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駁勸衝書

螢幕快照 2014-06-28 上午12.37.40

左膠的勸衝書

九個字就可以總結如此冗贅文章:最好你即刻衝畀我睇。

左膠經過港視一役,元氣本已大傷,如今領導反對東北集會,又再失敗,其實已算是死到臨頭。他們開始好似好nice地鼓勵其他人給予意見,甚至放話說可以各有各做,「奉勸」有意行使暴力的人自己設壇,以自己方式抗爭,就是為了自救。那種論調,表面上,是鼓勵多元,實際上,只不過是想借屍還魂,藉著煽動反對者在不適當的時候動身,去證明他們那一套和理非非才是真理。「功成不必在我地」,講就好聽,司徒華也講過,但最後受不了社民連「搶奪泛民龍頭地位」的,不就正是司徒華。

左膠不肯接受,和理非非只能在先進西方國家奏效以及只能令有底線的民選政權跪低的事實,堅信這種方式適用於對付中共和港共,執念不悔,因此極想另一種主張失敗,以突出自己主張的無可替代,以保住自己的領導地位。他們之前不想有人動武,是壟斷運動主體的慾望作崇,而現在光環漸失就想有人動武,則是有心刺激未成氣候又熱血上頭的市民為他們作嫁衣裳。為大局著想的心,所謂泛民要團結的心,在左膠的眼中,就跟在司徒華的眼中一樣,從來不是關鍵。

事實上,香港現時的確欠缺具備規模同有金主支持的暴力抗爭,這是時勢問題,沒法子,不過日後會有有錢人暗地裡插手政治,支援革命,這是必然的,留待日後再講。總之,目前所有人包括左膠在內都清楚的是,在左膠主事的社運場合,假如有人企圖發難運用鐵馬衝擊,首先會被黃浩銘之流大喝一句「村民唔係咁諗」,然後就算撇得開黃浩銘,做完烈士也必然會被牛頭角順嫂說三道四,從背後插你一刀——這是極欲擺脫和理非非抗爭方法的人正面對的難題,必須等到時機成熟才可以有轉機的難題,而左膠是知道的。左膠知道此時此刻,暴力不為社會所容,卻一邊阻止人衝擊,一邊鼓勵人衝擊,人格分裂,跟混入民眾之中的卧底警察,簡直難分真與假。

十幾年來,左膠已經入攝了社運界最佳位置,像晚清的慈禧一樣,坐暖了龍椅。所以,有心將其取而代之的本土派,想要改弦更張,推行維新,第一件要做的事,不是草擬理念,也不是公車上書,而是馬上拉下那個麻鬼煩的慈禧,幫助新帝重掌大權。只要慈禧一日聽政,光緒也是一日無權,因為就算她口裡說要組織慈禧光緒大聯盟,說光緒可以放手去做,說「希望到時真係見到有一班個更強壯的清廷」,冷不防派出一件黃浩銘暗殺譚嗣同,對她而言也是輕易不過的事。所謂釋出善意,隨時是引蛇出洞的戲碼。

議會的確已經腐爛,但也不是今日才出現的新鮮事。議會抗爭的方法已經再無路進,下一步一定是all about新的主帥、新的將士和新的戰術。戰術可以好有創意,可以更加無賴,可以運用暴力,但千萬不要因為左膠的挑動,就放下鍵盤,單人匹馬,衝到前線。那是易守難攻的函谷關,準備不足就茂然行事,警察未興師問罪,左膠就會預先攔途截擊,劈你幾萬刀,斬你一頸血,然後又高呼已經取得階段性勝利,激進手段不得人心云云。

跟左膠當眾對罵,無聊,以為左膠會獲利回吐、通誠合作,則是危險,因為私心是最難防的暗箭,心胸狹隘是最難過的險徑,左膠過往堅持和理非非,一朝醒來,讓出城池,笑意盈盈,才更加顯得不可信賴。香港人認識到左膠無用,最後必然會將之唾棄,所以真想為香港出頭的, 只須趁現在多做運動,鍛練自己,留存有用之身,到時東風一到,自能一鼓作氣,一戰定江山。清剿左膠,唔洗用劍的,有耐性就可以了。

leftplastic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六月 28, 2014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