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病人日記——中港融合驚恐症

近日接觸了台灣作家楊逵的小說,他那展開臂彎擁抱新思潮的姿態,單是幻想一下,也覺得混身不對勁。

也許是因為自己從來沒有夢想,便份外恐懼那些懷著滿腔真誠的赤子。沸騰的熱血,美好的前程,光輝的烏托邦。我禁不住冷,只能回贈一串哆嗦。沒法子,有夢的人太多,量多之餘,又在任何地方任何時代,都碰得著。因此,懦弱之輩若我,則置身任何地方任何時代,也只得尷尬又惶恐地活。

在約一個世紀之前,西方思想東漸。今日中國共產黨雖然成了魔鬼的近義詞,當日的建黨先烈們,卻都是愛國愛民的赤子。其時國勢頹敗,急需匡治,大家都忙著以自己的學問與見識,冀盼能抗殖自強,為中華民族謀求一條出路。在讀到了聞所未聞的新學說馬克思主義之後,當時的知識分子認為它可以搬到現實裡去救國,也就紛紛成立共產主義研究小組,共商國是,陳獨秀跟李大釗,就是例子。

在國民黨體制腐敗的社會環境之中,他們都對還未被癡迷權力者化其為以極權控制國家與人民的工具、條旨的馬克思主義寄予厚望。受馬克思主義影響,文人志士往往下筆就是批判資本家、地主階級、剝削者,歌頌勞動者、農戶農民、低下階層,目的是藉著文章宣揚他們認為於國有利的訊息,鼓動革命,對抗專制政權(當時的專權者是國民黨)。自稱人道主義者的楊逵身處台灣,自居左翼,著有小說《增產的背後》,描寫礦工生活,又著有《送報伕》,刻劃老闆虐待員工的無情無義。讀過他的小說,不難感受到與他同時代的人的作品字裡行間所散發的由衷自信,滿懷希望。那種流瀉得一地都是的真摰,不同於不論是大陸、蘇聯還是東歐共產主義國家的共產黨政權為宣傳而製作的「樣板文學」,記載著初接觸新思潮的知識分子的大受觸動和啟蒙的過去。所以,即使題材大同小異,看得人不禁生厭,有鑑於其情之真切,我也不忍大加恥笑。

寬容,不過因為既然一切已成歷史,暴躁,則因為天真的人和他們的嘴臉,毫不陌生。

說好的美好世界沒有來,令人髮指的悲慘世界卻日日上演。共產主義被扭成了社會主義跟馬列主義之後,已成不義者殘民自肥的利刃。花了幾十年,世人都識破了以謊言包裝的毒藥,不再期待夢想成真。然而,單是在香港,這麼一塊小浮萍上,猶如昔日吹捧馬克思主義可以帶領世人邁向均富社會的癡人,還在說夢。

大中華萬歲,血濃於水,中港一家親,包容到尾和諧就會來。認真細究,執著這些不切實際的夢囈妄語,鏡花水月的人,和曾經迷途的馬克思信徒不但沒有分別,甚至更加無可救藥。昔日的愛國者,槍口對外,自己又拿不出甚麼靈丹妙藥,瘋了似的在紙上談兵談出個禍來,也尚可以原諒。今日的香港人,眼見大陸人劣行多得罄竹難書,中共官僚毀人家園擄人妻女,還堅信自己可以感化對方,覺悟前非。縱使對方死性不改,他們也像大長今一樣以不屈不撓,永不言棄的精神積極發揚大愛,就是預計到眼前無路可進只得同歸於盡也要攬在一起——我知你們「一心向明月」,事實卻是「明月照溝渠」嘛。

今日打開電腦,不是熱血前人的小說,而與我生在同一個地方的人的厥詞,竟更勝小說——再看多幾眼,又覺混身不對勁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4,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