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以物易物在旺角街頭

12678-660189

旺角行人專用區,有人舉辦以物易物活動

八點左右,旺角街頭。瓊華成為歷史,暫時空置,行人專用區則總是充斥圍成時大時小圓圈的人潮。

是日,少數青年就在兆萬門外,辦起了以物易物。以物易物,是人類在實體貨幣尚未流通的時代,交換自己心頭好與必需品的方式。有人在廿一世紀商業發達的社會裡重推,明顯就是以逆流而行的姿態,來控訴現實中龍頭企業壟斷帶來的禍害,連鎖商店聯手造價操控市場的不公腐敗。積累大量資本的人羅織了一張巨網,它從天而降,滲入每個人的生活之中,大部分人都無力抵抗,更莫說是脫逃。

在外國,以物易物跟古著店一樣,越來越普遍,鼓吹的原因除了「慳得一蚊得一蚊」,還有循環再用和物盡其用的環保概念。更別出心裁如法國人,在三年前左右,更曾鼓吹「以性易物」——某男子徵求補習學生,學費是「擁抱」,還有更多的人,提供服務由裝修、通渠、到寫電腦程式和教鋼琴都有,想換取的是「擁抱」、「片刻溫柔」或是「一夕纏綿」。不論是以性交當貨幣,或是穿戴別人用過的二手物品,其實都是等價交換,你情我願,不涉及金錢的正當買賣,何況,妓女也是自古已有的老行業。

等價交換,在沒有公證行沒有錙銖必較經商者的情況下,人們能依仗的,就只有自己和他人良心。席地而坐的白衫主事人狠話講在前頭,清清楚楚地表示,大家只須憑良心放下與自己心儀物品價值差不多的物品即可,他不會干涉,所以大家儘管放心選貨。我駐足了五分鐘,有一位青年興味甚濃,蹲了下來,打量地攤上的舊物(不少物品看上去是甚為光鮮的),然後放下了兩張《百星酒店》電影換票證就取走了一枚鋼錶。

然而,更多的旁觀者,卻是質疑與嘲諷。好多個上了年紀的「中年膠」站在主事人眼前吃吃笑,覺得他是個騙子,又恥笑他天真,心有不甘地「詢問」他若自己拿一塊他認為是外星飛來的石頭來換走地攤上的物品是否可行。主事人彬彬有禮地應對中年阿叔的挑釁,說了九千多次的悉隨尊便,強調重點是「對得自己對得人」。可是,「中年膠」不欲罷休,還繼續列舉各式各樣光怪陸離的可能發生的交易情況,糾纏不息。主事人的耐性無限,但是,圍觀群眾中的少數青年,也開始向那位「中年膠」投以不屑的目光。大抵,他們也像我一樣,按捺著衝動,阻止自己想衝前去問那位「中年膠」一句:到底他的理解能力是否低至一個不能理解何謂「憑良心」的極低水平。

以物易物的意義,其實一點即透。那就是在節省金錢和支持環保之外, 重新建立買賣雙方早已拋諸腦後的信任,而非只依賴和著緊萬一有甚麼差池時該如何循合法途徑申訴。防人之心固然不可無,但「最高的法律是良心」。依賴嚴刑峻法束縛效力來維繫社會秩序的社會,並不代表它很安穩很繁榮。當人人也懷有戒心,也在恐懼得要死時,買賣雙方之間則不可能存在互信互助的精神,當買斤豬骨差欠幾毫也不被允許,也會惹「走數」之嫌時,我們永遠不可能回到買少見少,賒帳若等閒的黃金時代。

黃金時代已逝,整個香港也心知。社會在變,人心也在變。但至少,當有這樣一次契機的時候,我們不必馬上亮起電話,啟動某程式,查看《百星酒店》是否仍在上映,撿起那兩張電影換票證檢查是否過了限期。因為,只為著這樣一樁無關痛癢的小事,而通通成了先入為主覺得對方在行騙自己的真小人,是一件相當可悲的事情。當某日以物易物可以大行其道,這冷漠的城市多添的不單是一點情趣,更是塵封日久的人情味,那將比聽聞老店快將捱不住貴租而連忙光顧來得實在和有意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三月 5,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