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邊一個發明了TURNITIN

12678-655116

十二月,縱然繽紛燈飾掛得處處都是,喜慶音樂播得街知巷聞,那始終份屬大學生最痛苦的月份,尤其是對於懶惰的一群而言。勤力的,也許可以免受「臨急抱佛腳」的煎熬(阿Q一點,也可以將美其名為快感),早在學期中段已經準備好了論文的資料甚至已經草擬完了也寫完了,到了這個時分,只須安安穩穩地重新溫故知新一下,迎接密鑼緊鼓的考試,然後愉快地享受他們的sem break。

這世上有些發明是偉大之餘,同時造福萬民的,例如火藥,例如造紙術,偏偏,近在眼前,則有一為折磨莘莘學子而生的發明——Turnitin。這個系統,對大學生而言,絕對不陌生,因為這是一殺傷力驚人的兇器。在它的網站上,它標榜自己「使用領先全球的內文數據庫」及具備「領先全球的防範剽竊與提供豐富反饋的技術」,可以幫助教授與導修老師把涉嫌抄襲的文稿抽出,減省他們花費大量時間四周搜索,以證抄襲之存否。

可是,眾所周知,談到大學功課的關聯詞,絕對少不了「抄疏士」。「疏士」即是source的本土化別稱,所指的是含價值的前人readings、reference甚至是essay。基於大學導師們沒法花太多心力每年鑽研別出心裁的新課程與題目,「抄疏士」者自然有如恆河沙數——只須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拿到好成績,即便無法涉足A range,也至少節省了自行噎下一堆堆影印紙張的工夫。有些人,甚至把前人的essay照辦煮碗地上繳也毫無懼色——但這都是在防剽竊及抄襲的工具出現前的美好大學生活歷史了。

遇到敵人,並沒甚麼可怕,最教人心寒的,是敵人明明也曾與自己共患難,如今竟與敵人聯手成為自己的敵人。能夠研發Turnitin系統者,想必也是電腦高手,按此邏輯,有90%的機會,是一名或幾名大學生。既「本是同根生」,為何如此不體貼,為了錢途,甘心服務過去的大敵,直著眼看「豆在釜中泣」呢?為勢所迫出賣自我及戰友,也許不是萌生自自己腦袋的念頭,只是這工具的確被大學需要——原因無論是甚麼,就在我這死線戰士(deadine fighter)在電腦前風風火火地鍵入一串又一串的英文詞彙之際,情感上,我還是需要一個途徑宣洩。

付諸實際行動是不可能的,畢竟我只是一員鍵盤戰士(keyboard ranger),罵完就只得作罷,所以——Turnitin發明者,我衷心衷心祝你聖誕快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二月 3, 2012 by in 一亂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