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入陣曲>,真.搖滾

12678-671618
MV尾聲截圖

「當一座城牆/只為了阻擋/所有自由渴望」。專制的政權,總是千方百計的箝制文化和創意,以免人心動搖,危害他們自身,所以活在社會主義國家的人,能看的就只有樣板戲,能讀的也只有《毛語錄》和支持革命的書藉。因為文化越單一,越保守,社會就會越穩定,人民就會越像可以豢養的豬隻,因此,在社會主義風行的世代,莫說反動,連休憩和尋點樂子的空間也欠奉。那時候的人自然是可憐人。但是,就算我們活在蘇聯已然倒台的當下,彷彿要甚麼有甚麼,看片的youtube、交友的Facebook、五光十色的大商場和消費主義無處不在,但當人人也甘心或無奈地只能像顆鏍絲般生存,寄情娛樂,不求知識,不過問政治,不理世界變遷,有空也得忙著睡,哭著笑時,不論社會風氣是走資還是共產,如此窒息地活著,其實大家也不外乎是可恨的人而已。

有心音樂人可以影響社會。五月天在適合的土壤上栽花,花於是芳香。政治冷感的年輕人永遠存在,無能政府永遠樂見其成,但五月天並不愁賺不到對岸的錢,也不怕得罪找自己出演跨年騷的單位,一心要將一首好端端的歌政治化,以喚醒大家對待政府應有之情就是「恨鐵不成鋼」的關愛,而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縱容。

<入陣曲>可以是《蘭陵王》的主題曲,可以是「啊,音樂還不錯聽」的一貫五月天風格流行曲,也可以是控訴社會警醒台灣的血淚曲,怎麼聽,視乎甚麼人。五月天的獨特之處,在於其成員全都年輕不再,但上了神台的他們心境卻未衰老,更沒有「老屎忽」上身,總在埋怨和挑剔現在的新一代多差多壞,不如自己那一輩。他們反而積極鼓勵年輕人追夢、想像、嘗試,鼓勵上班族活在當下、放輕腳步、珍惜光陰,還以世界末日為專輯概念,提醒聽眾「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這些主張,都與所謂成熟的人應該如何如何的教條背道而馳,好似把扭緊了在模子裡的鏍絲解放出來然後佻皮的灑滿一地一樣,挑動制度的神經。這種靈動又不至亂來的理智反叛,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有政治立場,在已發展的地區,從來不應該是公眾人物的負累。五月天直率、坦白,敢唱敢做敢認,面對媒體不會顧左右而言他,還講些曖昧不明的廢話。 曲詞包辦,<入陣曲>的官方MV內容又與當下台灣那麼息息相關,「幼無糧/民無房/誰在分贓」,借古諷今立心明顯若此,是他們膽識過人的表現。作品引起了迴響,他們不會說他們「不想judge馬英九,只想跟他說聲加油」,或是「箇中含意留待大家揣測」這些陳腔濫調,讓自己幻想過多的歌迷失望。因為體面地回答一些站在人民立場就會講得出的話,君子坦蕩蕩,無愧於天地,才會贏得更多人的擁戴。

很多band仔鬱鬱不得志,未紅時會大談理想,走紅了就會「再見理想」,換一副態度處事,失去昔日衝著制度而燒的怒火和踏實生活而生的敏感,像香港的Mr.,就融為維穩的代表。而五月天身為已經具備堪稱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歌迷的地位的台灣天團,偏不以此為包袱,像香港無數投共藝人一般自貶身價,反而利用自己的叫座力號召人們「入陣去」,跟強權和不公義說不,又怎能說他們不是在在地彰顯搖滾精神?因為主流大路,因為沒有呯呯嘭嘭,因為黑暗不足輕快有餘,五月天總被嘲為偽搖滾。但是所謂搖滾,終究不應該是少眾的玩意,跟平常人距離越遠就等於越有才華越有特色的,而五月天演唱會場館內,也不見得是清一色的冇腦MK。搖滾在曲風方面,可以是輕輕搖,可以是流行搖,也可以是迷幻搖,只要人老心不老的精神永在,結合任何元素都無異於肉身不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25, 2013 by in 五弦.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