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別讓蔣麗芸得逞

麗,皎好美麗的意思,芸,芸香,是一帶香氣的植物,可供藥用,具通經、驅蟲之效。兩個意思正面的字,湊在一起,竟就化成了一個失心瘋的參政女性。

自當選以來,蔣麗芸以無人能望其項背的速度,火速成為大家的焦點,成為議會的新星。從一開始在選舉論壇節目上認識她,得知她連「三面紅旗」也不知道是甚麼,已經了解她的歷史常識水平,可是,建制派的代表內涵欠奉,也不教人過於驚訝。高票當選之後,她多番發表體諒及支持吳克儉和梁振英的言論,甚至明刀明槍地批評其他「反政府」的議員,指責他們不懂梁振英的苦心。妙語連珠不在話下,其用字之俗鄙,語氣之市井,更是超越了市民對於議會中人應有修養的期望。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蔣麗芸身負罵名勇猛護主之心,路人皆知。我們在這邊廂廣傳她的演說片段,大力恥笑,她卻在那邊廂自得其樂,若無其事——網民的嘲諷,於她而言,有如浮雲,她的老闆她的愛人又不是網民。該盡的責,她做足了功課。

試問一個智力正常又知羞恥的凡人,又怎敢以這樣的姿態面對公眾。當我們樂此不疲地針對她的時候,她成功地為當權者轉移了大部分的視線,一如當日特首競選,大家都在談論「你呃人」和「呢度係我主場」這些幽默金句,而無心細究唐、梁二人的政綱理念。於是,我們忽略了長毛在被她打斷發言之前,到底在質疑誰,又在質疑甚麼,他的風頭完全被蓋過。結果,我們腦海裡,只剩下繞樑三日的錄音帶,重播著「你收聲啊」、「你係咪傻架」、「你都神經病」。

不但戰略性明顯,一石其實還能擊殺二鳥。蔣麗芸雖然做不到言必有中,但她所建立的「大婆」形象,很能俘虜對政治認識不深又喜歡以主觀原則來對待時事的無知婦孺。這一類型婦孺,與人討論不重視講理據講論點,中氣跟聲調比內容有理與否更重要。而且,往往自覺忍辱負重,散發著「擔起頭家」的含辛茹苦,唔知頭唔知路的師奶們,就禁不住投射自己的酸楚,覺得「梁振英作為一個經常在外面工作,飛來飛去的男人,又怎記得那麼多事情?不少男人連結婚紀念日都會忘記!何況是個花棚?」這樣的論述,不論在齊家還是治國都很合用,生了「唉,我老公都係咁,又可以點呢」的同理心。政治大事,在蔣麗芸的摻和之下,成了一筆講人情重貞操的小插曲,正經八百,似乎就不是唯一方法了。

蔣麗芸出於自己深愛梁振英的私情,默默為對方當爛頭卒,是她的事情。可是,香港人跟梁振英,不但沒有情,更有著厭惡,有著不屑,有著憎恨,根本不必忍。為了破壞她的如意算盤,以免她與她的民建聯構思的奸計得逞,由這一刻起,我們很應該視這小丑為一塊透明玻璃,能多視若無睹,就多視若無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一月 23,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