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寫在三會戴耀廷之後

12678-660166

香港大學施德堂宣傳海報

在校園內接觸過戴耀廷三次,印象很難是壞的,因為他溫和有禮,一副知識分子的風度翩翩,分明是中產基督徒,一家三或四口樂也融融,教導女兒是只講道理絕不動粗拿藤條那類型。第一次,他單向演講,簡述他的「佔領中環」計劃,第二次跟第三次設有問答環節,他跟觀眾對談了。坦言,我對他的期待值一次比一次低,到了第二次出席座談會之後,其實已經對他失去興趣,最近的一次只因充撐場面而到場。究其原因,只有兩個,一是他欠缺演講魅力,二是他的計劃不切實際。

夢和幻想,是支持戴耀廷策劃一個實際政治行動的重要理念,偏偏,現實中的我們,從來「唔好呢兩味」。要成大事,懷有希望是好事,但是過分樂觀往往壞事。謀事者,應該做好兩手準備,並往最壞的方向設想。例如,萬一中共果真如梁美芬或梁振英所言,出動解放軍鎮壓不聽話的群眾,萬一號召者被統戰,在佔領者中當間諜攪局,萬一泛民龍頭大佬「走數」或再度走進中聯辦,萬一簽署協議書的人「走數」,他會如何應對?不少觀眾都提出重複又重複的類似疑惑,我深信他也解答得嘴枯舌爛。尤其是那個一煲湯裡得要你放點菜我又放點肉才會熬出美味成品的比喻,必然用上了很多次。

戴耀廷予大家的感覺,就是整盤計劃都按著感覺而行,見步行步,目前的游說與研討,都不過是FF(最終幻想)。所謂對談,所謂解惑,他都是一直遊花園,繞了一圈又一圈,用字雖準確,卻往往沒有正面回應對方。

最壞的情況

解放軍壓境有兩個情況,一是有消息人士暗示中共神經已被挑動,一是軍人抵達了中環準備行動。戴耀廷表示,若得悉解放軍有所動作,他便會馬上讓佔領者往各個中環地鐵站撒退,因為與事者的性命不值得如此犧牲——聞風便散,談何革命?又,若中共只是放風,則鎮壓之事未屬實,它事後必然會矢口否認真有其事,整個佔領活動則等於無端白事被瓦解掉。

戴耀廷又表示目前有很多德高望重、有份量、有地位的人已決定加入,例如何俊仁更說必要時會辭去超級區議員一職啟動公投,但其餘人士是他的底牌,他不打算一下子揭盅,打算以「擠牙膏」的方式慢慢流出具號召力大物的名單,以保「佔領中環」的輿論價值及民眾熱情。首先,民主黨人的誠信,已然瀕臨破產,堅決推動民主聽了廿幾年,「擬推動黨內年青化」也「擬」了很久,大家都無意再理會它。其次,泛民各派領頭人的新仇舊恨厚積若字典,向來好為誰執牛耳而糾纏不清,黨內政治也不見得公平澄明,要他們平心靜氣地為是次佔領行動放下前嫌,完全是過分理想化的奢望。另外,即使各方願意共坐一條船,也不代表隨著事態發展,他們不會突然「狗咬狗骨」。面和心不和,只會將「佔領中環」的成功率再拉低。

唐朝末年,藩鎮割據,流寇四竄,同為唐室之威脅。為了鞏固自身權力,站在唐室一方的藩鎮多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甚至借戰爭撈油水,以可持續的方式養敵肥己。在湖北曾擊敗黃巢的劉巨容被人勸他乘勝追擊,流寇有望全部殲滅。可是,他卻說:「國家喜負人,有急則撫有將士不愛官員。事寧則棄之或更得罪,不若留敵以為富貴之寶。」有些人就是靠將香港民主與中國民主緊密連繫來「呃飯食」,不知不覺,也就數十年過去。但是,戴耀廷對他們尚有信心,相信他們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他偏不理解一點不少港人已經看透的,就是人可以變質,民主可以是生意。

戴耀廷自嘲自己很天真很愛發夢地說,相信非政圈中的人,例如牧師,例如律師,能起帶頭作用,警醒全民,一層一層向外感召。矛盾的是,他一方面說每個人都具影響力,佔領行動不要領袖和風頭躉,一方面又說當有一個人被滲透被收編,行動可以換另一個人上去取替,放棄那個背棄信念的人。 如此一來,當曾經起號召力的人見風駛舵,跑去舔中共的屁股,整個示範作用豈非隨風而逝?有地位的人都覺得爭取民主無望,中共敵不過,基層與小中產,還談甚麼佔領?大家必然心灰意冷,回家「我有我的生活,你有你的忙碌」下去。

戴耀廷以上的標準答案,與我期望的言必有中,一針見血,相去太遠矣。可悲的是, 在實際操作開始之後,變數與問題必然比大家見前所能設想的更多,今日不理清,他日必一團糟。 

甚麼算佔領

我們無法避免地談到,究竟是次公民抗命的底線設在何處的問題。能有多激進,要有多克制,是佔領活動會被看作是暴民鬧事還是中產醒覺的關鍵。戴耀廷主張,有多溫和要有溫和,有多克制要多克制。當有人問及他那個經典兩難情況——救護服務因佔領而延誤時,佔領者該當何罪的問題,他很坦白地卻又很不自覺地,自曝了佔領運動必然失敗的伏線。

他回答道,佔領行動最理想是避免妨礙港人日常生活,佔領不需要是無序的,不需要是真佔領。佔領的同時,要讓出行人道,方便大家走動,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守秩序。這樣的說法,無疑是逃避現實,跟他曾經在訪問中說的「運動目的一定不是挑戰北京權威,一定不是打倒共產黨,一定不是梁振英下台」一樣無稽,難免惹人訕笑。

「佔領」的詞義,是霸佔,是佔據。問准了才行動,給足了對方時間籌備如何應對,就不是動真格,就不是真衝擊,只是暫時租借那片地來擺攤位和唱K,僅此而已。試想像一個小孩看上了你手中的玩具,但因為家教嚴格,他相信結果會是對方友善地拱手讓出玩具,所以先有禮地詢問了你「我霸住你舊玩具得唔得啊?」,後以大半日的時間暖身,再蹲身作起跑狀醞釀衝向你的情緒,還揚言到最後,他連伸手去搶也不必,事情會圓滿又和平地解決。你會找其他朋輩來幫忙保護玩具,先食茶點再回來思考如何拒絕,還是直接摑醒他然後大力恥笑讓他淪為整所幼稚園的笑柄?

起義必然需要資源,孫中山當年四處奔走,就是為了籌措革命經費。那是四萬萬人民之事,是社會共業,也就無法去政治化,無法花心機在擔憂對手的誣蔑之上,因為拿著銀兩,抓著槍桿,才有話語權。 但是,為提防被騎劫,戴耀廷竟然說,捐錢要設限制。他提出,每人最多只能捐助一千港元,因為大款若黎智英或外國勢力慷慨解囊,就會等同沾上了政治污跡,就會削弱「佔領中環」的高尚中產乾淨政治風格,影響大家對「佔領中環」的評價與支持度。

按他的邏輯,按他的理想化傾向,我估計全香港有七百多萬人,每人籌旗一份,也就能集資七千萬——這是何等壯觀的善款數字!這更是一場前哨心理戰!這浩浩蕩蕩七千多萬元在手,中共又怎能戰勝洶湧民意!

低估了中共

戴耀廷所重視的制度先行確立,固然有助塑造本土政治文化,也會影響香港人對民主跟普選的想法,但問題是,在這個風頭火勢,對方即使接受了所謂普選方案,也不代表它會按規則來出牌。歷史上,國民黨聯俄容共,本來是一番好意吸納有能者,卻遭共產黨反滲透,養虎為患。中共是分化滲透跟挑撥離間的專家,反口覆舌說謊造假,不停地「今日之我打倒昨日之我」,都不是新鮮之事。

要求中共履行承諾尊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根本就是癡人說夢。香港跟中國,一日是「你做大時我做細」的主從關係,一日也不可能脫身自保。大陸左抓一套血緣關照論來羈糜港人,右提一套君臣權威論來打壓港人,港人不把自己摑個清醒,跳出牢籠,自然只能坐困愁城。眼界不夠闊,視野不夠廣,當然只能設計到以和平佔領的方式作為與中共對賭的籌碼,只能展開一場單純的博弈。

低估敵人的能耐,哪有不死之理。翻幾頁歷史,就不難看清對手的強大。「我曬冷你實驚到震啊!」是強弩之末的唯一一句遺言。佔領計劃,胎死腹中,自是不令人意外的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三月 4,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