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耶青說同性戀是神的考驗

基督徒們常常說,人遇到的一切困厄都是上帝安排的考驗。家屬撞車大難不死,是幸運,因為他們時辰未到,還可以救活過來,而「不幸」死了,也是幸運,因為他們可魂歸天國,在上帝的美好國度裡得享永生。條條大路通天國,只要你信,就萬事皆可達,這個宗教從來如此自圓其說。只要同性戀者敢於相信那個神的存在,就能淡然地接受屬於自己的考驗,面對歧視與偏見,就可以很積極正面。

聖經的釋義權在信教的人,所以我一向假設接收基督徒的資訊就等於接觸聖經的真理,就像到街市買尾魚——何必挑剔魚販鑑定哪尾比較新鮮的權威?他畢竟就站在那檔內又劏又拖了摸了滿手鮮血十幾年。班門弄斧。基督徒在地上履行的,理應是神的旨意,他們失言失德或是走火入魔,其與教會及上帝那層關係當然逃不掉。他們說,在上帝眼中,人類都是祂所愛的兒女,正如父母愛自己的兒女一樣天經地義。因為這種大愛,即使兒女犯了錯,他們也會無償地包容勸導,甚至協助兒女改過自新。可惜的是,在他們的邏輯裡,同性戀需要被改正過來。因此,同性相戀沒有罪,但是感情轉化為行為就有罪。即是,漢哀帝可以「暗裡很享受」,但不可以斷袖而去,因為如此一來就會將心中愛意以形式呈現,大衣一揮,揮出了罪孽。

基督徒可不可以不固定參加團契不受洗不讀經不祈禱又打麻將又賭錢地繼續敬愛他們的耶和華?愛不藉著實際行動,又能如何讓對方感受到愛?歪理的彼岸,刷出一串又一串弔詭。在他們的認知裡,人本來就是戴罪之身,所以耶穌為世人釘在十字架上那捨身救世人的義舉,作為人類,不能不感動。而同性戀的罪孽更加深重,比昔日女性的卑賤更不知所謂,比昔日地球是方形之說更荒謬絕倫。

而由宗教團體領起的歧視,就更能彰顯神之大能。明光社在這方面,尤其不遺餘力。神製造了刁難,也製造了歷練,好使同性戀者能知難而退,及早回頭,抓緊天國的鑰匙,絕對偉大。「不經一番寒徹骨」的話,是成不了大器的,同志們「等整個世界換風氣」的堅持,注定比宗教團體的堅執更偉大。令人讚歎的妙筆奇才,就像許許多多同性戀作家的那種難以準確形容的文字魅力,貼近今日如林夕幽怨的詞,附庸風雅若白先勇的小說,或是再久遠一點的屈原牢騷。他們的壓抑與隱苦,在一般暗戀單戀苦戀失戀之外,還要沉鬱,像一朵朵被迫含苞極久的花,一綻開就難免驚艷。驚艷都是因父之名。

唐僧孫悟空四師徒歷七七四十九劫又八八九十一難,最後得道成佛,此皆如來佛祖的旨意。說書人如是說。但如今一來,怕且這堆故事都不真,如來佛祖的上一階級,應該都有件全能大佬,所以取西經說到底,還都是自有永有那上帝的旨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12, 2012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