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讓我們也拍一幀床照

之所以存在「情到濃時」這個詞語,就是因為有很多尷尬或古怪的事情,我們在理智清醒的情況下都不會做,所以我們需要一種昏頭昏腦的迷幻感,或失重一般的沉溺感,自賭博處、酒精處,也自愛情裡頭找來。

和平分開不果而後患無窮的案例很多,情殺案時有,癡漢散播自己前度裸照床照的悲劇亦不罕見。真實例子,在我身邊也發生過。某女與某男分手,他以床照威脅對方復合,更恐嚇她會將照片放到高登。在此之前,他先將照片發送給某女的前度,其前度認為不妙,連忙帶了她到警署報備案情,而警方於是以恐嚇罪名拘捕了某男,某男最終留下案底。

如果說合照是一種因為被愛情沖昏頭腦而失去理智的舉措,不擇手段要求對方回到自己的身邊又怎會不是。也許是失去的痛楚更沉重,於是腦筋也無法好好運轉,出此下策,鑽牛角尖,寧願兩敗俱傷。

正在翻揭新聞報章的人們,大抵是清醒的,故可以輕易地恥笑與批評受害人的無知愚昧眼光差等等等等,說著「諗極都唔明點解咁白癡」之類的狠話。冷眼看醉漢,眼當然冷得可以。就像分手過後重看舊物,時間人物地點記憶猶新,也許仍然哭得出,也許信已讀到無淚可留,也許情逝去歸於平淡連漣漪也泛不起,總之那刻熾熱過的都不再。就像性行為過後,看著對方暴露的胴體,眼光與神智也會不同於性興正濃無法自控脫衣輕吻濕吻撫摸的時候。莫說再次靠近,既已不是最親密的人,連回想曾經何樣熱烈地擁抱與在人群中拖緊兩手都感覺陌生。

反而真正的投入一段感情,沒頭沒腦,掏心掏肺,才會賺得和學得到最多。留著後路地防範對方會出軌會在日後傷害自己,步步為營,其實無法真正享受。跳進水裡,就得潛到最底,像水壓擠痛自己的耳朵,否則那不過是浮掠的游過,無痕,也無知無覺。

拍攝床照從來不是問題,床上生活既是情趣生活一部分,床照也不外乎是諸款生活照的其中一款。甜蜜的事情,情侶總難逃一劫。問題在於建基於愛與理智之上的信任。如果一起已久,也無法摸清對方是不是一個會在分手之後發狂失常將自己的過去公諸同好或公諸於世的人,就隨意留下把柄在對方手上,這根本只能稱為愚蠢,與因為愛情而中伏那種錯也錯得值得,是兩碼子的事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20, 2012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