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英雄塚

我實在需要大家停止片面化有錢人的經歷去幫貧窮打飛機。如果活在這個社會中的人,欠缺這個社會已經跌穿公義新低點的覺悟,是沒有可能改變得到自己的人生的。有位朋友起了個比喻,他說,打機的世界有好多「現金戰士」,他們大量購入神器,極速爆機,卻永遠享受不到打機的樂趣。但事實上,以錢來堆砌成就,根本就是一件好爽好過癮的事,你知我知,逃避是多餘的。

繼續以打機為例,「現金戰士」其實不會如普通機迷所想的一無所得,他們的過程一樣好多姿多彩,一樣擁有大把自己花時間花心機去建立的回憶。而正正是因為他們的背景跟廿四小時打生打死的人有別,他們可以建立出一個更加宏大更加強勁的角色。那你可能會問,世界打機大賽入圍者,有幾多是有錢人呢,他們都很有打機的才華啊——的確,但箇中原因是,有錢後生仔不用打機,他們有廣闊無垠的歡樂天地可以奔馳。當然,不同的遊戲有不同的玩法,有些要玩上整個月,有些一日爆一次機,有神器跟沒有神器的會有不同的玩法,但打機重視過程這一點,是放諸各個遊戲都通行的,而有神器仍然可以很享受過程。

打機這個比喻其實不太恰當,說到底,打機可以restart。如果要比喻貼切現實,改一改動會比較好。有錢人打機,並非掟一舊錢出來買起所有物資然後爆機,他們其實是打從一開始上場就裝備好了神器,而他們自己亦不察覺自己已經贏在起跑線。他們沒有必要用錢掟死其他人,他們想也沒想過,而且還會覺得這樣做對其他人很不公平——他們的悲天憫人之心,是強烈得毋庸置疑的。他們繼續以跟普通人一樣的方法戰鬥下去,然後最終會比你先爆機,兼開拓更多關卡。他們是在沒有錯失過任何一隻怪獸和一個場景的情況下,捷足先登,同時打得好開心。

game-over

然後,他在過程中賺回了自信、成功感、視野。在打機的世界裡面,這三個元素可能無甚重要性,但回歸現實世界,就絕對煞食,你知我知,更加不要去逃避。事實就是,一個人的出身,對其成敗影響非常大,即使公屋也有狀元,蘭桂坊也有處女,共產黨也有清官,so what?脫穎而出,從來都只會是少數人。人人都講,「英雄莫問出處」,但卻不去想清這句古語的真正意義——只有亂世才會出英雄。盛唐之世有沒有英雄?北歐國家多不多英雄?今時今日的香港如此繁榮安定,大家都豐衣足食,和平理性,又何來英雄生存的空間?除非你是萬人斬,否則也是鬥不過紙上談兵的二世祖的,因為這個社會已經不需要血淋淋的廝殺,戰爭的方式也早早改變。

曹植被謝靈運稱為才高八斗,又被歷代文學批評者和文學家大讚,相當巴閉,中小學生都聽過他大名。然而,難道在東漢末年,非官宦世家子弟,有權接觸得到平民連聽也沒有聽過的知識?東漢末年九品中正制是王道,今日香港跟以家世任人的昔日相距也不遠。曹植有曹植的寫詩天分,這是必然的,蔡加讚都算一表人才啊,但曹操之子跟玩具大王之子這兩個身分,更是不可忽略的因素。

治亂興衰是不斷的歷史循環,但循環週期之大,往往可以超越世紀。現在的人,有幾多可以活過百歲,等一朝大器晚成,趁香港再逢亂世揭竿上場?人生有涯,所以踏實和認命是重要的,大家都要接受香港地的無產者就是賤這個真相。此中之賤,是沒有大礙的,因為到處都是賤民,但千萬不要好高鶩遠,幻想自己有機會擠入直資名校,就算擠得進,也不見得能以知識改變命運。雖說「知識就是力量」,但知識型社會已經處處是知識,你大學畢業嗎?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也不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二月 7, 2013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