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孩子,我很脹,但我餵不來。」

12678-659226

林輝Facebook狀態更新截圖

「孩子,我很脹,但我餵不來。」

初為人母的媽媽,身體會製造母乳,因為在沒有奶粉的世代,嬰兒只能咬媽媽乳頭吮那奶水維生。今日人類還未進化到連母乳失去,所以,人母的乳房在分娩後多會「升cup」,還會感到腫脹,即是我們常常聽到的「谷奶」。

可以選擇的話,哪個香港家長甘心情願把骨肉扔給沒有人奶可餵的老爺奶奶照顧,只是生活迫人,唯有逆來順受。因為家室而影響工作效率,上司已經不悅,有了孩子之後,身為媽媽的打工仔要兼顧的更多,壓力亦更大。產子前後的假期不但僅有十週,待在家中的時候亦不見得是安安樂樂,要一直捧著notebook回覆電郵和跟進計劃書,皆是等閒事。夫婦二人收入有限,要個安樂窩,就得供個單位,當全程媽媽相夫教子是天方夜譚。

醫護人員跟營養師說,今日一罐罐的奶粉,滲雜了很多化學物質——其實,沒有一位媽媽比你們擔心得少,沒有一位媽媽以為奶粉比母乳好。但是,既需要上班,也就必須任由母乳漸漸停產。當沒有母乳可以餵給孩子,奶粉自然是唯一替代品。

這個世界的確很大,給予專業醫學意見的確很好,言論自由也的確很重要。但是,提倡母乳餵哺,別在這節骨眼上。一個人死了全家,其實不會活不下去,只是,這樣激勵人心的安慰,不必在塌樓地陷的災難現場以悲天憫人的語氣高叫。情緒需要疏導,而非刺激。

「我講印度殖民地史,話印度人唔會眷戀殖民地,佢就當我講緊香港人唔應該懷緬殖民地;我轉述馬來西亞朋友對母乳o既睇法,佢又當我講緊香港o既奶粉同水貨客(我真係唔知有咩關係)。」林輝說,香港人很敏感,暗指自己「食人奶論」被上綱上線。我只是一個極普通的人,普通得只懂避重就輕,不懂對身邊的人曉以大義——而人類亦的確好敏感。所以,我恐怕當我講植髮公司,身邊的人就當我笑緊佢M字額;當我講長得高適合打籃球,身邊的人就當我睇唔起佢矮。或者,要怪只可以怪中國文化太敏感,竟然有句老話「崩口人忌崩口碗」。

最後,我衷心希望以全地球人類福祉為首的左翼能加大力度向大陸人灌輸母乳餵哺的莫大益處,成就大我。如此一來,可以讓忙碌的香港家長少點憂愁,選擇哪所playgroup較好,已經很費神。另外,大陸的大人毋須穿梭兩地,惹舟居勞頓之苦,而食母乳的小孩,將來體格更強健,即可勇猛衛國。那麼,中國崛起跟小日本被打倒,也指日可待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8, 2013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