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注定的「階段性勝利」收場

12678-661744

曾經看過《動物農莊》的人,應該不會不知道一眾動物為甚麼要團結起來奪農莊主人的權。要發動鬥爭的原因從來簡單,就是大家都走投無路了,三餐不繼,或是身體所受的苦楚大得受不了了,迫得瘋了,結果只得抱著將統治者拉下馬甚至取而代之的決心,拋下原有的僅餘的地位和薪金。

人類的本性就是貪,貪圖的除了是越多越好的錢財,少不了安逸。只要想像一下,《動物農莊》中的豬、羊、馬、牛一堆動物中,在被剝削得盡處時,忽然四方農莊的動物都聞訊趕來,高喊著「一方有難,四方支援 」的正義語句,又是贈糧又是捐款,風風火火的,牠們必無復有破釜沉舟的決心。

且當故事是虛構的,而歷史卻是真實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前,共產黨跟國民黨比較,就明顯是較窮的那方。他們也自稱自己都是無產階級,因而到處宣揚農民如何深受地主跟資本家的盤剝之害。這種擺在眼前的慘況,令大陸廣大人民動容,無奈,在日本侵華之後,整片大陸基本上已一貪如洗,誰都拿不出救濟的款項幫助這批無產者。如此則塑成了一個循環,尚算富者,更加可憎,份外貧者,尤其可憫,共產黨能抓的人心更多,政治動員力量則更大。如果,當時蘇聯不知怎地特別疼愛中共,一擲千金,把這批共產黨的貧苦大眾從貧窮線下拉上來,無產階級沒必那麼無產,催淚的戲碼也必沒那麼催淚了。

故事中的豬群後來染上人的自私自利德性,墮落腐化,自是後話。豬群未經歷大眾對他們的人格考驗,就被推舉出來當領導,縱是經協商議論選舉出來,也是未能完全符合健康民主制度標準的。今日工人把貨櫃碼頭堵住了,當然也沒有取代李嘉誠的能力,在抗爭之後,成為好豬或是壞豬都沒有可能。所以,更應該把魯迅的「拆屋」口號喊到最響,以換來「拆一下窗」的薪金上調,讓老闆為自己的刻薄付上算不上是代價的「代價」。

當然,薪金上調之後,老闆極有可能會在其他方面開源節流,繼續剝削員工,例如每人多給了一千元薪金,卻削減掉三分之一的人手,或是增加他們的工時,再縮短他們的休息時間,將貨運碼頭化成集中營。到時候,苦難再降臨到遭受不公平對待的勞動者身上,痛到了某個程度,必然刺破皮膚表層,直達骨肉。規模更大的另一波工潮,自然會應運而再生,所以這不是我們無切膚之痛的人需要擔心的事情。

可悲的是,目前的工運模式,則未必能迫出最有利勞方的資方回應。各界動了同情心,參與募捐,表面上強化著眾志成城的美好幻象,實際上,卻是又一次重蹈「反國教」的覆轍。當時網絡上,也是流傳著這幾日也開始流傳著的一些「The city is dying, but not dead!」、「香港人,係有希望架!」、「香港人,有良心!」之類的正面評價,然後挾著取得階段性勝利的凱旋姿態,和理非非的散場,各自各歸家食晚飯。

社會運動的舉辦方式一成不變,政府跟大財團的態度也相去不遠。政府看穿了大家沒有留守到真正徹回的決心,也就任你們發發神經唱唱K,到了熱潮過去,食水糧食剩很多的時候,悄然繼續它的國民教育,因為那畢竟稱不上一場意志堅決的「真.抗爭」。大財團明知事情鬧不大,工人還是和平理性的,沒有拚個你死我活的決心的,也就闊佬懶理,任你們自己消磨自己的意志。同理,目前形勢,未形成「真.抗爭」。「反國教」一役,關係的利益不切身,目前堵碼頭,關係的利益也未算切身,用陳雲的說法,就是「依然離地」。

工運不會取得真正成功,說到底,還是香港社會太富裕。工人罷工,沒糧食沒水,社會大眾都會踴躍地施援的,沒甚麼好怕,萬一他們都被解僱,飯碗不保的情況下,也許他們更會傾向擾亂社會秩序。但當他們真的暴動了,大家又會忘掉他們十多年來的辛酸,集中火力怪責他們破壞穩定。香港人就是這樣可愛。因其富裕,因其手中握有的短暫美好太多,香港人更害怕金磚一倒,亂象橫生,滿盤皆落索,所以也就按兵不動,寧當眠夢魂,不作醒覺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四月 2, 2013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