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以彼之無恥,敵彼之無恥

12678-659078

香港大學施德堂學生會自行印製的宣傳單張

「多行不義必自斃」的說法,指望上天會懲罰惡人,而世上卻永遠充斥「殺人放火金腰帶」。

陳冠康跟譚振聲很無恥,人人如是說。作為正義主流眼中的反派,他們越無恥,就代表他們越成功。到了這個年歲,對於無恥的人,已經感到麻木,畢竟見得多了,就覺得義正辭嚴的措辭,其實沒有任何意義。

對付無恥者,只能跟他們鬥不按正常規矩行事,最壞情況,當是自立門戶,推倒現有的錯誤。的確,這樣的代價不菲,所花時日亦長,但擁有群眾支持,這些都不成問題。中共建國之前,大家都覺得國民黨黨政腐敗,官僚無恥,因而把希望寄放在革命一方。不論是法國大革命還是共產黨建國,領導者與民眾所作所為也不合前法,但歷史與現實給我們的答案是,勝者為王,英雄莫問出處。

公投的目的是表態。當公職人員的行為無法符合其服務對象的期望,後者自然可以停止賦權。假若今日某民間組織舉辦公投,而非舉辦人數永遠徘徊在十萬八萬的集會,以罷免梁振英為議題,有三百萬人投贊成票的話,這個公投即使不是由香港政府主持,它的價值都值得肯定,而大陸那方,也必然會禠奪梁振英的寶座。二月六日之集會,數目約千,陳譚二人當能自行詮釋數字,把其餘會員都當作不反對派。

要取得群眾支持,就得把群眾捲進漩渦裡。而要達到以上目的,影響他們的利益實乃不二之法。兩男爭一女,為的是愛情的利益,兩國爭一城,為的是領土的價值。戰爭之無日無之,還是因為牽涉到個人利益的時候,沒有人能逃避為捍衛自己的利益而戰。

香港大學施德堂現屆學生會莊期終結之日本來就在月內。按照憲章及慣例,學生會需舉行會員大會,正式卸任,然後下屆學生會才可以履新。然而,是年的會員大會,卻因評議會主席譚振聲拒絕委任選舉監察官而無法合法舉行。由於舍堂學生會出缺,大小事務將無人負責,正常運作亦會大受影響, 學生會發起集會,邀請堂友及相關人士於二月七日下午五時到校園裡學生會辦公室「圍剿」譚振聲,務求迫他就範,指派監察官前來完成以上程序。寄居施德堂者若我,切身利益受損,不關注是不可能的。

於是我走了堂,出席是次集會,只為當個目擊者,並沒有意料過譚振聲會如大家所願,賣施德堂一個「人情」。畢竟,種種無賴的行為他也做過,人格評分早已創了新低,再躲一次,也差不多。尤其是,擔任新選委會主席的施德堂外務副主席徐莉嘉屢屢「跟他對著幹」,是反對他的陣營裡的中堅,施德堂自然而然的也成為他的眼中釘。

是日一眾堂友身穿hall jacket或hall tee,在原定地點守候著。學生會帶領大家做的,都是一些無實際功效的舉動——一個一個地排隊遞上寫了agenda的紙和喊口號。一切如常,沒有突發的花生。施德堂學生會把過程拍攝了下來之後,上課的上課,留守的則為留守而留守,行禮如儀。

有人說,最壞的時候未必會到。其實,最壞的時候,早就來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7, 2013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