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去殖的蕪,存殖的菁

要重創一個人,破壞他最重視的人或事物是永遠奏效的必殺技。中共認為,由於香港人珍視現有社經制度,若能剉傷殖民地統治的美麗想像的話,香港人就會乖乖與大陸融合。在美式英雄電影裡面,再強的某俠或超人,往往會遭遇他們的敵人或他們情人的親人的警告,強者的異能,往往會為自己心愛的另一半帶來威脅。蜘蛛俠電影中的蜘蛛俠的初戀就是這樣無疾而終——女孩的警長父親不欲她被壞人當作肉參,於死前要求蜘蛛俠放過自己的女兒,狠下心扼殺初開的情竇。中共處理香港問題的其一手段,正是如此。

如果槍的用途不是對抗罪惡,無槍自是勝有槍。廉政公署直接對港督和行政長官負責,在制度上,本來就是偏向人治的設計,猶如中國歷史上的特務組織。在皇權高漲的朝代,一切弄權機關都是依附君主的寄生蟲。皇帝撒手不理,得其歡心的太監或內閣首輔就成了主事人,皇帝積極干政,又想知道官員在他眼皮以外的舉動,就會指派手下偵察各級官員的言行舉止然後匯報。廠衛諸物,用得其所時,無疑是能成就一時太平的,正如槍落在警員手上就是維持治安、捍衛正義的剿匪工具一般。但在回歸之後,廉署的統率者其身不正,其功能就隨之而淪落到了明代中後期廠衛的水準。當香港人寧願把廉署廢置,對廉署不再尊重,中共的奸計,也就得逞。

icac

廉署花了近四十年建立的形象毀於一旦,其實是早晚的事情。因為中共處心積累地把廉署往污水裡推,目的正正就是摧毀香港人對「港英遺物」的信心。自十九世紀起,不論是開發新市鎮、引入地下鐵路、擬定玫瑰園計劃,港英殖民政府幾乎每一項政策也在在彰顯著英人的功勳彪炳,而廉署,則是其治績斐然的一個重大標誌,猶如大滿貫球手裹中那塊奧運金牌。美國公開賽、澳洲公開賽、法國公開賽等等,門外漢未必知曉,但四年一度全球關注的奧運,則是運動員最能把自己的榮耀推向高峰的要項。「香港,勝在有ICAC」這標語,與香港貪風日衰的現實改變,令它的形象比一切善政都要鮮明。中共要加強香港人向心力,必要迫他們去殖。要有效去殖,最快的方法就是醜化它。

時至今日,從麥齊光到湯顯明,廉署的舊形象已被「廉署腐化」四個字取而代之。當香港已經再無堅實的靠山可憑恃,失去睥睨國際的霸氣,大家便會想,無論是喜孜孜地跟大陸接軌,抑或是迫於無奈地、心不甘情不願地轉投中共的懷抱,投共成了東方之珠唯一的出路。就算這僅僅是容讓人見步行步的小徑,前方終究是幽暗多於康莊,我們也只得安分地接受其「關照」,因為我們要面對現實。擅長破舊立新的中共這進取的一步,有力地衝擊了香港人碩果僅存的、仍可賴以為傲的前朝春夢。

事實上,廉署是個非常成功的反貪部門,一直令香港人引以為傲。歷年來,曾向廉署取經的其他國家的反貪部門多不勝數,就是最好的證明。外國人把出色的殖民地遺物學好了之後成就超越我們,說到底,原因不全是青出於藍,只是我們自己那澄明可比大英國旗那種藍,不爭氣的日漸褪色而已。去殖的蕪,存殖的菁,是推動香港進步的不二法門。殖民歷史是香港歷史的重要一部分,它與香港的未來不但沒有觝觸,更是前人栽種給後人的樹。去殖的重點在於回歸本土,重新建構香港人的身分認同,而非黑的白的香的臭的一併清走。尤其是健全獨立的司法跟高效廉潔的公務員傳統這些殖民地宗主國留給香港的好東西,要「中國好,香港好,大家好」,就更加去不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五月 29,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