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香港人就是敗給自己的天真

12678-659487

呂大樂教授於明報撰文,表示鄧小平「當年構思一國兩制之時,根本沒有考慮過中港兩地出現融合時所可能產生的矛盾與問題」,所以今日香港的亂局,非其意料之內,更非其初衷。可是,到了今時今日, 事實已清楚地告訴香港人不能再盲信「一國兩制的目的是讓香港成為大陸城市的借鏡」跟「善待香港是為了向台灣示好」這樣的連篇鬼話。

沒有始料不及。在崇尚權力的統治者眼中,香港自治根本只是一個假大空的謊言,一國兩制設計者與執行者早就知道它虛幻如《哈利波特》跟《暮光之城》,只是樂觀得不識現實殘酷的香港人願者上釣,一廂情願地幻想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存在,幻想自己被吸血鬼跟狼人爭奪,幻想有了《基本法》有了高度自治的承諾,馬就能照跑,舞也能照跳。當香港成為了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兩地必然有朝一日接壤,這就像鄰居之間終有一日會碰著面一樣順理成章。當一邊是不講衛生又夜夜笙歌的住客,一邊是具公德心又作息定時的住客,前者自然嫌棄後者自命清高,後者自然厭惡前者污染環境騷擾他人。雙方起爭執的可能性極大,這又有多難考慮得到?

遠離大陸,堅拒大陸化,面向國際,保持國際化,才是香港進步發展的不二方針,中共不會不了解這一點。然而,這十六年來,中共從低調走向高調地逐步介入香港事務,說好的高度自治,越來越流於一紙空文。若真要「充分利用」香港,大陸好應仿傚日本人牧養和牛的方式治港——給予牠們一大片草地甚至播放怡情音樂,好讓牠們能自由自在地走動,生出脂紋分佈出色的上等好肉。偏偏,中共對香港的佔有慾之強,令它無可避免地暴露了自己兇殘的真面目。中共為求令香港「真正回歸」,在經濟、社會、教育等方面多管齊下,又是籠絡又是強迫地加速兩地融合,即使香港人最後根本不是今日意義上的香港人,也在所不惜,結果就鬧出了今日社會分化矛盾日劇的僵局。看著今日墮落的香港,台灣又怎可能有信心接受「一個中國」。

我們明知《基本法》無法力敵不講誠信不講法治的政權,明知香港的新聞自由的世界排名已在下跌,明知梁振英「身家清白」,可是,到了現在,還有很多人跑出來說,我們要相信《基本法》,相信一國兩制,相信港人治港。聽著這樣的論調,我們又可以如何反應?他們不要社會添亂,只要循序漸進,只要和平理性,最期望的就是無風無浪的過日子,還覺得中共待香港不薄,香港有義務「硬食」大陸人種種劣行。當香港人的槍頭尚未校準,莫說開戰,連奢望擦幾下槍然後意外走火的機會,也渺茫得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16,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