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保守者的畏懼

在現代社會口口聲聲說要順應自然,而且「身體力行」地愛護著地球的人們,其實不過是在施捨自然,給自然拋下幾枚銀仔,裝腔作勢,自以為善。只有集體滅亡,才有可能讓自然還原所謂原貌,因為從人類存在開始,就在破壞自然,自然在先民眼中,也只是一片供人予取予攜的地與海。如果這世界真有所謂最初的自然,那破壞自然也必然不是肇始自工業革命,而是第一個打磨自有永有的石塊成為工具的行為。

保守的人要「企硬」,永遠有無限的藉口,就算是說不過去的藉口,仍然為他們所用。廿一世紀的基因改造食物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科技進步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換幾個字眼,二十世紀的安全套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醫學昌明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也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起源難考的火藥也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正義之戰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同樣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公元前的龜殼占卜絕對是違反自然的,現代人打著預測未來的旗號推動它的發展,完全是人心不古,道德淪喪。既然自然的界線模糊難辨,而人類文明的向前邁進,又必然跟群山百川林木大氣的原始性有衝突,一件發明或一種觀念是否違反自然,就根本是一個偽命題,因為以違反自然為控訴理據,其實無異於批判著全人類。

在邏輯上拗不過,耶教中人好以「不合常理」為反對同志平權及多元成家為理由,但是常理之「常」隨時而變,個別教徒對《聖經》的詮釋根本站不住腳。摩西分紅海有多合乎常理?就算海是紅色,又怎可能被分成兩邊。童貞女誕下耶穌又有多合乎自然?受感召而懷胎,連體外中出都不如。聖父聖子聖靈三為一體,其中混雜父子母子多重身分關係,更堪稱多元成家的典範。女人在《聖經》中永遠卑賤的地位,更是人所共知。基督的信仰打從一開始,就是由一連串的不可信、不可能、不合理組合而成的,它不走往離奇的極端,就不會引來一群「不去問,只去信」的教徒,以盲目來表現出心誠虔懇。為了攻擊敵方,同時把自己的信仰致命弱點擺上枱面,等於方便別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執著那部因為其錯漏百出而更令人深信不疑的《聖經》駁倒他們,下場是兩敗俱傷,無人得利。

keepcalm

在常理跟自然都不應再是討論重點的當下,關於同性戀的相愛、婚姻及領養,我們要做的是,理性估計在他們享受到這種自由和權利後,新形勢會為社會帶來多少利益或傷害。談論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跟跨性別人士是先天還是後天,是被異性狠撇還是被家庭環境烙下疤痕毫無意義,因為觀念必然會塑造新的一套約定俗成,歷史書上記載的每次改革,也是如此運轉,每次為保守傳統而拘泥的人們,也是如此遭到淘汰。與其煩惱他們被正常化後,對現行社會習俗例如應該稱呼兄長伴侶為阿嫂還是姐夫的影響,倒不如花多點精力,在男女家庭領養孤兒跟男男家庭領養孤兒之間會有多大分別之上。

賦予人們自由,是測試現代社會是否真的自由的標準。家長溺育孩子於溫室,而沒有放逐他們到外頭闖蕩碰壁,孩子再皮光肉滑,也不等於他有能力保護自己。同理,如果主流大眾連還給其他人基本人權的勇氣也沒有,連面對把性別二元推倒重來的遠見也欠缺,那實在沒甚麼資格去自命正義,捍衛他們口中一夫一妻的「正常」家庭倫理,追著別人的肛交過程來挑剔,因為社會應該聚焦之處本來極多,而他們的水平竟只能停留在互潑污水,連自己到底是歧視別人的外表還是性向也還未弄清,因為畏懼改變而情願原地踏步。除非香港人的胸襟不再狹窄得容不下「我並不支持你的戀愛,但我誓死捍衛你的人權」的思想,否則,就算勉強通過了林林總總的法例保障性小眾,各種各樣的明暗歧視,仍必在所難免,大隱隱於市。

廣告

One comment on “保守者的畏懼

  1. 引用通告: 保守者的畏懼 | 風月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12, 2013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