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反高潮

今時今日的祝福很輕便,很廉價,因此我以一年一度的姿態關掉了Facebook wallpost。然而,不廉價的生日快樂還是會從四方八面而來。祝福既然來了,不道謝又不大體,於是又得賣笑,回句彼此彼此。

但祝福是把人推到牆角推向瀕臨崩潰邊緣的刀。生日是最不快樂的。其令人不快樂的程度,連我這種閒來無事也以不快樂為嗜好和習慣的人,竟也因它哭了出來。我實在不是一個容易哭的人,這是眾所周知的,偏在大家都覺得最該要喜氣洋洋的日子,像今日,我竟就哭得最是慘烈。明明我在聖誕新年也可以在不屑與憎恨之中勉強躲過熱絡的氣氛,生日這麼個人,這麼不會普天共慶,我渺渺小小的,卻落得如斯下場。大抵還是把自己放得太大,對自己的情緒太敏感了。眼淚滴落到無法停下來的那種速度,在在反映著痛楚發洩出來的力度。

不少人說過,他們很喜歡我生日這日子,520,夠浪漫。但生日跟浪漫,其實是沒有甚麼關係的。我情願這只是個跟情人節一樣祭出浪漫就能拉扯帶過的日子,甚麼負面情緒也不牽涉。

在生日發牢騷與痛哭不止,大家都說我很奇怪很幼稚。我不肯定這反應是幼稚還是成熟,但肯定不會是奇怪。我只是脆弱。對脆弱的人而言,生日就是一個不停重複提示自己正在受苦受難的惡耗。大家越歡快地跟你慶祝道賀,就越覺得自己好像佔有那麼一些微不足道的位置。在人世間佔有空間是可悲的,在別人心中佔席位是可憐的,因為這樣會使你企圖自行了斷的包袱無極限的大。你死,就是自私,因為愛你的人家人會為你傷心,所以你不能死。驟聽溫暖無比的愛,根本就是羈絆一個人主宰自己生命的一根麻繩。

說到生命,世人皆說,生命是由父母賦予的,身體髮膚,受諸父母,輕生是不孝。我向來不是那種滿肩綑綁與背負著道德枷鎖的人,孝義友悌,隨它去吧,人生在世不是承受美名就是承受罵名。說到底我還是不夠自私。自私不足,想引刀成一快也無力,只能像望月那樣盼著重視自己而又不理解自己的人一一獲得他們的解脫,等待輪到自己解脫的一日的來臨。更不夠自私的是,我知道大家都貪戀塵世,珍惜生命,視長命百歲為喜事,以英年早逝為憾事,所以我也想一雙高堂安享晚年。受苦的人繼續苦下去,再多過幾年,必然會習以為常的。

我實在害怕別人為我刻意做一些事情,除了情人,因為我知道這些人生的過客早晚會離我而去。我這樣的性格,不好愛。親人跟朋友籌備了些甚麼,或者只是煮了頓飯,那刻先湧上我心頭的往往不是感動,而是愧疚。當人自知自己的生命早就立在了盡頭,繼續承受別人的關注,是一種絕對的壓力。剎那開心也是沒有的,食個酒酣耳熟若無其事的話,這陣痛還來得比較無知無覺。

我沒有抑鬱,我只是過敏,像那些皮膚上泛著紅點的病患,偶爾碰著海鮮,偶爾發病。這是年經的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五月 20, 2013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