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我不是中產,誰是中產

542853_10200258924251319_1188036266_n

在人頭湧湧的海洋館裡,我們在湛藍中瞧上一尾虎鯊徐徐游過便感到無比激動,便覺得牠是魚缸中的霸主,氣勢萬千,同樣在游的其他魚群,都顯得像生下來就是被嚇被欺負的低等魚類。然而,放眼廣闊無垠的海洋,小小一尾虎鯊,根本只是弱肉強食的食物網中的中游分子,要數最兇猛的鯊魚,未必是牠,更不要說在鯊魚之上,是那最擅長保護海洋生態及環境的物種——人類。

曾俊華就是一頭游在深海的虎鯊。牠活在殘酷的世界,生活在受污染的海洋,躲避著隨時滅其族目的拖網,現實的挑釁像利刃,架在牠的眉睫,境況是何樣的水深火熱。牠既身為財政司,自然要在牠的圈子裡,跟牠的朋友打交道拉關係談天說地。跟身分地位相近的才俊敘舊,跟商界的同儕會晤,一頓普通晚餐,少不免開一瓶上萬港元的波爾多酒莊出品,動不動就預訂幾份產自裡海的魚子醬,開支如此大,身家自然難望積厚。當牠的月薪只得約三十萬港元,其入不敷支的程度,隨時連中產也不如。反觀基層家庭一家四口月入兩萬,家住新界,名牌不買,消費自律,週末才外出用膳花上幾百的話,開支基本上都算在自己掌握之內。我們不熟識牠的故事,自然不能理解牠的苦衷,也不懂同情牠的脫離現實。

同樣道理,徘徊榜末的學生,也不會體會到名列前茅的高材生那種高處不勝寒的孤獨。那又像是一種專屬武林高手的感觸——在他們的格劍聯盟會議之上,縱目四看都不會看得見徒步走路來的小嘍囉,個個也懂輕功,個個也飛簷走壁前來赴會,不是洪七公也是周伯通。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曾俊華沒有看不起粟米斑腩飯,但誰又能明他的赤子心?滿街都是小人。他逢十三歲之齡,便負笈美國留學,在外國當然比較難碰著中國菜式,未食過不令人驚詫。回流之後,隨即加入公務員架構,忙著為民請命做實事,無暇訪尋坊間美食,亦屬合理之事。能者多勞,自應當仁不讓。由於他的才能出眾,順理成章的晉升機會一個接一個找上了他,到了這個地步,不再是他不屑粟米斑腩飯,而是他身邊的人都財大氣粗,無一個肯陪他嘗草根滋味了。時光荏苒,人生就是教人如此感慨,如此欷歔,不是嗎。

高官與平民的距離越拉越遠,問題或者並不在他們身上。小人當道,奸佞處處,車公靈籤也曾如是說。曾俊華順口溜出了這樣一句:「我好了解中產,因為我都係中產」,其實是因為居高位者的資訊掌握度並不如我們想像中好,而向上通報民情的中間人往往虛報新聞及修飾現實,誤導了英明的在上位者。所以,我們必須敞開自己狹窄的心胸,給予香港政府多點支持,多點信心,好讓勞心勞力不問回報的他們真能為香港做點實事,畢竟,最後得益的,始終是我們這批心繫香港的基層。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27,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