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最失敗的法西斯

左膠常用的手段就是背棄常識,而建制常見的招數則是扭曲事實。當雙方都以「歧視」這個罪大惡極的字眼來詆譭香港人抵抗外人入侵的時候,結果,在自己的土地上,所謂眾生平等,有些人卻比其他人更平等,香港人就淪為了獨自在本鄉的異客。

好些人動不動就說捍衛香港本土利益的人是「法西斯」、「納粹」,這又是一重抹黑。事實上,大陸人跟德國所屠殺猶太人、共產黨人、羅姆人、同性戀者、 戰俘和國內異見人士,都有著本質上的不同。「種族滅絕之國」納粹德國的種族清洗和政治鎮壓,是在先推行不合理的種族政策和種族優生學的情勢下發生的,其時整個德國跟歐洲都沒有任何社會群體、宗教組織、學術組織或專業協會跑出來為弱勢的猶太人發聲,因此,在政治機關的主導下,遇害者全都無力反抗。然而,今日港府的政策卻沒哪一項傾向和推崇港人優先。更可笑的是,港府還以出賣本土利益為己任一般,為「備受法西斯香港人歧視」的「當代猶太人」處處護航。起自醫院床位,然後是幼稚園學位,再之後是小學學位,還有各種社會資源,港人利益遭到無理分薄,嚴重受損。試問有哪一種法西斯是會鬧出自己成了弱勢的下場的?

Berlin, Boykott-Posten vor jüdischem Warenhaus

抵制猶貨

一直以來,香港人都是不問情由地愛國的,抵制日貨及支援六四都是好例子。抵制大陸人,並非建基於甚麼偽科學理據例如大陸人有蝗蟲基因,而是眼見大陸人像蝗蟲一般的搶掠,像流氓一般的無禮而生了反感。德國的納粹法西斯,並非偶然,也並非始創自希特拉,而是在德國日漸強大及種族主義、社會達爾文主義、人種改良世界觀廣為接受的社會情況下形成的。到了一戰後的社會環境樂觀不再,政府為了洩洪,唯有順水推舟地把劣勢成因導向「較低等」的種族;到了納粹政府掌權之後,政府更主張把資源放在「較有價值」的「高級生命」,放棄那些「無甚價值」而又「乞人憎」的「社會渣滓」。明顯地,德國反猶隨時而佔據主流地位,不可跟力量卑微的香港排外陣營相提並論。何況,就算香港七百萬人眾志成城,也不可能消滅得了十三億的大陸人,成不了世界或地區的領導者。

猶太人密謀控制世界,是要清洗猶太族裔者的虛妄幻想,但是,大陸人大舉佔據香港,卻已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大隱隱於市的地步。數量多,問題也不大,更嚴峻的是他們不願融入現存生活文化和社群。這重文化差異難以包容,比資源掠奪更明目張膽。隨處大小二便和在公眾地合大聲談話是閒事,與自視甚高而又不講道理的他們接觸,還得受他們強辯之氣,才真傷神。左膠跟建制派,最喜歡把這歸咎於賣港政策,把這群如狼似虎的外來客刻劃得要多無辜有多無辜。然而,任他們不停湧入以致港人無法以眾圍寡地「感化」他們的港府縱然難辭其咎,自身質素低下的大陸人也值得被鄙視。

鄙視跟歧視是兩回事,入香港不隨香港俗之餘還是影響市容者,港人對其鄙視,是合情合理的,無端白事看不過眼一個清白之身,才是歧視。真正的歧視可以很恐怖,超越惡言相向和堵塞上水火車站,高人一等的民族對猶太人就做到了。納粹不容許異族出身的種族進佔高位,剝奪異族的一切權益,又藉故侵犯猶太人,搶掠他們的商店,把他們送進集中營一一殺死。高人一等的民族在殘害異族之際,起碼確實保障了自己的利益。反觀香港,依然多元得不得了。共青陳冉可以入局,涉黑黨員可以治港,週末市民想逛街或郊遊都無處容身,港府連單程證審批權也缺乏。

法西斯在政府不由自己人民操縱的情況下,根本極難成氣候,港府受中共控制,根本不會讓港人法西斯民粹冒起。如果香港是法西斯,那真是全宇宙最失敗最可笑的法西斯。

廣告

2 comments on “最失敗的法西斯

  1. 巴裂偉
    五月 6, 2014

    香港當然不是法西斯,至於你嘛,當然就是全宇宙最失敗最可笑的法西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3, 2013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