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學生報的優勝劣敗

如果家庭團聚是柄尚方寶劍,一祭出來就人人都要俯首聽命,歐美國家不被迫爆,是不可能的。

中華文化是儒家思想主導的文化,以宗族和家庭為社會基礎,重視家多於國,家庭團聚,從來被放在一個很重要的位置。然而,親情雖重要,但別人的親情總不可能比自己的親情大,這是常理。正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一鍋四人份量的粥不可能派給全幢大廈的所謂鄰里,每個地區都得按自身的人口承受力來管理才會讓人們過上好生活,也是常識。因此,大量分隔異地的家庭團聚湧到某地,導致本來好端端活著的家庭受嚴重影響時,分一下主次,也是應分之宜。

偏偏,據說人文精神極為濃厚的中大卻左到了違反人情的墨家那邊,跟香港人承襲下來的中華文化也就背道而馳,被向來被嘲功利現實向錢看的港大學生立刻比下去。港大學生報有人撰文批評左膠,有理有據,通透精闢,曉以大義,繼承港大拒絕務虛的精神有功,宏揚護港理論可嘉,堪稱啟蒙不多關心社會的一般學生之佳作。反觀中大學生報的總編,竟然拍板准許跟文匯大公常用論調相去不遠的文章面世,真是語不驚人誓不休到一個驚世駭俗之境。《居港權問題:第十四個苦候被理解的年頭》這篇文章,呼籲「受政府情緒政治操作」的排外者要「冷靜」,講得不到居港權的大陸人有多慘,講香港政商勾結有多可恥,以施君龍為例渲染骨肉分離的慘情,煽動學生情緒引導他們體諒新移民,是左膠的樣版文字,看得多,人會腦殘。

左膠的癡線源頭,其實還是大中華主義毒,而中大的愛國之情,單從他們到深圳設分校的決定也可見一斑。寫學生報的仁兄,認為中港是一個整體,大陸人來港跟家人團聚,合情合理,跟沈祖堯的思路非常相近。他們認為,同是中國人,大陸人受那麼多苦,香港人好認為買點贖罪券幫幫忙,不應該歧視無辜的弱勢同胞——新移民。但事實是,新移民無意融入香港社會者眾,而身懷政治任務而亦不在少數,這些說法都有數據和文章支持。香港政府在大陸監控之下,取回單程證審批權的日子根本遙遙無期,因為大陸都信不過香港,害怕香港是扶不起的阿斗,連累其種族清洗的大計不能水到渠成。不過,左膠是厲害的,因為他們滿腦子都是血濃於水的思維和國際歌的大愛。就算香港政府重掌單程證審批權,左膠屆時也必然會繼續以家庭團聚是人權為理由,開展他們下一輪扶助少數的大愛攻勢——為中港家庭向香港政府繼續爭取更多的單程證配額,任由港人硬食惡果。反正解決審批權問題,其實一直不是左膠的最終目標。

文章所強調的「一大群原本可以一家團聚的人,成為政策夾縫下的慘烈犧牲品」,跟左膠口徑一致,也同樣地永遠無視團聚地點不一定要是香港這個已經被人講到爛的解決方法。司馬昭賣港之心,可謂路人皆知。既然家人這麼重要,而又無法把他們全數申請過來,那理所當然是身在香港的負責北上,這是常識。如果該位香港人對家人的愛,無法跟在香港人所得的福利和待遇比擬,那又算得上是那門子的親情?只能共富貴,不能共患難,是所謂親情乎?講到底,左膠就是不惜要七百萬香港人為大陸人埋單,也要成就自己的公義和愛心,香港環境這麼好,最好就是讓十三億人一體均沾。尋求最有效解決家庭分離問題的方法,亦不是他們的最終目標。

在左膠眼中,香港人跟香港政府都是受盡資本主義薰陶的守財奴,眼裡只有錢,沒有情。所以,他們喜歡放大資本的萬惡成為「冇經濟貢獻就死開」的說法,踩扁香港人的道德,以突出自己胸襟宏大,關懷世界。然而,審視移民申請者的經濟能力幾乎是全世界文明國家處理移民的衡量標準,除非國際輿論施壓,否則沒有國家會主動張開大腿接收難民。左膠說「權利不過是賺夠了錢才能要的奢侈品」,是刻意無視大陸人會為香港帶來的惡性影響,盲目地為大陸人護航的喪心病狂才說得出的話。不是大富大貴的香港居民享有香港居民權利,也履行香港居民義務,免費教育,自然不是奢侈品。他們生於斯,長於斯,對香港有貢獻,那是權利與義務之間的利益互換,新移民居港滿七年也不代表對香港有七年的貢獻。

現實分明是大陸新移民自己過得苦,對香港沒有貢獻也無力使自己不變成一個包袱之餘,還妄想要越過邊境掘金搶床位。他們的行徑所反映的,就是他們徹頭徹尾就是難民。既然如此,香港為甚麼非照單全收不可呢?香港人為甚麼沒有說不的底氣呢?講來講去又是血濃於水的責任。看待大陸來的新移民,本來就不應該跟看待香港人共用同一個標準,但左膠混淆視聽,搬龍門從不手軟,最喜歡借「不能歧視」和「一視同仁」的道德利器,砍得香港人一頸是血。他們的兇殘本性,在中港大融合之中完美呈現。

在現實的世界,我們不能不向資本低頭,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大陸更是,而香港資本所受的適度節制總比大陸多。平時腳踏實地密密「搵食」,無疑是精明醒目的,到了政治風浪口也懂得找出路,而非只懂高叫打懂資本家,這是港大本土派比中大左膠營要有智慧的地方。港大人知道排外才是護港的出路,而中大人卻硬要靠攏普世價值靠到一個不切實際的地步,已經不是象牙塔的問題,也不是校風純樸的問題,而是反智反到敗壞前人名聲和大學校譽的問題。兩家大學的距離,在學生報的質素方面,隱然又分了一次高下,真好。

廣告

One comment on “學生報的優勝劣敗

  1. sar
    十一月 15, 2013

    政商勾結
    左膠UP乜?
    居港權都關呢D野?

    權利不過是賺夠了錢才能要的奢侈品
    倒果為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15, 2013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