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只許州官唱K

在《叮噹》的角色設定中,技安擔當的是霸權的角色。霸權身邊,又往往會安排樂於附和兼不得不附和的人,阿福,便是那條跟屁蟲。技安的惡棍呈現面,除了恃勢凌人,偏好動粗之外,少不得的,自然是他喜歡迫人聽他唱歌。他的歌喉差,卻沒有該有的自知之明,而且每每引吭,即陶醉不能自已,阿福亦會為他安排和管制觀眾——大雄靜儀跟阿貓阿狗,都是受害者。霸權一日存在,不團結起來抗爭的小朋友也就只得屈服在其淫威之下。

印象中,技安的歌藝從來沒有被人狠狠批評過。他一如史大林、毛澤東——他因為身形魁梧而成為惡棍,史、毛則利用個人崇拜來塑造權威,敢冒大不諱逆其鱗者,迎來被趕到公園一角被痛毆出得星轉塵起或死無全屍的下場,是必然的。

兩天前,有人在youtube上載了一段由紅日娛樂主席商人朱壽仁(Timon Chu)夥拍老歌手彭家麗表演的《從不喜歡孤單一個》,場合應該是慈善活動。片中所見,前奏未起,朱主席已然enjoy非常,臉帶笑容,自信滿滿。對這類型場合並不感到陌生的彭家麗語帶嘲諷又不失大體地打開話題,炒熱氣氛,說了句:「阿主席,呢首歌唔易唱個喎。」朱主席也不無謙虛地回了一句:「盡力喇。」在餘下來的數分鐘,顯而易見的是,朱主席的而且確賣力非常,交出了百二分的心機,問題只是先天不足難自救。

在彭家麗專業演唱的反襯之下,男女之間對比效果異常強烈。朱主席緊接對方歌聲剛落,甫開口首句就走了音,然後全程都在走了音和走了很遠的音之間徘徊。進入副歌之時,拍子完全錯亂,風格有如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難以捉摸。可是,憑著可嘉的勇氣,他依然不忘保持台風,綽約多姿,不但手勢跟眼神都交足了戲,還會拉開米高峰和打拍子,這一點似足了技安。當攝影師賣力為他營造效果,扯著鏡頭轉圈又轉圈,彭家麗的淡定和忍笑功力,和在場觀眾的嫌棄樣子,彷彿都被隔到了朱主席的世界之外。 

在今日香港,政治獨裁者的風采,基本上是絕無僅有的,但普羅大眾貼錢買難受或耳朵被迫受罪的事情,依然時時有之。當年周一嶽一曲《忘不了你》成為經典,被萬千網民恥笑。某某總理大唱粵曲助慶,也是年復年地循環。有眼皆知,這些都是掛著行善之名,實際上卻為滿足自己的私慾的舉動,畢竟,匿名捐款或只捐款不登台,其實都能種善因。在資本家橫行如此的世道之下,我們為了保住自己的聽覺和欣賞音樂的品味,又怎能不仇富,又怎能不左傾?

由耳朵的受盡富人的折磨,我們不難聯想到在日常生活中,自己在各有方面所受的富人的折磨。領匯獨大,小商戶絕跡,窮人生計受折磨。地鐵車費可加可減,不論上班還是去街都得付多一點,窮人荷包受折磨。所以說,資本主義是多麼的萬惡。因此,我們要反資本主義,反地產霸權,反盡一切一切右翼的主張,創建一個「人人期望可達到,我的快樂比天高」,人人都可以是朱主席的均富烏托邦,讓香港成為技安的天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16, 2013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