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熊狼相煎的潛台詞

今期陽光時務刊載劉夢熊專訪,成了城中熱話,大家都為他怒罵梁振英而樂孜孜的。在食花生的同時,我們必須緊記一點不變的法則——全部人都只是一顆顆棋子。在大陸官僚左派政客身上,獨立人格,自我看法,所謂因「實在睇唔過眼」而化身正義之師之說,是絕對不可能存在的。

劉夢熊向來自詡「建制開明派」、「中國人民派」,是正義的化身。他原則清晰,自我定位鮮明,把愛國二字掛在嘴邊是他的印記,即使全部人都知道他當初穿著泳褲游泳渡水來港避難躲災。他自覺文筆暢達,辯才出眾,具備舌戰群儒的條件,所以敢言無懼,熱衷出席各式各樣的座談會、講座和論壇,是很多建制派也不敢接受邀請撥冗出席的《城市論壇》的座上客。

昔日,他不遺餘力地為梁振英拉票,即使換來對方的劃清界線, 還是懷著滿腔熱誠,靜待對方報答自己伯樂大恩之日。在劉夢熊的眼中,梁振英的一登龍門,說不上全依仗他,也賴他拉上有力的一把,投桃報李,兌現支票,當然是政治中人的慣常動作。

可是,拖著拖著,半年轉眼過去,梁振英並沒有讓他嘗到任何甜頭,已視他為棄卒。可見今日一幕夢熊噬蠢狼,醞釀已久,不是偶然,其來龍去脈在專訪中已經交代得甚為乾淨,在此不贅。簡而言之,還是擾攘了半年的老問題——誠信。

在「飛鳥盡,良弓藏」的典故中,獵人沒有對那把弓許下任何承諾,在「狡兔死,走狗烹」的典故中,走狗也沒有得到過必然有活路可逃的應允。利用價值失去了,人的價值也隨之而失去,現實不過,若「與前世而皆然兮」,夢熊又「何怨乎今之人?」可是,按劉夢熊的清楚記憶和口供,梁振英說過讓劉夢熊進入行會,則切切實實存在。梁振英當日為借對方人脈拉攏傳媒口舌,下巴輕輕,在對方真的為自己前仆後繼地籌謀搭橋了之後,「過橋抽板」不認帳,當然講不過去。

梁振英是共產黨的人,背後有他自己的人事網絡,和權力板塊支撐,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因此,劉夢熊之所以能如此無畏無懼地跑出來喊自己被騙,喊自己手中握有黑材料,不可能是一時意氣之舉。如果大陸那邊廂,沒有人對梁振英有微言甚至失望,劉夢熊此舉,必然會遭到點名批評或私下算帳的懲罰。所以,他的施壓,不但代表著自己因「大話精」失信而無法入行會的不忿,更重要的,是提醒管治能力奇差的梁振英要醒醒定定——偶像是由經理人捧上舞台的,經理人當然可以讓他摔回凡間去。

因制度的不公不明而竊據要職,自然也得承受被存在於枱底的千絲萬縷的纏擾羈絆的惡果。當初以為世不齒的手段提昇民意,又隱瞞大宅僭建,把柄被別人抓住,日後隨時被威脅,也是自然不過的事。抓著他把柄的,雖然目前只有劉夢熊一個,但有力或企圖拉他下馬的,必定大有人在。

我不肯定以劉夢熊的地位,他的控訴,是否象徵著北大人已對梁振英感到要他「腳痛下台」的極大程度的不滿。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們在看的,是一齣「狗咬狗」的內鬥戲,兩個扯線木偶,都不可能「一絲不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一月 29,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