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七百萬人鎖住一個島

網民陳牛:一個島鎖住七百萬人

放浪形骸的生活,未必每個人都嚮往,但安逸無憂,自由自在,大抵是不會有人抗拒的。在香港,生活環境與模式都離不開一個「錢」字。香港模式限制了香港人的視野,而錢又是不可或缺的,於是掙脫不走,就注定成為了七百萬人的困局。這樣一個分明是困局的形勢,隨著時間流逝,幾十年過去,因為曾經有過輝煌的成功歷史,一說到百業騰達經濟起飛,就更沒有人去推翻與否定,反而神化為一種成功的模式,偷換「獅子山下精神」概念,繼續纏擾著生於斯長於斯的一代又一代香港人。

在網民陳牛挪用錢鍾書的圍城這個比喻中,想闖進來的,是大陸人,想離開的,是香港人。根據我的理解,圍城外面,其實都是不知就裡的人,而想離開的,則是受夠了箇中滋味的人,即是努力進來後還會因識盡愁滋味而欲逃。因此,若說香港是圍城,而大陸人是一直想撞進福地的人,其實又有點不恰當。大陸人不會不明白落戶香港會惹的麻煩和受的歧視,圍城裡的境況,他們清楚,但基於利多於弊的原則,他們還是冒上了生命危險與被歧視的可能,湧向這個小島。長遠來看,他們比香港人的前境更樂觀。他們取得了此地的醫療教育各種福利,還可以回去他們的出生地或鄉下,既有退路,坐於愁城被困的感覺也就沒那麼強烈。何況,他們有的是錢,以香港為跳板,再轉戰另一片樂土,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香港要搞移民並不困難」——這樣的說法,當然部分正確,因為只要有錢,要移居哪裡都可以。根據「不成功不收費」的宣傳口號家傳戶曉的景鴻移民顧問公司提供資料,若要移民加拿大,假設該香港人欠缺技能,不能循專才移民之途,只有金錢,就可以企業家形式移民。申請要求是一、主申請人必需佔有企業的股份或者全資擁有企業;二、家庭淨資產達三十萬加幣(包括銀行存款、房地產、股票債券、公司、資產或其他資產);三、提交申請前的五年中有兩年的經營企業的經驗。而在抵達彼岸後的要求在申請被批准後,申請人及隨行家人可以取得三年的簽證,同時須履行以下義務:一、抵加後可以選擇創立、收購或投資於某個合資格的企業,並且佔有該企業不少於三分之一的股份;二、抵加後的三年內至少有一年經營上述企業,並積極參與企業的運作;三、須為加拿大居民或公民(申請人附屬家庭成員除外)創造至少一個就業機會。其實內容不必細看,最重要的是,家庭淨資產達三十萬加幣,換算一下,即是超過二百三十萬港幣。如果投資移民美國,則需投資至少五十萬美金即接近四百萬港幣至指定投資項目。然而,如果拿著以上兩筆數目在香港生活,也可稱為接近小康的水平了,逃出圍城的迫切性,根本不大。

真正不想被小島鎖住的,是那些無法捋著社會流動的鎖鏈向上游的大眾。富有人家的青少年,談理想,當然遇不到困難重重,良好的家境早早開闊了他們的眼界,歐遊是閒事,迪士尼樂園都去到生厭,舖天蓋地的皚皚白雪也司空見慣。這樣的他們,要不要追夢,已經是後話,不追人生也可過得很快樂。在同一經緯度的不遠處,則存在著為著太多後顧之憂而營役度日的普羅大眾。他們根本沒可能放手一搏,跑遍幾個國家搞創作搞藝術,像網民陳牛的友人那般瀟瀟灑灑,自然如天方夜譚,遙不可及。

沒有甚麼地方比香港與中國人社會更喜歡鞭策別人努力不懈,大抵。因為自小被「正確」的價值觀耳濡目染,人人都知道勤力第一,讀書第一,不交家課不用功學習的便成了大家眼中的異類與壞孩子。根本沒有人膽敢去想年輕人本應是否可以無憂無慮,甚至趁年輕力壯去嘗試實現理想,縱然我們意識到香港是一發達地區。

在大眾的心目中,香港的發達與繁榮,正是數之不盡的人日夜苦幹所炮製出來的神話,所以,為著它的可持續發達與繁榮,新一代更需要被奴化與馴服。因此,自上而下的教訓是少不得的,年輕人不應有空餘時間,必須上進增值、積穀防饑、未雨綢繆……輕鬆,從來不是孩子接觸得到的思維模式,放下腳步,彷彿就必然等於輸掉人生。最後,連反映現實的歌詞也譜上了我們的刻板單調,原來可以「日頭猛做/到而家輕鬆吓」已經是莫大的恩賜。

香港是中西合壁的地方,這在小學的常識教科書裡,是分明的讚美字句。地少人多,而我們努力打拼,人車爭路,而我們互相禮讓。後來當我們長大,才漸漸發現它們跟童話故事一樣騙人。香港,其實只是把華洋的短處共冶一爐,然後催生出更多的「港奴」的一片彈丸之地。努力打拼,只是付出自己寶貴的私人時間,換不對等的薪酬和別人的霸業。互相禮讓,只是在強權當前我們以避免釀成意外為理由,自動退避三舍。我們循序漸進,安分守己,又聽教聽話,相信熬出頭來的一日不遠,竟甘心忘記脫軌往往就是創意與快樂之泉源。

香港的單調,固然可恨,而我們無法逃離它的單調,也許因為我們欠缺敢想敢做的魄力,但這也不過因為我們根本生於單調,長於單調。這與地理環境無尤,也與人口無尤,局限與桎梏,還是源自歷史因素與制度。除非大家意識到舊路不通,共同換個想法,改個風氣,否則每個新一代也只能繼續輪迴。就像此刻的不安分的我。因為外遊的野心而犧牲全副身家,把積蓄都豁了給航空公司,為著英國與蘇格蘭的冬日,噎著炸漿都糊了油味薰人的時菜斑腩炒河,繳上廿七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二月 5, 2012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