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不吵了

所謂在一起了,兩個人,生活中的習慣也許會漸漸生了變化,從來不食的食多了,從來不留意的興趣增加了,這並不罕見。但有些根源性問題,是永遠都解決不了的,而原因也毫不複雜——一是因為誰都不能為誰改變,二是因為誰都無法讓誰改變。

有些人會因為對方漏接了一個半個來電而生氣,然後對方回電也無視,暴躁得把電話乾脆就拋在被舖上,消失上半日。有些人會因為對方太受歡迎,厹姣婆追隨者眾,自信匱乏,一逕的生自己悶氣,又無法讓自己成為一艘戰鬥力強的驅逐艦。

當初為甚麼會對彼此生了好感,總不會是因為預視到對方有甚麼可以被雕琢成玉器的石塊,而被當時的對方吸引吧。「離開假使只因性格/性格任你選」假如可以壓倒「江山易改,品性難移」的雋語,而為愛情續命,這段生命得到延續的愛情大抵已經不是原本那段。一個老哲學命題,名為雷修斯的船(The Ship of Theseus)。雷修斯的船為了保持航行的品質及安全,經常都會更換過氣的和維修損壞的零件。一段時間過後,整艘船上,已經沒有一顆鏍絲一根釘,是與其出廠之時那艘一模一樣了。然後人們便爭論,當把舊的零件都重新裝嵌成一艘船時,到底是舊零件組成的那艘還是新零件組成的那艘,才是雷修斯的船。拿來比喻一段愛情的話,重點大概是,某君本來如何定義他的船,愛上他的船到底是愛上那點,還是徹底地愛舺板愛布帆愛桅桿。

愛情總該是盲目的,不問情由的。一但講理,愛情彷彿太腳踏實地,太貼切真實,太計較分明,也就不似愛情。講太多道理的關係,似乎象徵著雙方都已經踏進了講愛情不只是講愛情的年紀。到了這個可恨的年紀,過渡到了這個可恨的思維,人們才開始真正會欣賞別人的「改變」,不再在乎對方是不是原本的那艘船,而只在意對方能不能成為自己心目中的那艘船。例如,她感到很高興,因為那個頹廢的他,終於為大家的將來振作奮鬥了,電子遊戲機,不沉迷了,對待新工作,變拚搏了。他也感到很滿意,因為那個自我的她,亦不再小心眼地緊張衣領鬢邊的香水味了。一時意氣,都忍下去,覺還是得睡,明日還得早起,湊合第一次,湊合第二次,長跑的里數也就累積得越來越多。

然後大家好好談婚宴酒席,或是乾脆不結婚。每個月都在整理一疊月結單,或是忙著飯後清洗碗筷。一個坐在狹窄的客廳兼飯廳裡靜靜地剝橙皮,電視也默默地閃著千篇一律的爭產。曾經也偶爾為著一些政治議題或價值觀而互相不滿,覺得對方不講道理,不知好歹,但對罵日久,改變不了也就懶去改變,各持己見也沒大礙。

大抵,根本是誰都不必為誰改變,不去奢想自己會成為修正或誤導對方的一個例外,失望的時候也不會失望到極點。這就是所謂「合則來,不合則去」的精髓。從一開始便是勉強的話,幸福過了,也就不要太勉強太悲哀,嘗試挽回燒盡了的煙花。住在我現在的軀殼裡面,雖然常常感到快樂,但我沒有斗膽想得太長遠,因為我知道總會有一方受不了,覺得分歧太大太多,爭執太費力太無謂。而遲開口的那個,先被放棄的那個,應該是太難搞的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一月 18, 2013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