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突然又已一年

 

快要迎接農曆新年的家居,那癥狀是極為顯眼的。它忽然生氣盎然,四處植物,紅通通一片,水果零食滿佈,而它的主人則極度克制,心頭氣結也會盈著笑,在房中發了瘋了的責難孩子,步出客廳也能馬上變臉,彬彬有禮的分發利是。若這樣的國粹,是人所能及的水平,則人們不在農曆新年的期間,也能如此一團和氣。保持心境開朗,原來並不為著盡快和好人與人之關係,暫時不另尋短見,原來也都害怕不吉利,害怕影響節日氣氛, 都只因為習俗。若果如是,農曆新年何妨無限延期。

心情佳,花錢也就花得零舍疏爽。毫無功用的「應節」生肖公仔大收旺場,侵犯肖像權的各式卡通人物公仔無一例外。有趣的是,越來越多的更是與節日毫無關係的商品,維園年宵,半邊成了工展會。謀利者經營商店或競投年宵攤檔,賺的都是輕易從消費者指隙間流出來的錢,也是多得習俗營造出來的快樂情緒。

購置了一堆花花草草,左一瓶右一盆,不是蘭花或桃花,就是香水百合跟水仙。意頭這門子東西,像「以形補形」之說一般,是從來不講邏輯的,卻又最多人重視的。蘭花為花中君子,象徵高潔、純樸、俊雅。水仙它寓意吉祥、快樂、幸福,充滿生氣,我家年年都買,偏是今年沒有。我深信在過去廿年,我尚可接受的人格水平與僅餘的笑容與幸福感都是由這些花物勉力支撐的,如此一來,農曆新年一過,我大抵終可告別塵世了,不論是死於人格破產還是極度抑鬱。

祈福求神到黃大仙面聖,非我家傳統,因為大家都是無神論的。揮春對聯與賀年歌曲,同樣是可有可無的裝飾品,所謂祝福,寧可信其有。多年以來,我未嘗事事遂意,心想事成,好心得好報——大概我沒有像信教般believe,只停留在低等的trust吧。

我不嗜甜,也懶食零食,所以全盒裡的糖果朱古力瓜子,於我如無物而已。唯糕物諸如年糕、蘿蔔糕、馬蹄糕等,可口味美,成了過新年的最佳動力。然而,既是食物,則不是非節日才買得到食得上,那節日的重要性,則又褪減無妨了。

近來因入讀大學之故而寄居在外,間中回家猶如短途旅行。因見面之難得,與家人磨擦則極少,誠為樂事。苦新年假期,滯留在家,日夜被騷擾及指責的頻率又彷彿回到了年多前的歷史紙頁裡。最怕那些父母權威口吻,些許把柄也要抓牢然後無限放大,例如「你又唔著衫,睇你幾時冷病」,以過足他們期限早至的「父母癮」。結果,新年於我,其意義除了是年復年地察覺自己的老去,還添了一重覺悟孤獨的自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12, 2013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