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沉默大多數反智

12678-669612
老師share「幫港出聲」的截圖

林慧思事件牽動了保守冷漠民眾的神經,是它註定會影響香港今後局勢發展的原因。在此事之前,有關政治之事,大都很「政治化」,普遍人看得事不關己,自然覺得於是無須勞心,我有我工作,你有你上學下去。當主流媒體都將林慧思事件導向「老師應否講粗言」,而大眾之中沒有幾多人察覺自己被別人套下來的框架限死思維,還傾向靠攏保守主義之時,香港的「沉默大多數」質素如何,盡皆露餡,香港的前景,更形黯淡。

當年中五會考,地理科成績單欄目上那A等,絕對要歸功於任教老師的教導。頹廢若我,要不是仗其筆記,必然想惡補也補不上來。常常會嘲諷學生懶惰的她,解釋筆記上的概念相當清晰有理,其專業程度,勝過坊間補習社名流,地震城市化環保饑荒,無一不通曉,是公認的好老師,而且相當關心學生。

老師能只管教學,當然是最理想的事情,無奈,學校因為教育局增設通識科的緣故,把這位老師迫了去教授通識。據我所知,當時她一心專注自己擅長科目,並不想兼教通識,更因工作壓力驟增而一度情緒低落。後來,我總在Facebook目睹她「通識化」的一面,一如大部分盡忠職守的通識老師,在學生熟絡的網絡世界繼續言行身教。她總不忘提醒關注她帳戶的學生留意某電視台將會播放哪個時事節目,或分享環保資訊,提醒大家要批判性思考……直至在林慧思事件發生後,她和理非非的一面才漸漸浮上水面——替「幫港出聲」賣廣告,傳播「我支持香港警察」、「向香港警察致敬」跟「反歪風.反暴民」的言論和圖片,認為遊行和抗爭為社會添煩添亂。她更認為,身為教師,講粗口是有損身分的行為,而她自己從來不講。她所代表的,明顯就是香港的主流「沉默大多數」,而這批主流一日不醒覺,香港一日不會光復。

為人師者應否講粗口,其實是一個沒甚麼討論價值的話題。說粗口不代表人格不堪,在並非失語的情況下,說粗口只是一種情緒的宣洩,也是一種很能代表自己地方傳統和歷史習俗的文化(與外國人交友,都會互相指導自己語言的粗口,這點就不贅了)。總之,大至總統首相,小至販夫走卒,都應該擁有爆粗的權利,爆粗無關身分權力,因為爆粗本來無傷大雅。昔日明末大將袁崇煥也講過「掉那媽」來激勵士氣,今日林慧思說一句譯為粵語極其量只是「做乜撚野」的「What The Fuck」以表達自己的不忿,連罵的對象都欠奉(罵就是「I Fuck You」了),又有甚麼大礙?何況,智力正常的人都會看場合和看對象而擇言。

剩下來的手段,就是在道德上做文章,目的是鞏固自己道德高地的位置。就算自己其身不正,爆粗多於飲茶,還是孜孜不倦地抽秤他人,把自己的道德標準強加於他們身上來論斷。老師在這年頭,難做。難做的原因,是反智的泛道德主義者把教書的人非人性化,要他們十全十美不煙不酒不講粗口。所以,就算他們做足了「傳道、授業、解惑」,以春風化育了飽滿豐腴的桃李,也依然有可以被挑剔的地方,例如在私生活中講一個無關痛癢fuck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家長都想綁死自己的下一代,把他們有多保守就調教得多保守,最好升讀大學也不要談戀愛。既然家長要求如此,可以影響孩子的老師,自然必須受壓力受調教,成為家長殺子的器具。

有這樣的家長,也有這樣的老師,當然會有這樣的香港。今日的香港,人人都視障了,只看到近的小事,看不到宏大的畫面。林慧思事件是港共一手策劃的鬧劇,是把人人都捲進政治漩渦之中的辣招,是香港大亂的元兇。當人人都把焦點聚在講粗口的問題上,依隨港共設定的思路去思考,以林慧思為恥而不以青關會為惡,弄不清時局大亂的根源,就會通通成為白癡的甕中之鼈。

老師因政治立場而遭受的批評,可以是善意的,我如今拿這個自己曾經敬重的老師的事情來說,就是出於一番好意。但批鬥,卻是索命的,是坐飛機和被拳打腳踢的,是洗濕了頭就回不了去的。因為一句「What The Fuck」出自老師之口而大肆渲染,分明是居心叵測、機關算盡的電影高潮,可是,同為老師的、為人父母的,能看清真相,跑出來支持林慧思的有多少?

政治無疑像審美,沒有絕對的立場,但必然有相對合理的標準。別人說吳彥祖靚仔,李嘉欣標緻,你可以認為他們不是你杯茶,但你總不可以為辯駁而辯駁地把他們貶為醜陋,因為萬一吳彥祖跟李喜欣也得歸為醜陋一群,整個香港的人都無地自容,可以直接自行了斷。通識老師支持「幫港出聲」,支持警察執法,還認為抗爭者是動亂之起源,是一種政治立場,她有她堅持自己立場的權利。可是,香港警察選擇性執法跟林慧思事件中青關會得警察庇護,都是吳彥祖跟李嘉欣的外表,是有眼皆能見的事實。

教書的,新舊之間的心態差距很大。新一輩,未必是合約制受聘,朝不保夕,才會熱血滿腔,上街之餘,還常常向學生講政治。舊一輩,飯碗基本穩定,不憂時勢變動,隔岸觀火其實是常態,就算他們會因教育局朝令夕改而做多了工夫,也不會將矛頭直指港共甚至中共。這是香港教育制度的悲哀,也是整個社會的悲哀,因為受教的人,早晚就是社會的操縱者,好老師因為不懂政治而誤人子弟,也是通識這門政治化科目的過錯。老師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是啟蒙人心,還是導人向平庸之惡,至關重要。政治這淌渾水,說到底無人能夠倖免,想教育回歸教育,老師就是老師,還是得先解除共產黨對港的殖民,才能從長計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21,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