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救救警隊

12678-668932

大部分人小時候總曾跟其他孩子一起玩扮演警察遊戲。警察的形象隨電視劇跟教科書打進孩子的腦海,其時思想簡單,兵自然是捉賊,兵自然是正義,兵自然是道理。後來人大了,幻想破滅,在與老師打交道多了之後,得悉老師也會搬弄是非和講粗口吸煙;在新聞看多了之後,發現挾特首局長之名的「賢良」不一定為香港好,也可以毫不「賢良」;在認識的人也能被警隊取錄之後,意識到警察常常作奸犯科黃賭毒通通涉獵的平常,也知道了「好仔唔當差」此語的含意。這其中牽涉了的,著實不是失望,只是知道了識字卡上的黑白定型其實總會顛覆,灰色地帶總比安全地帶廣泛,而社會習慣稱之為成熟﹑世故或長大而已。

B君是我一個中學同學。早些日子,從其他友人口中得悉了他投身警隊,實踐抱負了去,當時在學堂裡受訓,我是感到平靜得來又甚為吃驚的。之所以感到平靜,是因為以他的條件想要換取的最好工作就是當PC(Police Constable)。他身高不足一米七,其貌極度不揚且看來敦厚,膚色犁黑,因能跑也會踢足球而練就甚好體格,也曾跟隨其父到地盤打暑期工,表面條件算是稱職。當年中五畢業後,會考成績達十多分的,都繼續升中六去,往那曾經以為美好的大學校園生活奔競,分數只有個位數字的,多是重讀,或是準備投身社會。在我就讀那所謂地區名校,拔尖的有,廿多分在手的有,中英不合格的亦有,總之是參差的,B君就是重讀大軍的一員。無論如何,在學歷方面,由於當PC的要求僅是香港中學會考五科合格或以上成績,換言之是五分,重不重讀也好,B君要達標,也是相當輕鬆的。

吃驚的原因是,B君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魯男子,跟我想像中的警察形象相去甚遠。而那麼一種地痞款和欠缺修養,其實又不是雅若一個「魯」字詮釋得了。

英文,他是比外行還要外行的外行人,發音標準與否已是後話,他連應用基本文法也會錯漏百出。會考英文科考試完畢後,他表示他幾乎全都是亂寫的。母語,不是從大陸過來的他亦講得不流利,一緊張時就會口吃一般,夾雜粗口時反而會講得比較順暢。問候別人祖宗上下於他而言才是最輕鬆也最常用的語法。講粗口自然不是甚麼大事,這世上不講粗口的人才是小眾,但他是那種因為語言無味又詞窮字盡所以只得以粗口搭夠句意的人。一碟菜口感好,有多好呢,May姐沈卓盈,好歹會加點比喻說那是跟薯片一般的感覺,他只會說,「屌,真係好撚好食,好撚正。」一齣電影好看,有多好呢,他大抵連值回票價都不懂得說,而是說,「好撚抵睇,好撚正,睇撚完覺得唔撚好睇,你點屌我都得。」這是暴露了有限內涵的爛口,已經超出了講粗口的範圍,也當然攀比不上林慧思老師那句「What The Fuck」。

其次是品格。他喜歡足球,也喜歡以賭博形式貼近足球。穿著拖鞋短褲出入投注站,是他在我心目中留下的鮮明形象。有人說小賭怡情,合法就沒問題了,那這筆不妨撇開不談。另一筆是嫖妓。這消息縱不過是口耳相傳,但也必然空穴來風。他自己會北上尋歡,食髓知味,也會把並非單身的三五知己帶著去,其時他還未年屆二十。上東莞深圳嫖妓,是相當多香港男性的習慣,其實也沒甚麼好抽秤,但這是一段將要服務大眾和維護社會秩序的人的過去。這些行徑雖然不是香港警員執行公職時要掃蕩取締的罪行,可是,一登龍門,過往私生活都會立刻變得正直,昔日嗜好會因為身家豐厚了和阿sir官威顯赫而收斂減少,可能性明顯近乎零。

他奉行「大男人主義」,不准女友在他面前化妝﹑穿裙﹑穿高跟鞋(竟然會有女友,也是我輩覺得震驚的事情),對女友的態度呼呼喝喝,在街不牽手,喜愛自己走在前,像一些五十歲上下的怒漢。但愛情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有人願打,總有人願捱,無喙可置。從日常的談吐舉止可知,他自命草根踏實,不談政治,不讀閒書,知道共產黨的暴行,知道六四的真相,知道梁振英是誰,但口頭禪是「係咁架喇」。雖早已疏遠,但根據我對他的認識,熟悉英超西甲隊員姓名又喜歡深夜看球賽的他,對香港大球場爛地一事應該毫無意見。總之,我從認識他時開始,就覺得他是一款典型,典型得像極我父親那一輩。

警隊於似地盤工人多於似警察的B君而言,絕對是一份優差,而警隊當中的人,也多是接近他這一類型,而不是無線劇集學警系列虛構出來那一類型。Fiona當然是不可能在那樣龍蛇混雜的地方待著的,俊俏如吳卓羲陳鍵鋒當然也不用當學警,但平庸閒角好歹也「唔煙唔爛口,唔賭唔叫雞」。在警威的關照下,B君之流,在當值時因情緒激動起來對著市民「爆粗」甚至動手,是不難預見的事情。他本人的修養如何,服務市民的方法就是如何。英文不好,聽著「What The Fuck」就以為自己是被侮辱對象,又何奇之有。

青關會挑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法輪功在先,當值警員視若無睹,結果成了共產黨走狗萬箭齊發的靶子的林慧思老師當時怒氣難下仗義執言,警員竟然視其為滋事者,不但態度惡劣,還予以驅趕。警察與良民為敵,只知聽命行事,不分是非黑白,跟只看小得失不看大公義的香港愚民一拍即合,不淪為公安警犬也不行。自降身價,自毀長城,污染皇家香港警察的美名,助紂為虐,千方百計陷害良民,是稱有良知的人都不會做得出的行為。而今時今日的香港警察之所以質素如此低下的原因,大抵還是可以從阿貓阿狗若B君之流也可以入職追溯。

警隊招聘的不是會在關鍵時候站在公道一方的義人,而是沒有自由意志的奴隸。既然目的如此明確,目標新丁也當然都是符合其入職條件的「公僕」。身無長物的B君未必是本身無恥得以打壓手無寸鐵的市民為樂的人,但即使人有道德底線,不夠高的話,很容易成為陷進路西法效應的獄卒,就算夠高,也總難免因著「一些生活最基本需要」和照顧家人的責任而迫於無奈地站到了利益的一方。

香港人欠的是安居樂業,居能安,業能樂,根本沒那麼多人辛苦上街沒事找事幹。新加坡像砌LEGO那樣砌了大量組屋,人們住得舒適,對政府犯錯的態度也沒那麼咄咄相迫。出身草根,只有體能沒有技能,跑地盤輪候公屋上樓,腳踏實地,卻不能預計要踏到何年何月。與此同時,只要夠服從性,在香港當警察享受的,就是「草根的帝皇待遇」——一是可觀兼準時發放的接近港幣二萬的薪酬,二是警察宿舍遍佈港九新界的住屋福利,三是免費診症買藥還有包括牙科的醫療福利,四是由警察子女教育基金及警察教育和福利基金會提供的教育福利。要向上流動,當警察最好。

現役警察面對市民責難,一直以來,藉口很多,都說自己是聽從上級指令,身不由己。近期警民衝突日增,不少警察更進化到了會為同袍發聲,回罵市民的地步,盡顯團結的紀律部隊精神。當香港政府已經等同港共政府的傀儡,警隊已經等同不義政權的私家軍,中立人士﹑和理非非人士還要求市民把警隊視為普通人看待,尊重「維護法紀」的警隊,是不可能的。在大家都在嘲諷和不齒警隊操守的今日,警民對立源於政治制度的事實尤其需要被大家認清,因為警隊裡面真的存在很多真心想服務大眾的警員,而他們苦於情義兩難全。既然他們是那樣的身不由己,無法自控,有待救援,存有惻隱之心的香港市民好應該伸出援手,救救警隊。讓更多人看穿港共真面目,讓同心協力推動民主發展,推翻暴政成為多數人的目標,還警隊一條生路,指日可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4,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