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為甚麼就是雞扒妹可以?

chicken

露也講資格。不論是男是女,露出也得有自信墊底,否則害人眼酸,就是損人而不利己的多此一舉,不露好過露。要不是A&F肌男就別穿著紅褲,一邊招搖一邊盈笑,若是窮矮肥毒柒就不要污染市容,罔顧公德,丟人現眼,這是常識。

美色有價,大家心知。在現實面前,高談人人平等從來是無謂的,因為大家都知道外型歧視不會得以消除,而美男醜女暴露的待遇,必然迥異。譬如說,雞扒妹當眾脫去胸圍,非常火辣,引人入勝,劉慧卿佔中解放腰臀,則必然倒人口胃,無助炒作。藉著露出來突破界限,透過亂衝亂撞來爭奪鏡頭,並不可笑,最可笑的是有人以為有美色,其實慘戚戚。

曾被蘋果日報稱為「飽受網絡欺凌的社運小花」的某位社運熱心人士,呼天動地喊冤那一幕,正是自以為秀色可餐的例子。她控訴香港始終是個父權社會,網民自行定義她的身體,物化她的真材實料,但實際上,根本就沒有人認為那所謂導彈,值上多少消費。且當女性(男性)真的是一種商品,商品也是有檔次之分的。C朗碧咸成為廣告商寵兒,只穿底褲賣底褲,惡俗有餘了吧,何以女權主義者就不公開聲討,追殺到底?若然男性自行定義自己的身體為商品,自行物化就不可恥,那何以雞扒妹的成功,或是網民談論一位社運參與者的形象,就象徵了香港以及台灣社會的絕對墮落?

雞扒妹發言,有紋有路

雞扒妹是一個清楚自己位置的聰明女人。這一種聰明,當然不是哲學教授或是象牙塔高座那一種,而是體現在其進退有據、能戰能守的戰鬥格。她的敢於露出,是有自知之明地利用自己先天優勢——「有波有腦更有樣」的策略,並不是阿豬阿狗化妝化出幾分姿色,或是過量食用雞肉而攝取了過量激素就能搶下來的山頭。雞扒妹自我消費,擁躉樂於買單,是消費主義結合自由主義促成的三贏局面——大腸花得以「露出」,露出者備受關注,關注者大快朵頤,何樂而不為呢。

那些指責別人不要露出身體,又狙擊別人不准物化女性的道德衛士,衛的不是道德,而是自尊。他們恨得牙癢癢的是,雞扒妹一脫,聲名鵲起,將默默耕耘的自己一腳踢開,而自己其貌不揚,藉藉無名,不單濕身上陣也無法令異性勃起,更完全沒有掙脫枷鎖的氣魄。這本來不是消費主義的錯,也不是物化女性的錯,但他們望著鏡子,偏面對不了自己。要怪,只能怪大家身體都太誠實, 拿不出菩薩心腸,為肥如黃色小鴨的女性,或是庸俗無能而又甘於平凡的可憐人平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四月 20,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