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差顆句號一切就完整了

從前的你總是會把我這裡的廢話仔細地閱讀,今日既已是今日,也就不再像從前。誰也不會看,不會再看,一切也不相干,不再相干。所以,在一個公開的平台正式埋葬曾經血肉淋淋的歷史,也不過是只對我自己有些微膚淺的意義的動作。

到底是明知舊小說沒有下文所以看到一半,擱在一邊,還是因為娛樂太多樣人心太不足而讓它淪為一冊舊小說,其實都已經不再重要。逝去的回不來,何況能夠追回,也不代表故事的結尾不是再見。

因為人們道別多會說聲再見,於是忽然我又想起戛然而止的這個故事。連再見也沒遺下一句的你,乾脆地築了一道牆,讓我找不著你,大抵是不如不見的意思——縱然,我當時也已經沒有再糾纏下去跟說清說楚的打算。然而,出於可恥的過分的自我膨脹,我覺得自己再不堪,也尚且值得一個理由。所以,還是一直介懷著這不辭而別。

而事實是,終結只需要隨便一方圈個句號,並不需要再跟誰解釋。我不心息,只是因為我想確定,在自己手中剩餘下來的,是因傷害背叛而生的憎恨,還是不再抱有任何期望而完全放下的知難而退。但原因其實是甚麼也好,於對方而言根本沒有分別,因為懸在面前的答案分明只是「我唔想再見到你」,沒有一字多餘。

人自私,怕的只是自己良心的責備。因此,得悉你的近況很不錯我就感到極其的安樂。至少,這證明了我不是一塊毀滅性的巨型殞石,在你胸間遺了很深很深的一個坑洞。我已經受夠了這種自找的折磨。在這之前的半年,每次走在校園,我也是膽顫心驚的,因為害怕碰著見得太習慣的面容,害怕跟曾經最熟悉的人之間份外生疏的尷尬,害怕自己不夠從容不迫,即使明知極度陌生的你已經不屑再跟我有甚麼瓜葛,也不會要求我交代這一邊廂又過得如何。今日的擦身而過,突如其來的意外,毫無防備的,胸口彷彿被拳頭搥了一下,久久不能釋懷。

我得對自己坦白。在那一剎,我只想急步跑走,或是,找個洞往裡面鑽。大概,於心有愧的我,永遠也不會抬得起頭來面對曾經傷害過的人。就算感覺已經完全淡了,感到的並不是痛,強烈的可惜感和罪疚感卻無法壓下去,尤其是我並不是獨自走在路上。就算這可惜感隨著人來人往的代替與填充,還是會跟孤單一樣,被漸漸漂白,我還是很想說一聲對不起,以減輕自己的孽。

孤單是永遠的,不論跟一個很愛的人在一起,跟一個不愛的人在一起,跟一大群人在狂歡,還是跟自己的影子在對峙。你曾經讓我感到少一點的孤單,我為此還是會感激,因為我就是那種只能透過他人擷取勉強的體溫來維持自己的體溫的人。儘管當過去積累至一定厚度的時候,我往往就會生起想把書頁狠狠燒掉的念頭,我還是會惦念你和我之間值得惦念的小部分。問題都在我身上,都是我總學不好,教不善,每一位過客為我寫過的隻言片語,段落長也好短也好,腳印或是深或是淺,那字字都是不可或缺的。

我曾經和仍然希望我們可能成為朋友,只是,無關痛癢的一廂情願,不配得到對方的允許。我沒法可以做甚麼彌補過失,也沒誰再需要我的將功抵過,所以,我只求你的新陳代謝足夠強大,強大得已經真正的把我原諒或遺忘,僅此而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三月 7, 2013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