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我們沒有左傾的本錢,也沒有包容的條件

全賴香港泛民左膠盡力包容,配合中共殖民政策,無上限輸入中國籍新移民的惡果,在香港市面已經日漸浮現。香港局勢,只有四個字,就是內外交煎。

大量湧入的低學歷低技術中國「新血」,循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審批入境和其他不為人知的途徑(例如學似Betty偷渡)到港,無日無之,香港的人口結構在不足廿年間遭逢巨變,本土語言文字、風俗習慣,也一一被外來文化沖淡。毀滅一個曾經風光的城市,需要的只是民族主義這麼一種無聲無味的神秘武器。

普通話和簡體字所象徵的,是一種霸權,極具侵略性,而非單單經商交通之言。因此,細小的香港,是容不下龐然粗大的中國文化的。普通話和簡體字,隨著中國經濟高速增長而躍升成為新興主流語言,人人趨之若鶩,功利現實的香港人覺得不容有失,不敢錯過,紛紛支持「普教中」,又喜孜孜的歡迎中國專才來港,卻從來沒有想過,當普通話和簡體字主導了香港,以廣東話繁體中文為日常語言的自己,會淪為何等悲情的二等公民,而香港又會墮落成怎麼一個與中國省市毫無分別的普通地區。社會中人的政治冷感,目光短淺,將香港送入中國這虎口,最終受害的,便是土生土長而無力脫逃的安分平民、後生青年。

普通話和簡體字在香港主權移交之後,在中共刻意滲透和在港中國人自命不凡的情勢之下無孔不入,已經到了威脅本地文化的地步。所以香港食肆聘用講普通話的中國人為侍應,使用簡體字撰寫餐牌,絕對不是甚麼尊重文化差異,而是莫大的原罪,萬萬不得姑息。昨晚在旺角兆萬三樓小飛象葡國餐廳晚飯,食肆內三五侍應都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便教人無名火起——那幾個侍應,部分講普通話口音的廣東話,部分完全不講廣東話,我講加水,她卻回覆是否揸水(jia shui)。一頓飯下來,服務態度不周,上菜速度奇緩,食物質素惡劣難當,烏蠅屍體伴碟登堂,標榜任食而供應不足,安排混亂又難於溝通,害得一行人興致盡消,荷包慘冒撕裂之痛。

1526421_10152424930298115_8852094207585884493_n

難以下肚的劣食,一文不值的餐廳

這種起用不諳廣東話的新移民為侍應的餐廳,是必須每遇一間,杯葛一間的。事關侍應是低技術行業,非專才領域,不同行走中環的那一批富二代或留美留港畢業生,通曉英語或具備一定經驗或技能。當樓面侍應、清潔工人甚至一般售貨員的職位都由非本地人霸佔,市場就無異於靜靜淘汰本地非技術及低技術工種。當中國自由行旅客大軍壓境,刺激本地消費,香港商人選擇直接引入會講普通話、寫簡體字的中國外勞,而非培訓香港人學習普通話,適應工作,已經埋下禍港的伏線。換言之,在「自由市場」之下,本地勞動者選擇只有三個:一是失業,二是尋找更加低下而廉價的工作糊口,三是申請福利援助,別無他途。

因為經濟掛帥,香港文化和產業結構正被既得利益者甘心情願的,逐少逐少典當出去。為了興建高鐵,市民支持政府拆掉小村,為了迎合恩主,點餐侍應都要捲著舌去接待。終於,中國政商上下都看準香港人這個弱點,掛關照香港的羊頭,賣蠶食香港的狗肉,推普推入了香港的心臟地帶,壓住了香港的寶貴命脈。得投共分子、好利商人和泛民左膠熱情嚮應,一面喊大家都是中國人,宣揚血濃於水的親情論,一面喊香港不可以失去祖國,香港人應預備膠袋服侍隨處便溺的中國人,一面又為新移民爭權爭到聯合國,替新移民在港「遭受歧視」而平反,香港已成末路梟雄,四面受敵,一身血紅,卻是無處求生。

hoheiwah

轉自2014香港人醒覺Facebook Page

在決心「擁抱中國市場」之前,香港必須思考的是,當擁抱中國的代價是同歸於盡時,這條路是否仍然非走不可,而與中國融合,到底又有無其他可以保全香港的方法,像其他與中國無甚政治瓜葛的國家一樣,維持政治代價有限的經貿往來去利用中國,而不被中國利用。身處今日香港,我們沒有左傾的本錢,也沒有包容的條件。

廣告

One comment on “我們沒有左傾的本錢,也沒有包容的條件

  1. muk lam
    五月 1, 2014

    大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五月 1,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