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唇亡齒不寒——中國民主與香港民主

在不少人的心目中,「中國民主與香港民主是唇亡齒寒的關係」是個不容推翻的前設,香港民主進程就是中國改革的試煉石。較盲目的一堆,被大中華情意結騎劫而不自知,總是一邊喊愛國,一邊喊護港,聽著都覺得有違邏輯。例如雙非佔用香港資源,在大陸人與本地人之間,香港的政府,總得拿掐正確的緩急優次,不以港人優先,則當承受港人的唾罵。他們自認為是面對現實,而不是中國人血濃於水之情作祟,「認命」認得妥貼,唉了幾聲,接下來的對白還是「大陸一日冇真民主,我都唔信香港有。」未打先輸如濕了水的柴,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較理性的一堆,會聲稱談港獨呢,玩火自焚鬧大事情呢,他們不是反對,只是大陸那麼大,怎麼鬥呢,風風火火的暴烈社運模式,在他們眼裡,顯得很不切實際。

的確,翻揭爭取民主的標誌性社運歷程,由聲援六四到民主黨獨大,再到零三年七一遊行跟五區公投,脈絡彷彿從未間斷。有人要以此論證香港的民主化運動默默耕耘並不是毫無寸進,我也不反對。可是,就像魯迅所言,「中國人的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中的,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裏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來調和,願意開窗了。」固定社運搞手跟「食正民主水路」政黨一直以來的所作所為,不但對政權根本毫無威脅,有時候更是曲線地在為屋子的牆身粉飾太平,削弱民眾力量,分化了意見有些出入的市民。他們站在台上,把口號喊得有多激烈,把香港人的公民性抬得有多高尚,也於事無補,因為他們根本也沒有成功把屋子改頭換面的願景,僅是「拆得一扇窗,就拆一扇窗」。然後,政府也就失去一扇窗,修補一扇窗,放著迷幻的投映片,讓大家錯覺整個房子其實也不是太殘破不堪,偶爾滲漏,不過屬於「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的「個別例子」而已。

「拆窗」無用,依魯迅之議,我們大抵應該以「拆村」的姿態換取「拆屋」的可能,以「拆屋」的姿態換取「拆窗」的可能。問題癥結就在於此。如今香港這南方小村,還是山明水秀,還沒有瘟疫戰亂,馬還在跑舞還在跳,誰都沒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拆屋」的決心,遑論「拆村」。一日沒有「拆村」的決心,香港自然也就沒有逃得出唇齒相依的咒怨。

事實上,回歸之前,中港兩方,好歹還算是一邊河水,一邊井水。漸行漸近,唇齒相依的親暱,是回歸後的事情。在物業易主之前,大家都因各種原因例如歌舞昇平或政治常識匱乏,而無可避免地短視或刻意裝盲,交易就在居民都無權決定的情況下完成了。一個宗主國離去,竟又來了另一個宗主國。新的宗主國綑綁了它那比自己先進的新殖民地,又是灌迷湯又是統戰,結果今日,不單大陸人覺得自己拯救了香港,連香港人也覺得自己沒有大陸關照,早就玩完。

因著今日的清濁難分,徹底擺脫那緊密的唇齒相依假象,才是香港步向真正民主的關鍵。當香港人到了絕境,立心要擺脫,就得要讓大陸政府知道,香港是已經見過了世面的不可控制的野馬,如要以米已成炊的強姦方式管治香港,只會換來玉石俱焚的下場,大家不好過。最和平是一方自願依法行事,不要干預另一方太多,還原自治本貌,好來好去,司法獨立與股票市場,你繼續借去,廉價土地和勞工,我繼續榨取。不要談太多國族情仇,學習精明生意人行商利字當頭,乾乾淨淨。

要展示這決心,就得透過恰當的「拆」,而何謂恰當的「拆」,還待理論。至少,在我眼中,長毛大舊教主之流,不是最得香港人心的一種方法,而今年冒起的港獨人士,倒是殺出了一條喊著要「拆屋」的血路,令爭取民主的路向更加多元。

一次成功的示威,要得力於天時地利人和。粗略地說,時機方面,導火線議題必須要切身關係普羅大眾,聚眾也不可只得三分鐘熱度,亢奮一輪就鳥獸散。地利方面,要佔據有利地頭,起碼能癱瘓交通,否則無法惹來社會與傳媒關注,也成不了與政府對賭的籌碼。人數方面,不可太少,「法不治眾」,人多了,警察也就抬不完,自焚不自焚,其實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一點,還是人心未歸向一邊,一日環境未迫使人們走到這一步棋——即是不會因為明早還要上班所以要回家補眠有空再來捧場叫口號,一日也不會事成。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香港的政制發展也許會影響大陸的民主化進程,但是,這不應該是香港本土爭取民主的目標。我們登峰插旗了,攀山的事蹟能夠讓人借鑑,那便大方地讓人借鑑,可以協助他人玉成美事固然好,然而他人繼續在山下徘徊也與我們無尤。香港民主化與大陸民主化,斷不應該是難離難捨的因果關係,不論誰是因誰是果。中國不是最重要的一塊,香港擁有的也不只得利用價值。總是自囿於大姊嫁得出小妹才能夠跟愛郎相宿相棲的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舊式思維,無疑是故步自封,不論東方還是西方,都早已經摒棄。誰較有姿色,誰先覓到如意郎君,誰就該有自由戀愛的權利,姊妹縱是一家人,也不見得年紀較輕的小妹就得眼白白的等。整日守在閨房「刨」愛情小說,男人不會破窗而入強行聯姻,等待被安排,最是菲薄自身命運,不要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一月 17,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