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歷史在重演,這麼煩囂城中

TAIWAN-CHINA-POLITICS-TRADE

批踢踢鄉民對「不留垃圾的高質示威」非常自豪,我感覺隱約見到零三年的香港。十一年的香港跟今日的台灣,都有好多人看不清習近平口中那和平的獅子的真面目,忽略中國因素,以為香港還是以前的香港,台灣還是舊時的台灣,不但沿用無傷大雅的方式去表達訴求,還以這種潤物細無聲的「起義」為民主精神的彰顯,沾沾自喜。「昨日香港,今日台灣」的歷史教訓,台灣應要讀得再加認真。

零三年的香港,沙士爆發,經濟大挫,百業蕭條,政府強推廿三條惡法,結果七一當日五十萬人上街,直接導致了董建華下台。這在香港泛民政黨和普羅大眾眼中,成為了香港人公民質素驕人的廣告牌,一搖就搖到了外婆橋,至今已超過十年。他們由當初到現在都真心相信,香港人之所以會走上街頭,是重視核心價值,堅守言論自由,而且以這種方式釋出的民意確實影響了政府決策。另外,全程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遊行風格,更使他們屢屢表示自己想像得到,香港未來將會散發一片刺眼的光芒。

然而事實並不如香港泛民政黨和普羅大眾所想一般樂觀。香港市民之所以上街,沒錯確是緣於核心價值受損,但那核心價值並非司法獨立或言論自由,而是賺錢。 大家只是因為沒樓好買沒股可炒,落得一肚怨氣,有冤無路訴,才趁機視政府為出氣袋,順路遊行而已。香港人之所以遊行也遊得安安分分,緊守秩序,和平理性,也與公民質素無關,而是與溫馴怕事的慣性有關。他們不過是沒有思考到以何種手段才可以影響政府,以及害怕人多添亂才乖乖慢走而已。而董建華之所以腳痛卸任,與其說是人民的力量使然,倒不如說是中共一方面認為自己尚未全面掌握香港,另一方面覺得回歸只有五年,還有時間慢慢籠絡人心或滲透特區之故。

到了香港人口已有超過十分之一是新移民的當下,中共已經不再是零三年的吳下阿蒙。縱然別有用心的歐美經濟學家時時預言中國經濟泡沫隨時爆破,以一整個國家以言,中國確實以極短的時間富了起來。中國的財雄勢大,使它能以經濟手段結合政治盤算,往所有它想干預甚至操縱的地區,都摻得上幾腳。給予香港和台灣所謂經濟甜頭,正是「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

對於香港,在和平理性被泛民政黨奉為圭梟之後,中共已經穩操勝券,因為它已經洞悉了香港人的短視好財,又不懂行駛暴力對抗暴政的單純怕事。換言之梁振英就是倒行逆施,張揚媚共,香港泛民政黨極其量也只會「接力絕食」或是「默站」,而香港市民則只會以清理乾淨遊行後現場為傲,而不以動搖政府為重,中共根本不會、也沒必要被這群港豬震懾。

香港有六七百萬人,五十萬人上街,那就是大約十三分之一的數量,那其實是驚人的,但因為如此數量也醞釀不成暴動,五十萬人形同五十,只不過跟CG特技巧製百倍分身一樣毫無價值。台灣總人口二千幾萬,逾七十萬人擠爆凱道,本來已不過只佔總人口的三個巴仙,比例極細,偏偏又是跟香港一樣,不動聲色,有如一幅靜止畫像,那於已經脫軌的政府目中是毫無作用的。無恥的政府就是要高質的人民,因為人民不敢與它硬碰,與它劃破面皮,血戰到底,它就可以溫溫吞吞的邊拖延邊賣國。

好多人都說,台灣是有民主制度的地方,當然不再需要派出牽涉暴力的直接民主。九七後的香港,大量學者都認為它是一個全世界最適合民主化的地區,幾乎全部人都認為香港人只要稍稍釋出不滿,政府就會馬上跪安。然而,十七年過去,香港人的沉默和忍耐,不但從沒換來更好的社經環境,而是將香港曾經可以引以為傲的種種斷送出去。新加坡都要前來參考的廉政,已經隨著曾蔭權、湯顯明的貪污成為由人訕笑的廉潔大倒退。一人一票選舉特首,則已被一錘定音,落實之日遙遙無期。台灣人相信台灣已經進入民主化,但事實上,台灣是否已經完全過渡成一個成熟的民主政體,可以像英國一樣,人人甘於被代議?

事實繼續如偉大的毛澤東所言:槍桿子裡出政權。槍桿子是屬於暴政,也是屬於人民的。即使社會環境驟看和平,民主制度已見小成,人民還是需要監察政府,以防制度因人為因素而被扭曲和利用。香港沒有落實民主,大家掉以輕心,所以淪陷,台灣雖然已經落實民主,大家卻是更加不能掉以輕心,因為挾持民意自把自為的政客同樣恐怖。當國民黨和民進黨兩黨都有靠攏中國的傾向,或是不依程序行政的舉動,不尊重民意或是背棄民意的制度暴力就已經出現。馬英九派遣警察毆打學生,更是赤裸裸的暴力,學生有權自衛甚至反擊。制度暴力浮上水面,黑箱作業有眼皆知,到了這個地步,人民要是還不以暴易暴,化身自己的槍桿子,則最後必會敗於無恥而有權的政府手中。

流血衝突,無論是發生在香港人與香港政府之間,抑或是台灣人與台灣政府之間,都是人所不欲見的,然而偌大的那片枯萎了的海棠葉,一直拉著低調的魚線,拉扯著傀儡與人民作對,不願放手,是大家不想面對而的確存在的現實。獅子天生食肉,牠不餓或是帶傷的時候,可能會靜靜的匍伏在側,但牠是終會突然發難,抓得人家一頸血痕的。香港跟台灣跟外國相比是潺弱的動物,更是獅子視為禁臠的動物。因此,兩者井井有條的列隊在牠身邊,盡力降低自己的挑釁氣味,獅子也是不會大發慈悲的,因為牠本來就是不咬死人誓不罷休。

人類的命與獅子的胃,是你死我亡的絕對矛盾。逢中必反,也是有如在森林之中見到野果不要亂食同樣基本。人獸共存,講的其實是求存。所以,保持戒心以外,緊急時得趁獅子分身不暇之際捅牠一刀,先下手為強,這是自救的常識。

廣告

2 comments on “歷史在重演,這麼煩囂城中

  1. 引用通告: 歷史在重演,這麼煩囂城中 - dropBlog

  2. 引用通告: 歷史在重演,這麼煩囂城中 | PHP New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三月 31, 2014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