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一金死,一金鳴

kimsoohyun

 

金秀賢代言廣告

行李箱品牌Samsonite,創自美國,近三、四年在香港交易所掛牌,進攻亞洲市場。它的廣告,在香港各大地鐵站極為常見,但因為其2013年聘用的宋仲基和河妍秀在香港不比今年的新代言人金秀賢和楊穎廣為人知,一般人也就沒有特別留意。

開拓亞洲甚至國際市場,一個美國品牌,沒有沿用白人明星,而是以韓國明星取而代之,此中可堪細味的訊息,實在不少。需知道,香港市面那些一度肆虐港人的歐美時裝零售連鎖店,例如Abercrombie & Fitch、Hollister、American Eagle等,以及紮根時間相對久的ZARA和H&M,都從來沒有學似Samsonite改用亞洲人「以夷制夷」(在西人眼中,亞洲人也是異類)的舉動。由此可見,韓流的地位,已經受到日漸廣泛的認可。韓國對世界的影響,在短短十年間,已從單單由娛樂及經理人公司、電影界、電視台和韓國本土龍頭企業四業多劍合壁,自編自導自high,發展到學界出現論述和研究支持,甚至改變了跨國企業的市場策劃的地步,其成就之斐然,超出了所有哈日者、崇洋者及仇韓者的預期。

韓流在世界所向披靡,並不只是韓國政府和娛樂公司的自吹自擂,而是有實際數字和畫面支持的事實。無論不屑韓國流行文化的人,如何批評韓國組合千篇一律,如何嘲笑韓國男星是油頭粉臉的娘娘腔,現在起碼整個香港甚至亞洲,已經可謂無人不識金秀賢、李民浩、權志龍(G-Dragon),韓國的魅力經已席捲了大半個世界。以演唱會為例,韓國娛樂公司每年都會自組以公司為單位的家族演唱會,在海外和國內巡迴,宣揚國威。龍頭娛樂公司S.M. Entertainment,即是Super Junior和少女時代隸屬的那間,就曾在洛杉磯、紐約、巴黎、東京、新加坡、雅加達、台灣等地舉行過,每場座無虛席,歌迷接機送機也反轉機場。而另一龍頭娛樂公司YG Family,旗下歌手分別有BigBang和2NE1那間,也多次動員公司上下四出吸金,除以上提及的地方之外,還到過大阪、華盛頓兩市,盛況空前,風頭無兩。

另一方面,電視台對外交通,一邊輸出韓流,一邊建立國家形象,也相當不遺餘力。它們負責聯繫各大娛樂公司,以中介角色,邀請來自不同娛樂公司的歌手和組合共襄壯舉,彷彿組建一隊韓國親善大使交流團一般,在韓國以外舉行大雜燴表演,吸引大量韓流支持者。在好些出乎人意料的國家,韓流都以狂風掃落葉的姿態登陸,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堡,也是其中一個。一大群癡迷少女甚至是中年男人,擠在台下,因為心愛偶像在自己眼前出現而當著鏡頭激動落淚的場面,我見過了無數次。

在流行文化的帶動下,韓國語言、飲食、電子產品以至武術,都以驚人的速度遍地開花。韓文課程的需求隨著韓劇和K-POP的風行而直線增加,韓國菜餐廳一間接一間的冒起,三星與蘋果宰割天下,韓國國技跆拳道也多了捧場客。即使大家都知道,韓文不比漢文,韓菜演化自中華料理,跆拳道重競技多於實戰搏擊,但今日的韓國人,已經不再被外國人誤認為華人或日本人,而教授韓文和助理練拳,也已經成了韓國留學生的賺快錢來源。簡單來說,一個身無長物的韓國人,得國家興起帶挈,單憑自己的母語,就已經具備謀生能力,一如一個講流利英文的人就有資格在香港開班補習英文一樣便利。

當韓國不同範疇的利益環環相扣,互惠不斷,其影響力甚至擴散至國際的時候,其市場生態,一言以蔽之,是良性循環。K-POP和韓劇在本土起家,當年Rain崛起,被朴鎮榮推向美國,是K-POP開拓海外市場的爛頭卒,韓國文化尚未受到重視。其後一曲<Nobody>雖然唱得巷聞,但主唱的Wonder Girls(也是朴鎮榮娛樂公司旗下的)後勁不繼,又成為了今日韓流舖路的一陀春泥。韓國娛樂公司根植本土,以日本為跳板(為一雪前恥,情意結驅使),再以國際為戰場,努力不懈的招攬和訓練新人,推出過無數試驗品,箇中成功失敗,無從計算。後來<Sorry, Sorry>和<Gee>這兩首歌高踞韓國音源大榜逾十週不下,韓式典型洗腦風格和韓星歌精舞勁的形象正式為人所知,鄰近地區開始關注K-POP,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娛樂公司善用Youtube為宣傳工具,加上互聯網世代的網民自發消費娛樂文化的新模式,韓流蓄勢已久的力量,瞬間引爆,一發不可收。當市場越拉越闊,市場消費力越滾越強勁,好多娛樂公司都不甘後人,意圖從中分一杯羹。於是,各式各樣的K-POP組合有如新春煙花,呯呯綻爆,電視台音樂節目之上,幾乎每一、兩個月就有新人出道,挑戰前輩,情況有如八、九十年代的香港電影業——產品數量一多,質素自然就水漲船高起來。事關一百部電影,總有十部八部能登大雅之堂,而不爛也不高檔的,又因為市道暢旺,而自有捧場客,投資者都清楚,投資只有利潤多寡之分,虧蝕損手,比走紅還難。

市場百花齊放,淘汰速度自然難免加快。所以如今炙手可熱的金秀賢,也許不消半年時間,就會失去《來自星星的你》之餘威,銷聲匿跡,成為過去,然後Samsonite又會另聘下一位韓國新星,取而代之。之所以說下一位都會是韓國人,姓朴姓權或者又是姓金,是因為韓國明星的成功,在整容技術發達以外,尚有其他關鍵因素——高挑健碩的體型、紮實流暢的舞藝、聲線穩定的表現,全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練成的。因此,其他地區藝人例如香港MK-POP界翹楚天堂鳥和FAITH,只習其皮毛,就算修補得了五官,也不可能在短期內動搖得到韓國文化目前的地位。

好多反韓人士,時時詬病韓國娛樂公司量產種星,嚴苛練兵,又不滿歌手組合甘於成為失去個性的倒模商品而非獨立表演者,扭曲音樂真義,其實都是非常可笑的。韓國用它自己的方式,打下了任何亞洲國家都打不下的江山,這種經營方式會帶來甚麼惡果,他們自己自然會修正甚至重整,一事無成,塘水滾塘魚的,用得著為韓國人擔心嗎。最起碼,一個韓國人走在西方國家,人家會Oh! kimchi, Samsung and K-POP一番,噏得出與韓國有關的象徵,為韓國人正名,其他面目模糊的,甚麼都不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五月 5, 2014 by in 四虛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