑剔。年年六四悼念晚會,維園蠟淚逐寸舖,一番行禮如儀,幾聲沉悶口號,然後刮去一陀陀白色,起身便去。喂大佬而家暴政拎坦克殺人民喎。道德意義完全無可挑剔。反對國民教育強制在全港學校推行,兼其教材偏頗紕漏處處,疑似灌輸下一代愛國思想,於是在無關痛癢的政總一隅派對化整個議題,十幾萬人潮一般趕來,又潮一般退去。喂大佬而家擋住赤化救救孩子喎。理直氣壯完全無可挑剔。中大學生會反對Starbucks進駐善衡書院,以捍衛院校傳統人文精神。喂大佬而家全球化咁賤Starbucks壓榨咖啡豆農喎,說好的公平貿易呢。校格底線又完全無可挑剔。

就是因為他們理念崇高得「吹佢唔脹」,就算其所作所為對現實政治毫無裨益,甚至壞了大事,拖著眾人後腿,我們也「咬佢唔食」,所以才更無奈。就像一番好意的婆婆嫲嫲一樣不忍回罵。她們總喜歡花額外精力和心神去為家人好,因為疼錫子女與孫兒。例如專誠跑到某山旯旮街市買了一袋她聲稱很甜很多汁的橙來給你,可是當你咬下去,卻酸得齒軟,但直望著她那喜孜孜的精神,想到她長途跋涉之苦,你只能噎。例如某次知悉你會食栗子麵包,於是每次家庭聚會都買來栗子麵包,可是你只是偶爾食而已,算不上極嗜,卻被她認定了,你只能笑。例如冬天將至她為你織了頸巾一圈,可是那俗不可耐老氣橫秋的深紫色,跟你衣櫃裡任何一件衣衫都不相襯,你只能戴——只限在她面前。這些都是微小如豆泥的事情,而且是親情表現,「硬食」還好,但搞抗爭不是哄老人哄自己地販賣人情味的時候。

反國教大聯盟辦遊行示威分毫不收,都是義務的,受一股正義感感召的,我們還能批評如此勞心勞力地織深紫色頸巾的婆婆嗎?他們只是想表達一下關懷之情,滿足一下弄孫之樂而已。推己及人,「親親而仁民」,能將對待身邊人的態度也放在對待其他人身上,人情味濃若此,香港,又怎能不被稱為最後一片淨土。

要政府聽從民意這個訴求是多餘的,因為這個政府的認受性與權力不是來自港人。要政府完全撤回課程也是無謂的,擒賊先擒王,存在著某個目的,也籌備了某個「檢驗紅度」通盤計劃,阻止得了一著,阻止不了背後整個框架壓下來,那時候大家還是得忍受陣痛。還有方法的問題。嚴重政治潔癖,與政黨劃清界線,嚴防「抽水」,但是政黨之所以存在及所以為政黨,就是因為它們有它們的組織力與視野。甚至有民眾希望參與絕食也要得到他們的批准才可加入。自以為製造了輿論,動員了民眾,於是拿著咪高峰喊著港人良心不死諸如此類氣概萬千之話,我當時坐在公民廣場裡,聽到就覺得耳背發熱,相當尷尬。當然我也明白一眾搞手當了英雄(當然他們聲稱他們絕對沒有以此自居)成了件大事就覺得很欣慰。成了事就足夠了,鬧得太大,例如癱瘓中環交通,則是要不得的,之後會難下台嘛。循序漸進,還是要的。

而我們要面對的現實是,人一多,總難免各執己見,甚至各懷鬼胎異議,以及存心鬧事。時日一長,領頭團體內部是必然會產生矛盾的,而群眾熱情亦是必然會無以為繼的,像六四那時那群學生領袖。人數增加既然不能避免,卻又是整個活動必須的基石,防範人帶雜質,就是極度矛盾的行為。而如果不害怕雜質,又何必拒絕政黨合作?最後,隔絕了政黨插旗,站在了最高的地,結果不等於直接勝利,而是悄悄輸掉。看今日的反國教運動的下場,也知道。抗爭議題繼續被快樂抗爭者和平抗爭者消費,水準不夠的領軍者繼續當時勢所造的「英雄」,沒有更具備水準的後浪掩上來,他們就還能繼續享受從事社運組織民眾帶領潮流所賦予他們的快感與樂趣。

自己都沒有想過成功,那麼成功了也只會是僥倖,或是迴光反照的假成功。抗爭要奏效,還得要讓子彈飛,待多點人明白到不腳踏實地的不談功利主義的舊做法有多無意義,才是時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7,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