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沒有抗爭,哪有生育

12678-665396

Facebook「向轉直資說不」群組製圖

在這世界上的每種紛爭,都是既得利益者與非既得利益者的對決。驅動人們行善作惡的,是自私自利的基因。在其位而不論道德,謀其事而不擇手段,再殘酷都不荒謬。不少家長都在埋怨直資制度這不好那不好,說到底,還是因為他們分不上那可口的一羹。

這裡是香港,這裡的任何反對直資行動都註定失敗,註定是徒勞無功。

逾數十年來,大家「隻眼開,隻眼閉」地縱容這現實又勢利的溫床,直資這顆微型罌粟才有地方可以容身——它本來這麼渺小,斷然是惹不起怎樣加劇貧富懸殊和如何助長跨代貧窮這些大爆炸的。貧富懸殊,最不可多得的是大家努力不懈的日夜灌溉。灌在種子中的麻醉藥,讓所有人都不思考,不敢腳踏實地的觸碰問題癥結,人人覺得傳宗接代這春秋大夢不發不可,人人覺得性交之後食避孕藥很不人道,人人覺得社會的錯跟自己毫無關係。更甚的是,人人都「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地站到剝削者的一方,明明自己是被剝削者,還以加入剝削者一邊為夙願,而非以追求社會公義為目標。這跟很多大陸人反共心理相似。他們反共,都是因為恨自己無法成為書記省長的一員,恨自己無法撈油水,恨自己成為被犧牲的階層,而非因為覺著這個世界理應往更好的方向走。

事實上,反對直資,根本就無異於反對這個社會的種種不公制度。若把自己的力量鎖定在埋怨個別小問題的漏洞,而不是團結起來聯手抗爭和對整個社會進行啟蒙,我們只會被僵化的社會吸納,漸漸失去改變屬於我們的社會的朝氣。反對得了一所傳統名校,阻止不了另一所傳統名校,因為大家都說,追求教學自主,是大勢所趨,政府干預是大忌。一味賺錢以求擠身真正中產領域,一味埋怨直資讓自己的孩子無法擠身社會上流,而不去批評制度和社會的問題,正是既得利益者最樂見的溫馴表現。如果無意挺身而出,為下一代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讓政府干預因各界監察和人民賦權而成為撥亂反正的巨手而非從中作梗的黑影,我奉勸所有有意生育的男男女女不要輕舉妄動,畢竟,上天那好生之德不該是如此揮霍的。

我堅稱自己討厭孩子已久,但不認不認還須認的是,其實我是相當喜歡孩子的。正因我珍惜他們,我把他們抱在懷裡覺得可愛,所以我更認為我們要選擇好一點的方式救救孩子,成全他們的美麗,讓他們脫離兇惡。社會環境這麼惡劣,生育者的條件不夠好還勉強要傳宗接代的話,根本與埋下殺生的伏線無異。要不能讓他贏在起跑線,要不就不要迫他面對早已全盤輸光的一生。被出生的痛苦,是永遠不能磨滅的。當愛護動物協會也以人道毀滅的方式處理貓狗,我們愛護孩子,為甚麼非得把他們「人道」地、「正確」地、「道德」地生下來然後撫養與愛護?這麼沉重的親切感,受不了了的,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五月 27, 2013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