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It’s all about性解放、反社會、團結無私

香港人與中國人的文化差異,其實只是羞恥心之有無而已。如果中國來客稍為檢點,知道藏起自己的私處,收歛自己的情慾,兩地融合,本來可以無風無浪。

大部分維護中國人的泛民左膠都強調,優質中國人,盡在高等學府,像狗隻一樣隨處便溺的,只是個別例子。大學校園的中國學生,如他們所言,成績是好的,向學態度是上進的,但優質與否,還是得看公德。

好多教授都會鼓勵香港學生多多學習中國學生,但事實上,能從中國學生身上看到的,也只是被黨國教育嚴重洗腦的後患,僅此而已。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親熱的中國情侶,在港大不計其數,在其他大學相信也不在少數。他們那種旁若無人的纏綿陶醉,幾乎快要脫光衣衫大戰一場的焚身肉慾,在香港社會之中,可謂絕無僅有。古語所謂克己復禮,香港人基本上是做到的,而且偶有過火,譬如在地鐵車廂內吻得過激,一般都會惹人側目,但中國人就是喜歡「高調反社會」,以猖狂行動控訴道德束縛,難得留學遠離家鄉的蕞爾小島,自然要忘情性解放。

10155634_10152414071808115_726568294829630269_n

港大隨攝,個別例子

某次我正在搜書,就碰正一對講大陸口音普通話的男女在圖書館書架旁邊一邊緊抱,一邊耳鬢廝磨。那女朋友無賴如Youtube之上屢見不鮮的自由行旅客,一直喊「為啥你就是感覺不到微信震!」,男朋友則越靠越近,又呵又哄,直至兩人連成一體,一前一後,如入無人之境。又,某次我又與另一對講大陸口音普通話男女同處一lift,女的又不停埋怨對方遲到了幾分鐘(對,又是雞毛蒜皮的事,小題大做),而男的又同樣百般包容的又摸又吻,安撫這鼓噪的同志愛人。這種情侶相處方式,在香港,從來是不常見的,因為一般都會覺得尷尬,要和解要沙冧,都極少在公眾地方拉扯愛撫。而就算是其他同樣出雙入對的情侶,譬如韓國的,就極其量只是情侶衫情侶鞋手拖手,絕無情慾行為。

由此可知,所謂「高調反社會」,實際上只是將自己習以為常的低俗無恥,搬到文明地區也不虞有誤,我行我素。這種無視公眾視覺受污染的不顧私隱和自私自利,在中國人的文化之中,確實是普通得他們自己完全無知無覺的。

如廁文化是另一個證明中國人確實有好好向雷鋒學習的例子,那種無私精神,是長期被英國文化影響的香港人無法理解,無法接受的。他們已經習慣了一種毫無私隱也不須在意的生活方式。

七月的北京天熱乾旱,毒辣太陽日日直曬,人走在街上,其實是不可以少飲水的。但我上年暑假去北京時,接近兩個星期內,就從來沒有使用過任何一個旅舍以外的公廁。我之所以堅拒公廁,原因非常簡單,那就是即使是在這個首都城市的公廁,亦無一符合我的衛生和私隱標準,所以我是不欲去,更不敢去。

大概是零八年趕著要舉辦世界盛事的關係,北京的公廁(中國稱公廁為衛生間),不但相當簇新,而且數量多得超乎想像,差不多百步之內必見一個。而且,走在馬路大街或是胡同巷尾,也完全遇不上在香港反而隨處可見的中國籍狗隻近親。為了不失禮人前,隨處便溺、隨地吐痰、亂拋垃圾、違例吸煙等罔顧公德的無產階級粗魯陋習,早已被北京市政府界定為不文明行為而加以杜絕。針對便溺問題,市政府更通過了《北京市公共廁所管理辦法》,設立建築規格,監管公廁管理。然而,廁所雖然林立,但由於它的設計教人敬謝不敏,廁所往往卻是外地人人跡罕見,形同虛設。

北京街上的公廁,大部分都是沒有門的。入口一段沒有門,內籠多數沒有門,如廁者須得面面相覷,情景之尷尬,可想而知。在幾乎清一色是蹲廁的公廁之中,幸運的話,蹲廁與蹲廁之間存在一板之隔,只有八月十五和完事之後清理肛門被人望見,不幸的話,則是幾個蹲廁之間無遮無掩,前方後方都被看光。換言之,這種公廁的設計,連獨立流動公廁都不如,是只為路過的人看著覺得北京衛生環境確有好轉,而沒有以保障每個人的私隱為宗旨的。使用公廁的遊客或北京人,走進公廁那薄牆之後,其實只是躲起來排泄,避開耳目。北京公廁只不過跟北韓平壤城貌一樣,驟看現代化,本質卻不變。

beijingtoilet

圖借自:http://blog.xuite.net/mr.coffee/diary/123069610

集體主義侵襲個人私隱,就連熱門名勝什剎海、南鑼鼓巷、鼓樓一帶也不能倖免,不過中國人從不覺得集體如廁有何不妥。位處這些地段的公廁,全是名副其實地公平、公開、公正的。礙於我是嬌生慣養而自視甚高的香港人,入鄉無力隨俗,在回到香港之前,我唯一使用過的,也就只有位於故宮附近某高級酒店地下大堂、級數堪比日本廁所的私家廁所。

沒有誰比誰更高尚——的確,讀大學的一群,私事公辦,吾卿汝我,訪港的一群,則無分大小,全在香港露械露股,毫不介意被別人望著自己便溺。只要了解中國人的性解放、反社會、團結無私,也就會明白在尊重早已蕩然無存的中國人眼中,私處與他人照見,自然只是小事一樁。受過教育的,不修邊幅的,其實都隸屬同一個等級,又何來高低之分。香港人潔癖過度,西化太多,矯枉過直,寧要文明身分,鄙視淪陷中國,已經回不去那套粗陋而富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文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四月 27, 2014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