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主權有用,普選無路

好多不涉政治的朋友,都問過我一個問題,就是中國持有香港主權,到底有乜用。事實上,主權其實是空廢的——我總會如此坦白地講——中共要的是香港的管治權和殖民權,而不是甚麼主權,一國兩制從一開始就是癡人說夢,欺騙港人,慘在香港主流竟然覺得可以五十年不變。我比喻,中共只是一個以某女的初戀男朋友自居的人,明明某女已經換了九百幾個新對象,他也不願意接受對方已經離自己而去的事實,硬要身邊朋友承認他們之間仍然相愛,無賴而幼稚。

國際目前承認中共持有香港主權,這就是足以令男朋友沾沾自喜的地方,因為世界之大,根本沒有外人知道他跟他那永遠的舊愛之間的來龍去脈。既然外人不甚理解,就真的會以為,中共既擁有著香港,又管治著香港,是名義上的男朋友,更是實際上的男朋友。越來越多外國人,都會好奇香港人何以一年比一年抗拒自認為中國人,幻想你是那個女朋友,就會知道慘被糾纏,有多無辜。

然後多數朋友就會接著問,那基本法明言的港人自治又算甚麼。我的答案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超過三分之二都是共產黨的人、大陸的學者或是染紅了的香港商人,而香港目前的對手是無恥無盡頭的中共。換言之,《基本法》寫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共可以任意扭曲,扭出一個正常人根本無法設想的嶄新定義,梁振英的語言偽術與之相比,只是蚊髀同牛髀。而假如《基本法》保障不了中共在港利益(只有政府廣告跟市民說,這套法律保障的是香港人),中共就會視法律如無物,直接跳過,用它的方式行事。港人治港,香港人以為這個「港人」是土生土長的、忠於本土的、服膺香港核心價值的,但中共所指的,卻是一個愛國愛港的「港人」,身分證之有無,只是掩飾,最重要的是這個「港人」的心,必然要絳紅一片。

雖然我都說明了法律無力約束中共,最終可以達致普選的漫漫長路比行路上火星還要遠,但中共可以越過法律行事的本領,還是不太能令歷史讀得少的人信服。可愛的朋友,多數還是會繼續以為國際會制裁中共違法,問我說普選承諾中共憑甚麼反悔。這個憑甚麼的詰問,極度有趣,因為中共憑的,正是問問題者的無知。你有你的無知,它自然可以有它的無賴,千秋萬世。

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不只是我們的諺語,也是普世價值。就算英美想要制裁中共,你大大個香港七百萬人都沒有自衛之決心,連抗共申冤、自衛自強的姿態也擺不出來,人家出師無名,如何可以插手一個在街坊鄉里眼中,主權確是在中國的香港內政?所以我說,全民制憲是必須的,但時機未到,目前大家能做的,就是盡力保護香港仍然保存的法治、文化、語言,等等等等,使大家發現,原來這個女朋友,確實自有自精彩,跟一大堆的厹嘻嘻哈哈,馬照跑,舞照跳,絕非癡漢的禁臠。

而普選承諾,則不妨回到一開始關於主權到底有乜用講起。民主國家,主權在民,香港有民主,主權即由香港人持有,而非中共政權或十三億中國人持有。所以,如果中共准許香港有民主,它在八十年代跟英國爭生爭死爭回來的香港主權,就會拱手相讓給香港人,而它在主權移交之後違法暗中竊得的間接管治權也會隨之而失去,因為還政於民,中共就要走開。香港絕對不會有普選,箇中邏輯就是如此簡單,一塊到了口的肥肉,沒有狗會想要吐出來的——所以以為可以跟中共妥協出一個民主方案的人,跟人都走了還活在自己世界裡頭假想相愛的男朋友一樣,都是有病卻不肯求醫,徹底沒救了的,大家只須唾棄,不必憐惜。

eggwall

先做一輪大龍鳳才北上「談判」的香港泛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五月 15, 2014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